标签:  经济学 

眼界让聪明人更聪明,让蠢人更蠢,但不会扭转聪明和蠢

男性遇到心仪的女性,年轻时吹口哨,年长后吹牛皮。

教育并非要让人变得很牛逼,而是让你有一天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随便走进一个无名小酒馆,那个不起眼的老板能很牛逼地和你聊天。

绝望摧毁孤独。

有些人很擅长构建优势,而有些人则擅长构建胜势。

财富几乎是最容易被量化的,爱几乎是最难被量化的,于是这二者最常见。

常识宝贵,但也因为其极难“识”,所以才很“常”。

聪明人努力说服自己聪明并不重要,以逃避对聪明过分在意带给自己的伤害。

聪明并不负责聪明的疗效,愚蠢则总是负责愚蠢的疗效。

记住,人类是靠放弃某些丛林属性走出丛林的。

我好奇人类与地球、地球与宇宙之间的尺度比例,更好奇此刻与生命、生命与永恒之间的尺度比例。

放弃了真相的情绪里生长不出善。

小心那些鄙视有钱人的圣徒。鄙视意味着潜伏的贪恋。

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将一个人引入绝望的最深处。

有的人是含油量很高的花生,但是需要非常大力的压榨机才能压出来。

战术上要挑软柿子捏,战略上要挑硬柿子捏。

人的一生都要以青春的余烬取暖,而青春一开始就是余烬。

总有那么一段岁月,如逆光中悬浮不动的尘粒。

若你从你的缺点里得到的多于失去的,那就不叫缺点。

天赋大于欲望的人是幸运的。

在生活中失去某些,有时候其实是按下了加快键。

生活中的某些恩赐,你觉得是安慰奖,回头看才知道是头奖。

假如你计划搬家,你家很快就会变得又挤又差住不下去非搬不可了。

你照镜子,总会挑来选去找到一个最美的角度,而且居然相信这就是别人眼中你的样子。现实中你的其它判断亦如此。

上帝也有拖延症。

那些未必是由距离产生的美,却可以被距离摧毁。

尊严与财富无关,但最好是被财富确认过的。

你更相信命运还是随机?还是相信命运就是随机?

对于太顺利的人来说,理解随机性需要的不仅是智慧,更多是痛苦。

阅读速度快,首先是指能快速识别出那些不值得阅读的书。

最好的爱就是空气。弥漫,不觉察,不可缺。

我说服自己买相机和镜头时最犀利了:“你想想看,给记忆抓到一张照片就值回票价了啊,现在以这个价格卖给你一张你过去某个难忘时刻和难忘的人的照片,你难道不愿意?”

你找不到比你更能欺骗自己的人,有时候为了骗得更逼真,你甚至会去找人帮你来骗自己。

形式上最接近“割韭菜”的行业应该是理发业。

眼界让聪明人更聪明,让蠢人更蠢,但不会扭转聪明和蠢本身。

如非谋生所需,大部分社交都可以取消。

不知道上帝对人类的进化速度和方向是否满意。

一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的可能性,取决于其所在社会为好人和坏人制定的价目表。

即使是那些正在发生的好事或者坏事,也可以在你的大脑里重新被贴一次好或坏的标签。

我们被自己拥有的东西奴役着,用以维持拥有的幻觉。

成熟的标志之一是你无需借助于他人来确认自己与众不同。

有些时候人们说某些话,不是为了召唤自己人,而是为了删除不是自己人的人。

寂寞经常意味着生理上的自给自足,孤独经常意味着心理上的自给自足。

放手却没脱手之种种:飞刀,母爱,分手,无人飞机,创业公司,承包,自发性,基因…

统治但不控制之种种:(可爱时期的)孩子,大自然的算法,意识(无意识的意识),(对老公或男友说你随便出去玩儿的)新女性,时间,名利…

正如已知的圆圈越大,无知的圈外越大,我们确定的事物越多,对不确定的忧虑越深。

麻木是一种朴素的善良。

太多概念,像衣服上打的补丁。

人和蚂蚁没什么区别,都是为了谋生和繁殖,把一些东西搬来搬去。

快递员好歹从物理意义上完整地把一个物品搬到了某地,绝大多数从事智力搬运的人并不知道自己在搬什么,以及要搬到何地。

那些给别人带来了美好错觉的人是不自知的。

只有被你赋予了随机性的人和事,才有可能给你带来惊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313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