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济学 

(上卷)历史


什么是左翼,什么是右翼(上)
 #F420

 

左翼右翼,皆为幻相。

唯有利益,才是永远。

 

一)法兰西的战争

 

一般史学界认为工业革命从1750年开始。1750年英国开始有了成建制的工厂,化石能源取代人力。生产力获得极大发展。

1789年,就发生了法国大革命。

 

1756~1763年爆发了英法之间的“七年战争”。战斗极为残酷,在法兰西王朝的所有战争史中,军费排名第二。

战争的结果,法军陆军占上风。但是英国海军开到了St. Lawrence入海口。并拔掉了法属北美殖民地的几个大城市。

也就是纽芬兰,Quebec,Montreal。今天的加拿大,因此而统一。

 

战争结束后,法国人咽不下这口气。仅仅十三年之后,他们就煽动了“北美十三州独立”。

你不是抢走了法国北美洲吧,现在我也让你尝尝药丸。

 

我们知道,在民族独立中,“军事”是极其困难的一环。无论你占领了怎样的大义的名分,革命运动如火如荼。

但是在“民兵”和“正规军”的对抗中,往往是一败涂地。根本就是以力破巧的局面。

 

美国可以独立,主要是法军的介入。华盛顿在战后无法转为帝制,而采取共和制。主要因为大家都知道他是“打酱油”的。

独立军就是跟在法军背后。枪钱粮饷都是法军出的。硬仗都是法军打的。法国人在给英国人上眼药。

 

“美利坚独立战争”,法国人出了大力。出到什么地步呢;

“美国独立战争”在法国战争史上是没入列表的。但是,“美国独立战争”所花费的法国军费,在法国战争史上排No.1

比第二、三、四、五名加在一起还要多。

 

各位,请注意,“七年战争”是1763年,“美国独立”是1776年,二者之间相隔非常非常的近。一代人都不到。

波旁王朝本身又是一个晚期王朝。路易十六也不是什么明君。

 

这些力量迭加起来,于是发生了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关键是财尽民穷,怨声载道。

以上才是全部的正史。美利坚作为一个幸运的孤苗,就在历史的狭缝中生存了下来。

 

二)工业革命

 

一般认为,工业革命大规模始于1750年。而到了1789年,就发生了“法国大革命”。

 

马克思说“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虽然马教一塌糊涂,但这句话却是对的。

 

在工业革命之前,中国采取的是“绝对君主制”,而西欧诸国则是“层级贵族制”。

这二种制度,都经过了上千年的考验。充分成熟。历史也早已揭露了死亡者的轨迹。

 

工业革命之后,人类第一次获取了极大的力量。尤其是蒸汽机可以挥舞着上万吨的大锤,进行锻造,破损,淬炼。这给人心以极大的震撼。

工业革命之后,工业力量以成千倍,百倍的增长。于是必然提出了,在“新经济”下的社会组织形式。或曰政体

 

法国大革命,给了这样一个机会。

 

1793年路易十六被处死。摆在雅各宾派面前的,就是“这个国家该如何走,国家政体该如何设计”。

这个时候,“进步主义”就粉墨登场了。

 

“进步主义”是基于这样一种思潮。“工业魔法”人类的生产力千倍万倍增长。

则人类自然需要新的社会制度。

旧的社会制度是腐朽的,不适应的,阻碍生产力发展的。

  • 新”的是什么呢。不知道,但不妨碍我们瞎说。

 

所以“进步主义”就认为他们要设计一种新的社会制度。诸如众生平等,投票民主,社会福利,世界大同之类的。

各位,请注意,当这些“理念”被提出来时,他们是一个也没有经事实检验过的。一个也没有经受过血与火的考验。

 

就好比贝多芬第九交响曲“欢乐颂”。当当当当到了最后关头,他领悟到了“人类大同”的最高境界

可是这个最高境界是没有测验过的。到底是终极真理,还是你嗑药磕多了,这是一个问题。

埋下伏笔。

 

与进步主义相对应的,还有一些“老古董”。他们担忧的是“变革是对的。但你这样做成不成,会不会步子大了扯了蛋”。

 

这就在议会中形成了左翼和右翼。

左翼的特点是“变革”。要设计一种新的制度,旧的框架可以打破。

右翼的特点是“不变”。或者渐进式改革。

而在反对皇帝这件事上,双方是没有分歧的。

 

许多年青人,都毒教育太深。总以为进步主义代表“进步”。其实大则不然。

法国左翼做的恶,罄竹难书。

 

“法国大革命”一开始,最初是推翻了法王。但很快就变成了人民之间的大屠杀。

你一个邻居,本来是隔壁的面包师,邮递员。一夜之间,邮递员就杀了“面包师”。理由是后者支持法皇。

 

你问他,“咦,你怎么可以乱杀人呢”。

他理直气壮地说,“咱这不是革命么,打破旧规矩。不许杀人也是旧规矩”。

你要说“不许杀人”在新时代也是成立的。

他接着问你,如果面包师是保皇党呢,如果面包师参加保皇军呢。如果面包师先下手为强呢?

 

所以这件事是没法解释的。当秩序崩溃时,就是无穷无尽的鲜血和白骨和邪恶。

正是因为左翼“进步分子”杀人太多,杀得太不讲理,到贵族小姐牙床上打滚。

正人君子们实在看不下去了,于是才刺激产生出了右翼

右翼的意思是,“我们知道要变革,但你们也闹得太离谱了。还是慢慢来吧”。

 

所以在法国的政坛上,右翼的产生是要晚于左翼的。俗称Conservative保守党。

 

那么,“适应工业社会的先进制度”到底是什么呢。

答案是无解。

 

法国大革命来来回回折腾了五六次,闹了无数政扁,罗伯斯庇尔上断头台。最终也没有把这事研究清楚。反而国家越来越乱了。

而这个时候,历史又开了一个玩笑。出了一个bug拿破仑。

 

拿破仑说,你们别闹了,咱开始打游戏吧。

 

三)西学东渐

 

工业革命,从1750年的英国开始。

 

英国是第一批。法国是第二批。

法国虽然是内政混乱。但得益于他是最早开掘煤矿的国家,所以有了挥霍的本钱。

 

1789~1815接近三十年的时间内,法国忙于内乱和战争。挥霍了无数鲜血,但是工业的力量,仍然支持着法国打完一场又一场战争。

拿破仑说:“上帝站在大炮更多的一边”。这句话的底气,是法国虽然内乱,钢产量仍远远比德国多。

 

而这段时间内,英国却在闷头搞生产。英法作为唯二二个具有工业力量的国家。至1815年拿破仑战争结束,英国的实力已经是法国二倍。

(有一种说法,拿破仑战争英国只给钱不打仗。代价仅仅是GDP下降约3%)

 

我们观察全球工业革命的走势,有一个明显的迹象。“西学东渐”。

 

英国是第一批。至1850年达到顶峰。GDP占全球50%

法国是第二批。

德国北欧是第三批。

斯拉夫俄国是第四批。

亚洲国家第五批。

非洲国家第六批。

 

工业革命是一点一点向外扩散的。如果你观察1850年的世界地图的话,则英国最先进,法国次之,德国只有南部部分完成工业化,俄国还很落后。中国则根本就是一个农业国。

 

但是,实力是掩盖不住的。

任何一个人,拿了钱,总是要出去花的。手里有了枪炮,总是要出去扩张的。

英国人所谓的“日不落帝国”,在全球24个时区全部都占有殖民地。打下了偌大的地盘。

 

而更令欧洲人震撼的,是先进文明在扩张中,表现出的对“非洲土著”的屠杀。

小小的比利时王国,在非洲屠杀的黑人就超过了1000W。

喀麦隆黑人如果得罪了他们的德国主子,有一种特殊的刀,可以自己把双手砍下来。然后捧在盘子里恳求主人原谅。(在金庸飞狐外传中有写)

 

当这些屠杀暴行被执行时,震撼的也是欧洲人的心灵。他们不由思索;

劣等民族的边界在哪里,我们会不会也遭到屠杀

 

我们知道,19世纪是一个社会达尔文的世纪。列强角逐竭尽全力。

英法由于工业化的早,是第一梯队。

德国是最明显的“后发危机”的国家。德意志联邦本来是一团散沙,可是因为旁邻列强太强,自发地抱团组成“汉莎同盟”。

 

继而,德国人提出“大炮还是黄油”。这句话的口号不是1935年阿道夫·希特勒原创的。最早的是在1870年俾斯麦提出的。

当英国人在享受生活,当法国人在吃大餐,德国人却在束紧了裤腰带。尽力把钢产量提高一分又一分。铁路里程提高一公里又一公里。

 

为什么。因为德国人有着深深的“危机感”。深怕被当作劣等民族,象非洲土著一样遭到欧洲人屠杀。

此后德国在全球谋求殖民地,在欧洲谋求扩张,根源都在于此。

 

四)斯拉夫和俄国

 

如果说英法是优等生,德国是二等生但还可以努力追赶。

等工业化传到东欧,以及更东边的落后俄国时,就已经是第四波了。

 

相对于中欧诸国,斯拉夫的差距更大,也更加难以追赶。

当1914年一战开始时,沙皇俄国的军队,平均三个人才有一条毛瑟枪。在东线,德国一个师就能扛住俄国一个集团军。这些都是公认的事实。

 

而绝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即使这样落后的生产力。1914年俄国75%的工业产能,75%的采掘业,75%的进出口贸易。都是外国人的产业。

若论莫斯科土著科技树,连渣更不如。

 

在这个时候,“进步主义”又粉墨登场了。

列宁意外夺取了俄罗斯政权。但是他死得早,将权力留给了斯大林。

 

“进步主义”是基于这样一种立场。

你现在的科技力,GDP和英法的比例是1:10

如果按照“正规路径”。每年增长5%,则等你追赶上英法德等国家,不知道猴年马月了。

这个时候,你就一定要用偏方!

 

偏方是什么。“法国大革命”稳定下来之后,欧洲大致采取的是议会制度。又或者君主立宪制。

其经济是一个私有制,由企业主自行决定生产计划安排。以利润作导向。

在政治上,则是民主投票制。整个决策机制缓慢而又冗长。

 

“偏方”的意思是说,1750年工业革命以来,共和制也不过一百多年寿命。

天下真理未必只有你一家。

我换种玩法,或许可以更大地解放生产力呢。

 

独辟蹊径,贵在创新。挑战者的路都是走出来的。在斯大林手里,他搞出了一套完全不同于19世纪主流社会的一切标准。俗称“计划经济”。

 

计划经济的主要思想,因为19世纪的“高科技”,主要就是“煤铁复合体”。

重工业就是煤和铁。

挖更多的煤,炼更多的铁。有更多的铁矿机,挖更多的煤。如此循环。

 

而到了要打仗的时候,不造挖矿机了。钢产量直接就是大炮数量。

大炮就是胜利。

 

所以俄罗斯要“迎头赶上”,不被欧洲人砍去了双臂做奴隶。关键就是提高钢产量。

 

于是有一个巫师在斯大林耳边说,“何必这么麻烦”。

真的何必这么麻烦。

如果这个社会需要钢铁。那就把所有的其他行业都停掉好了。什么纺织厂,化肥厂。

少穿点衣服穿点旧衣服,又不会死人!

 

把纺织厂都停掉,把人力和外汇全部都集中起来“钢铁挂帅”。

把全社会所有的人力,物力,外汇,科技,全部都投入“煤炭复合体”的建设之中。

老百姓穷一点苦一点,有什么要紧。俄罗斯母亲,不一向以乳房干瘪闻名于世的么。

 

这一套是不是听着很耳熟。不错,这就是“计划经济”。

中国人在1958年一模一样又搞了一次,我们称之为“大跃进”。

 

“煤铁复合体大跃进”,是有着深刻的历史根源的。

首先,19世纪的工业革命。以重工业为主。其特点是“傻大黑粗”。注重的还是体力投入,对人的脑力和主观积极性关系不大。

这就确立了暴政的基础。

 

其次,“进步主义”对人文规范的迷惘。

哪些可以做,哪些不可以做。在1789年“法国大革命”封建秩序崩解之后,是没有定则的。

一切都在摸索之中,谁也不知道哪条道路哪条模式更可行。文明既然是一场生死残酷的竞争,那付出点代价也是应该。

 

现在的年轻人,或许不明白“计划经济”是一个多么沉重的字眼。

斯大林要炼钢铁,他就必须集中力量,要砍掉其他行业产能。

 

可是你砍哪一个行业呢。砍掉纺织业则人民没有衣服穿,砍掉化肥业则人民没有粮食。

社会主义国家普遍都是农业国。当他们起家的时候,除了粮食,别无特项出口。

 

象北朝鲜每年都饿死几十万人口。可你们不知道的是,纯以人均论,北朝鲜是全球排名前数的“粮食出口国”。

因为三胖除了粮食,他没有任何可以出口的商品。而每一枚红旗导弹的背后,都是累累饿死的尸骨。

 

斯大林时代,和北韩的故事类似。斯大林要完成“快速工业化”。他就把人民的“消费”压到最低。

斯大林要外汇购买机器,他就搜刮粮食。造成了骇人听闻的“乌克兰大饥荒”。

 

你这样的做法,肯定激起很多人反抗。所以斯大林要“高压统治”。杀掉了一批又一批异议份子。

几乎把沙皇俄国时代的知识份子全部都杀光了。

 

你为了大炼钢铁,你必须要“节衣缩食,掠夺抢劫,血腥屠杀,独裁统治”。这些事几乎是一环连一环的。

不要以为斯大林天性如此,这是历史逼的。

约瑟夫当年给自己选了“Stalin”这个名字,斯大林在俄文中的意思就是钢铁。他立志要做钢铁般的男子。

 

譬如说,上周有一篇文章《揭开列宁的真面目》。里面说到:“列宁为了把一半俄国人赶进幸福的社会主义未来中去,竟能够杀光另一半俄国人”。

各位,我们现在所享有的“普世”价值,其实并不如普世般磐石永久。所谓的“人权,法制,平等”如雾水般的稀薄。

这一切,都只有在“正常国家”才可以享有的。换言之,如果你走西欧的道路,老老实实“共和制”,走正道,你才需要讲人权。

 

但是,文明的竞争是多方位的。既然文治慢慢搞经济,也有武治穷兵黩武,甚至还有蒙头纱恐怖份子。

在“偏方”的尝试中,这一切条条框框都是可以打破的。列宁的社会主义尝试,既可以杀掉一半俄罗斯人。此后我们在历史的长河中,看见奴隶制复辟,看见人体生物试验,看见中世纪火刑柱,也是完全可能的。

到时候你才会知道,花大力气保护二棵树,是多么愚蠢的事。

 

言归正传,且先不说“偏方”的血腥罪恶。我们就说说偏方的结果。

  • 从字面上看,俄国完成了“工业化”。重工业产量保证了他们在1945年的胜利。

  • 一直到今天,苏联人仍蒙受轻工业不足的痛苦。苏联人生活质量很差。

  • 苏联科技远远落后西方。而且没有赶上的希望。

  • 鲜血。这个我就不算了。

 

你如果按照1750~2016,西欧英法等国家的发展路线,走共和制,不杀人,代议路线,我们称之为“正道”。

如果你走“计划经济”苏联路线。我们称之为“偏方”。

 

正道生活舒适,产能庞大。科技发达,和平健康。是发达国家领跑者首选。

偏方是一种“吃毒药涨内力”的玩法。短期之内可以速成煤铁产量,但是负作用巨大。反噬力巨大。而且后劲也不足。

 

文明的竞争,是多样化的竞争。

从来没有人规定你走“正道”,就一定要走正道。

就好比社会上有认真读书的大学生,也有古惑仔做生意的小混混。

 

到了21cn,又增加了几种玩法。

 

五)进步主义在中国

 

(以下内容和《一个马基雅弗利主义者和自由主义的决裂#F20》有重叠,故简笔。)

 

如果说俄国人是欧洲人中的“蛮夷”。技术落后,未开化之地。

则1911年的“中国”,在英法人士眼中,恐怕只能称之为猴子了。

 

如果说德俄诸国在“工业化”飞升的国力面前,有着强大的“救亡图存”危机感。

那么对于中国人来说,这已不是危机,而是赤裸裸的入侵

 

中华民族从来没有这么危险过。1937年的关头,中国人第一次感受到了“灭种亡国”的威胁。

当日本人打下南京,南京大屠杀。沦为“亡国奴”的羞辱,就赤裸裸摆在每个人面前了。

 

如果你是一个新青年,你是一个热血青年。你会不会奋发图强,救亡图存于危难。

会的,一定会的!

当那些脖子里系着白围巾,走上街头喊口号的“北大学生”,每个人心里都是热的。都是进步的。

 

如果你要给“进步青年”作一个人物特写的话,他们大致是这样的。

脖子上围了白围巾,但除此之外,这是他们最值钱的财产。

 

左翼青年”通常都很穷。如果说旧地主,旧军阀都有七个姨太太的话,则北大“围脖”青年,大概一个都没有。

唯一的一个女同学,还给军阀抢去了做小老婆。

 

可想而知,“进步青年”的内心是极度愤懑的。

一方面,大学教的本来就是无用之物。他们空读了四年本科,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连物理化学都不如专科技工。

另一方面,大学生自负为“屠龙之术”。自以为掌握了西方最先进,最高档的精华。

 

进步青年看谁都是落后的。他们一方面痛斥着帝国主义的蛮横,痛斥国人的麻木不仁。

一方面则是回到宅里吃咸菜,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这样情况下,进步青年不变成“愤青”才怪呢。不变成极端主义者才怪呢。

 

而当1949年,左翼青年被吸收进了执政党,1958年,进步青年开始主导“工业化”的时候,他们就发飙了。

 

中国为什么有一段时间变得“极左”。而任何质疑和反对的声音,都判为“反革命”,连一丝异议意见都听不进。

因为“极端主义”在中国占上风。

 

当时的进步青年认为,中国积贫积弱实在太久了。旧制度太腐朽,他们对“旧社会”一点感情都没有。

宅男变愤青。

 

所以要“彻底”地砸碎旧社会,越进步越好,速度越快越好。各种偏方毒药都可以试试。

而任何一丝一毫反对“大跃进”的意见,都是“反革命”。

 

所谓药急用偏方。Liberal和屌丝是一个高度重合的群体。

当1978年中国渐渐富裕,国力蒸蒸日上,“极端主义”自然就退潮了。因为大家看到了希望。

 

六)ISIS

 

最后说一下ISIS。德黑兰革命之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作为一种国家政体,走上历史舞台。

而2010年之后,ISIS猛然崛起。吸引了大量眼球。

 

很多人一直疑惑一个问题,为何“温和穆斯林”斗不过“极端穆斯林”。

在最近二十年的几乎所有地区演化中,从来都是“温和穆斯林”被转变为“极端穆斯林”。而反向的几乎没有。

而在教派内部纷争中,也总是“极端派”占上风。“温和派”人数再多也靠边站。

 

其实这事不难解释。你再复盘十次,历史也是这样走的。

工业革命顺着英国->法国->德国北欧->东欧俄国->中国->阿拉伯的次序走的话;

到了伊斯兰,已经是第六波。

时间间隔超过250年。

 

曾经有人说,“学习工业化”只有三个国家。也就是日本,韩国,中国。

工业革命的技术,早在一百年前就传遍世界了。

二战之后,民族国家纷纷独立。

 

然而,除了传统的“白人国家”之外。全世界非白人国家,建立起工业体系的。一共只有日本,韩国,中国,这三个幸运的亚洲国家。

还有一些岛国城邦。例如香港,新加坡,这些都不算数的。

 

沙特及伊斯兰国家虽然拥有众多的石油,人均GDP也有二万多美金。但这只能说他们是“富裕国家”。而不是“工业国家”。

有钱可没用的,真正靠的钢铁枪炮电子系统,阿拉伯国家一个也没有。

这无疑让人非常地沮丧。甚至开始怀疑人生

 

尤其是说,当工业革命已经超过了250年历史,二战之后的稳定期,也已经超过了70年。

而阿拉伯社会仍然没有完成工业化,没踏入工业社会。甚至诸多中东非石油国还很贫穷。

这不由让人怀疑,你们的“道路”对不对。

要不要给您上点“偏方”,亲。

 

阿拉伯社会的“极端主义”发酵,起源就来自于深深的危机感。

尤其是当美国连续以武力征服了阿富汗,伊拉克。人人自危,谁都怕自己是下一个。

 

在古代历史上,伊斯兰文明曾经是与基督教文明“分庭礼抗”的对等文明。阿拉伯也曾经创造了辉煌的天文,历法,算数,医术,文学,建筑。

 

有些国家,对历史不抱希望。甘愿沦为二流国家,例如非洲诸国。

但阿拉伯人不是这样想的,他们也是有骄傲的。

骄傲的结果,就是阿拉伯人也要寻求“复兴”,寻求崛起。

 

我们说过,“正道”是共和制市场经济。从纺织业,轻工业,煤炭重工,电子科技,航空航天,一步步科技树攀上来。用几十年工程师的努力,一阶阶的啃。

中国最初速求偏方,穷到太祖死。后来在太宗的手里扭了过来。幸祖宗保佑,目前还不错。积福四十年。

 

而阿拉伯人没有耐心。

你如果研究过“同治回乱”相应文献的话,可以看到刘铭传对回人的评价:

“伊斯兰教侵略如火,教义倡导圣战和牺牲”

“但是缺少修齐治平的步骤,对于建设毫无心得”。

 

沙漠民族是狂野的,浪漫的。喜欢骑着骆驼在月夜下狂奔。

而农耕民族是沉着的,踏实的,耐心一步步侍候秧苗。

 

中国人特有的忍耐和韧性,使得我们在1979年太宗带领下拨乱反正。开始搞“改革开放”,从来料加工开始,无数工人男女在纺织厂用枯燥沉闷串起了工业化。

这条路很慢,但最终是见效的。

最快的路,往往是不走捷径。积四十年终致小成。

 

而阿拉伯人没有这个耐心。他们狂野,但是缺乏耐心细致的精神。

阿拉伯人也很急,他们希望“工业化”,希望重回世界强国之林。每一个阿拉伯青年的心中,都认为自己的民族和宗教是最优秀的。

而现实,偏偏打他们的脸。

 

那怎么办,阿拉伯社会需要“改革”。

1945~2015年,给了你们七十年的时间。而宗族长老们什么也没干成。那结论只有一个,“你们不行,旧制度不行”。

 

要改革,阿拉伯人又不愿意40年慢慢地熬工业化。

那他们怎么办,上偏方啊!

 

什么是偏方。

我们说过,英法工业化路线是一条路,但列宁斯大林的“计划经济”杀光一半人口,也是一条邪派路径。

 

沙漠中的路那么大。从来没有人规定你必须走这条路。

“计划经济”已经臭了。马列主义的垮台,金三胖的笑剧,大家大致已经知道这是条死路。

阿拉伯人脑袋一拍,“信真主啊”!

 

这就是ISIS兴起的根本思潮。本质是阿拉伯文明在落后的情况下,泛起的绝望式反击。

而反击的路线,他们采取了自创的偏方。“原教旨主义”。

 

巴格达迪开始穿上了黑袍。严格地遵守“教义”。不吃各种食物。清规戒律赛过最虔诚的曾经。

对于手下臣民,则以严格的中世纪《古兰经》教义要求。一个字也不能改,再三强调,一个字也不能改。

 

为什么不能改,因为改了你就不是“纯粹的原味”。

为什么温和派和极端派的斗争中,永远都是输家,因为极端派是“纯粹的原味”。

 

ISIS本质是一种极端主义。极端主义的思潮,就是说我慢吞吞搞工业化,反正肯定搞不过你。

我不和你玩了,我另辟蹊径。

 

而弱者要取得胜利,一定要走得偏。要和过往大大不同。弯道。

因为相似的话,我肯定玩不过你。

只要输急了,就一定会有极端主义。

 

现在ISIS选择的信仰是“真神”。他们认为,只要全心全意地侍奉神,神就一定会降下福祉。

使得阿拉伯摆脱贫穷弱国的局面。重新跃为领先强国。

 

虽然神的奥义,晦涩难辨。真神的意图,谁也无法僭越领悟。

或许他也能赢。通过另外的方式。

 

以上我们梳理了自1750年“工业革命”以来大致发生的事。

下一篇我们讲“以上全错”。

水库微信大群,目前是从1群到73群。 一群又称元老院。主要是论坛元老在里面。目前可有名额的可免费加入的只有73群。大群免费,原则上每个人只能加一个大群。已经在水库各大群的,请不要再次加群,以节省群资源。需要入群的库友请请直接添加徽信:689574   验证语:入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322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