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济学 

减税三十万挖人的深圳市,抓住任正非教育论的要点了么?

有三条新闻放在一起看是非常有意思的。


第一条,任正非表示,华为强大的一匹,根本无所谓川普的挑衅,大家不需要为华为担心。


真正应该关注的,是教育。


国家的未来,取决于人才,人才的未来取决于教育。


第二条,美国国会议员正在协商拟立法限制中国赴美学习和学术交流。


当然,提议一出,就遭到了众多国外高校的抨击。


因为在教育这个板块上,美国对中国是长期巨额的顺差。


这个法案如果推行,会让美国的高校每年损失数百亿美金之巨。


第三条,5月25日深圳市宣布“对境外短缺人才实施15%的个税优惠”。


在2019未来论坛深圳技术峰会上,深圳市副市长王立新宣布:


“高端科技人才个人所得税15%,差额由深圳市政府补齐,100万年薪应缴个税现在可以少缴30万。”


这三条新闻凑一起,勾勒出一幅清晰的画卷。


任正非告诉大家,人才之争,才是所有竞争中的核心。


华为18万员工中,研发近半,说白了,坐拥将近九万科研工作者,家大业大,底气大。


而接下来两边政府的思路,贯彻了这一认知。


一个在限制对方的人才发展,另一个,在极力把对方的人才拉过来。


可谓都不遗余力。


当然,你看出来了,我们的效率确实高,实时响应,直接就可以宣布政策,而对方的流程是漫长的,内部的利益牵扯方方面面,要达成一致很困难。


但是我们这个政策实际上是临时性的,你从一点就可以看出来。


现在,我们还是一个追随者,所以你才有人可挖。


可我们迟早有一天会变成引领者,当我们成了引领者,你挖谁去?


所以,光靠这种临时的,短期的,应急的,挖人的方式,是不够的。


得有自己的长久的培养人的打算,这才是任正非说的教育。


说白了,教育是种树,而不是买树。


其实高端人才,他要发挥作用,也是需要配套的,你光有科技领军者,没有工作者,没有配套的环境,那是无法开展工作的。


所以,高薪挖人是条路,但不是万全的路,也不是长久的路。


毕竟,你挖人是希望做出成果,也不是希望人家来挂职,混份薪水的。


可如果要全套的环境,需要很多方面进行改良。


比如大学教育,到底是教授治校还是现在这样,这是个问题。


再比如环境。


我们很多地方想问题都很直接,比如科技园。


科技园,好像圈个地方,就是科技园了。


十几年前我刚毕业的时候,就是在苏州的科技园里。


当时我就发现,有两种很不同的模式,一种叫苏州模式,一种叫杭州模式。


苏州的那个城市规划是非常有意思的,科技园里,真就只剩高科技了。


纯到啥地步呢?没有卖衣服的,没有超市,甚至,没有餐馆。


除了园区里,几家特别难吃的食堂,其它的店,都开不进去。


我们当时一帮实习生就笑,这个园区管委会是打算饿死大家么?


湖泊,园林,保安,高科技,应有尽有,就是没有任何生活必需品。


而且苏州的街道也很奇怪,沿街两边的居民楼一楼,是不对外开放的,不是商铺,而是被围墙高高的围起来。


当然,按照管委会的说法就是整齐划一,吃东西有吃东西的街区,卖衣服有卖衣服的街区,所以高科技有高科技的街区。


这完全是为了做政绩,应付上头检查。


大领导下来,看起来整齐划一,口口声声我们这里多少硕士博士。


可里面的硕士博士是怎么想的呢?

合着做高科技,跟坐牢一个感觉。


你去看距离不远的杭州就不是这样,它虽然也规划了滨江区,但不扎堆。


沿街的居民一楼都是商铺,对外开放,小生意一应俱全,附近的居民做生意,给这些高科技从业人员提供衣食住行。


所以苏州很长一段时间都留不住人,因为规划的太可笑,太想当然。


由此可见俩市长的水平,差的真不是一点半点。


当然苏州后来变好了,这不是园区管委会的智商提高了,而是科技的进步。


后来有了电商,有了网购,有了综合体。


综合体的效率很高,一个综合体里面吃喝玩乐啥都有,可以覆盖一大片。


说白了,科技的进步掩盖了规划的失误。


但从这里面你能看出来,我们的思路长期以来,都很应急,完全不考虑长远。


当然这是指某些城市,我们有好的,也有很二的。


比如苏州的科技园,当年为了留人,要求公积金个人缴纳22%,企业缴纳22.5%,这么高的公积金,只能在园区内买房。


然后硕士每月补贴2000,博士3000,这钱,园区出。


它觉得这样就能留人了,但很少去考虑,很多人留不下来,是因为很幼稚的问题。


比如,没有火锅店,没有电影院,没有超市,没办法生活。


而这些,也正是附近被拆迁的农民很想做的小生意。


一个很想卖,一个很想买,园区管委会告诉你,不许,不许,就是不许。


这样的事情,出过很多很多。


比如各地的商用办公楼的供地都是远远超出需求的,以至于很多地方租金很低,甚至,偏远的地方还会有高科技企业入驻免几年租金的优惠。


所以商用楼就涨不动嘛。


但是同样的板块,住宅就非常非常贵,因为住宅用地供应的少,不够。


地方政府的目的是明确的,住宅卖了就没了,只能卖一次。


而商用楼意味着公司入驻,以后可以收税,当然没兴趣批住宅地,当然有兴趣批商用地。


可问题是,批出去的商用地上,真的有引入企业么?


这就是冰川与火山,一边是大量的办公楼空着,另一边呢,是高昂的住宅,很多人买不起。


所以任正非搬家了嘛,他自己去建园区了。因为做企业的,知道自己的员工需要什么。


需要上班近,有吃的,有玩的,有医院,有学校,有办法解决配偶工作和子女上学。


所以他去开发这样的配套园区,而且远离市区。


但这是大企业,小企业呢?怎么办呢?


实际上都是问题。


就像教授治校一个道理,教授自己才知道教育中出了什么问题,而不是行政人员。


如果学校把教授当作被管理的人员,如果园区把企业当作被管理的对象。


那你解决问题,很难解决到根子上。


清代河南有个巡抚叫田文镜,雍正觉得他是非常牛的好官,大加表彰。


这个官到了乾隆年间,评价就不一样了。


乾隆讲过田文镜的一个段子。


田是个很拼的官,每天都加班,在城东头,专门设立了沤粪处,一文钱一大堆,随便让农民买,结果没人来。


为啥呢,大部分农民的地,在城西。


你卖的是极其便宜,可问题是,谁出的起那么大的运费,把肥料运过整个城市呢?


这故事不是说田文镜不好,而是说,你总得让你服务的对象,参与进来嘛。


听听人家的意见,才能更好的为人家服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62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