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济学 

汉化卢旺达:能成为非洲新加坡么 #W05

汉化卢旺达:能成为非洲新加坡么 #W05




今年7月4日是卢旺达解放25周年纪念日,该国在首都基加利举行盛大阅兵仪式。与往年不同,今年阅兵不再采用传统法国的队列仪式,而是采用中国军队的队列式。阅兵式有22个方阵,1个旗阵,2个徒手方阵,19个持枪方阵,一共2000多人,6名中国教官三个月内操练完成。从操练到正式表演,所有口号都用中文。


当卢旺达军队的阅兵方阵走过,其步伐整齐,军容威严,让人看到中国军队的影子。许多中国人感到分外欣喜。卢旺达,这个非洲小国家,很多人知道它还是因为1994年的那场屠杀。二十多年过去,这个国家发生什么变化?为什么这一次阅兵仪式,会有中国元素的存在呢?这些都很值得我们回顾。

 



卢旺达大屠杀


卢旺达的近代史非常倒霉,它的殖民母国是比利时,是全欧洲最恶劣的殖民者。比利时在非洲有两块殖民地,一块是刚果,另一块是卢旺达。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极尽贪婪,对殖民地大肆压榨和掠夺,用酷刑和屠杀对付人民反抗。大量奴工被斩手断脚,黑人被屠杀和贩卖,单单刚果就损失了一千万人口。


英法殖民者殖民非洲期,多少带来欧洲的财产权和法律制度,比利时人的礼物是杀戮和恐怖。除此之外,他们还在卢旺达播下了仇恨的种子。这正是今天我们要讲的主要内容。


比利时殖民卢旺达时期,为便于统治,他们进行了种族识别和登记。来自北部的肤色较浅、身材较高、高鼻薄唇的黑人,登记为图西族。图西族有游牧和经商传统,加之殖民者认为他们相貌和白人更接近,于是委以重任,使他们获得治理权。胡图族从事农耕,肤色较深,身材矮胖,塌鼻厚唇,同时数量也更多,政治地位低下。


事实上,无论图西族还是胡图族,仅凭相貌并无法识别。有的图西族皮肤也深,身材不高;胡图族也有高个子,皮肤浅的个人。外观上无法识别,以至于殖民地政府规定所有人必须携带身份证出门。相貌略有差异的两地人,变成了对立的民族。


在胡图族看来,图西族享有政治特权,帮助欧洲人殖治理卢旺达,是“为虎作伥”。1960年代初,非洲独立浪潮风起云涌。政治地位较高的图西族是独立运动主导者,为遏制独立运动,比利时殖民者反过来拉拢胡图族,借助它抗衡图西族。胡图族人数较多,最终取得国家领导地位,总统也由胡图族人担任。


到这时候,两个民族的矛盾变得非常尖锐。尤其胡图族,他们对殖民时代的历史耿耿于怀,并担心当下的政治压迫招致未来报复。一些极端种族义者磨刀霍霍,妄图大开杀戒,将图西族一举铲除。还是那句话,比利时人殖民非洲半个多世纪,没有带来多少文明的痕迹。非洲传统的灭绝式杀戮,在很多非洲人那里,并非不可想象。


胡图族掌权的卢旺达政府,官方广播肆无忌惮地鼓吹杀人:“图西人是比利时殖民者的走狗,他们偷走了我们胡图人的土地,还鞭挞我们。现在那些图西族叛乱者,他们又回来了。他们是蟑螂,是杀人犯。卢旺达是我们胡图人的土地,我们人口占多数,他们是一小撮叛乱者,入侵者……”


1994年4月,卢旺达的胡图族总统和邻国布隆迪的总统(同样是胡图族),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上空被击落。消息传出,官方广播号召胡图族出门杀人,把认识的每一个图西族杀死。现代社会惨绝人寰的一幕出现了,没有机枪和大炮,也没有毒气室,只用原始的砍刀和削尖的木棒,胡图族人在几个月时间内杀死了超过80万人,其中大部分是图西族人,少部分胡图族人在混乱中被杀。


反映卢旺达大屠杀的电影《卢旺达饭店》


1994年7月,卢旺达爱国阵线(以图西族为主)和乌干达军队攻入卢旺达首都基加利,推翻了胡图族掌握的卢旺达政府。这就是当代“卢旺达解放日”的由来。数百万胡图族人害怕报复,逃往邻国,造成了新一轮屠杀。大杀戮之后是大瘟疫,数千人死于流行疾病。

 



和解与重建


卢旺达大屠杀是现代社会匪夷所思的大悲剧。两个相貌相近,世代同居的兄弟民族,挥刀相向,带来了非常惨痛的后果。卢旺达爱国阵线成立新政府后,立刻取消本国民族划分,身份证上不再标明“胡图族”、“图西族”等字样,只有卢旺达人。


除此之外,卢旺达政府积极推动民族和解:政府不再追究殖民时代的个人责任,对大屠杀时期规模巨大的个人犯罪者,政府也不再追究,并且鼓励民众宽恕和解。这样做当然有争议,但如果彻底清查,卢旺达将陷于无休无止的纷争。


对大屠杀的鼓动者和执行者,国际成立刑事法庭调查审判,数百名犯有反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的罪犯受到了审批。2015年底卢旺达法庭正式关闭后,偶尔仍有大屠杀通缉犯被抓,引渡到卢旺达接受审,以示正义昭彰。


经历炼狱的卢旺达,终于实现和平。现在这个国家怎样呢?我没到过卢旺达,先从网上旅游者的日志说说吧。卢旺达地处赤道附近,但由于地形较高,气侯颇为凉爽;当地山湖兼有、干湿季分明,热带草原上野生动物奔走,非常适宜旅游。到卢旺达旅游的中国人很多,对当地的自然风光赞美有加。


卢旺达大屠杀纪念馆


卢旺达全国多地建有纪念馆,游客通常都会去。当然,最重视参观大屠杀纪念馆的主要还是欧美游客。长期以来,欧美国家一直自诩担当人类的道义,而在1994年那场大屠杀,欧美政府其实很早就知道,却因各种原因,没有及时出面干预,最终纵容了这场规模空前的屠杀。欧美游客到此参观,大多怀有复杂的情感。悲伤、震撼、内疚,也许都有吧。

 



优美而贫穷的国家


卢旺达每年有上百万游客。这个国家并不大,面积相当于北京加天津,人口一千多万人。对这样一个穷国来说,上百万游客算相当多了。外国游客们会来看大屠杀纪念馆,更多还是游览优美的自然风光。很多人理想中的非洲国家,质朴静谧,远离现代化的喧嚣,卢旺达就是这样。90%人口生活在农村,最大的产业是农业,大部分地区保留着前现代化的生活方式。


卢旺达的生产状态还十分落后


查看卢旺达的经济数据,果不其然,非常差。卢旺达人均GDP800美元左右,在低水平的非洲国家(54国)那里,排名30开外,是全世界最不发达的国家。一个享有二十多年和平,抛弃种族和政治斗争,专心经济建设的国家,为何还是如此贫穷?


一个原因是:卢旺达经济底子实在太差。1994年该国人均GDP不到200美元,图西族人先被捕杀怠尽,商业被完全摧毁;到图西族掌权,耕作农业的胡图族人又四散逃亡。当时卢旺达有500多万人口,近100万人死亡,两百多万人逃亡,全国为之一空。局势稳定后人口回流,政府想安置却苦于没钱,于是发动通胀,再次造成经济动荡。卢旺达真正谈经济发展,是到2000年以后。


农业发展相对容易,工业恢复却很难。内战摧毁了全国90%以上电力设施,制造和维修的人才,已经找不到了。人们习惯了没有电的生活。没有电力,就不会有机器设备,发展工业和制造业无从谈起,哪里还有什么工业。经济发展缓慢,也就可以理解。


2010年以后,中国电力工程企业大举援助卢旺达,这个国家才逐步恢复发电和用电。战争对经济创伤之深,由此可见。今天的卢旺达只有40%的地区覆盖电力,未来7年计划达到100%用电。当然,这离不开中国企业帮助。

 



父爱主义的时代


卢旺达工业化和城市化发展缓慢,大概也和这个国家发展思路有关。


和平恢复后,卢旺达总统保罗·卡加梅选择了亚洲威权主义模式,对祖国进行父爱式治理。在首都基加利,军队把守街道,警察到处巡逻,南非式抢劫在这里完全看不见。人们不准随意扔垃圾,不准随意路边摆摊,摩的司机必须穿反光马甲、戴头盔,流浪乞讨的小孩和大人会被关进收容所,卫生检查不达标的饭馆会被关掉。每月最后一个周六,卢旺达全民必须参加义务劳动。


保罗·卡加梅——现代卢旺达的解放者、领导者和统治者


卡加梅总统自己说,有些人批评我把人民逼得太狠,但我也是这样逼自己的。我们很穷。还有什么比贫困更让人痛苦?要逼他们变得优秀。但总有人觉得要顺其自然,尊重这些人的本性,这就是所谓的自由主义态度吗?放任人们懒惰,等别人救济?我们应该自给自足,甚至要帮助他人。


这就不难理解,卢旺达是第一个禁止塑料袋的国家。卢旺达本来就没有生产塑料袋的能力,国家一下令,全国只能用纸袋。卢旺达没有令人头疼的“白色污染”,街道打扫得干干净净。国家贫穷而干净,人民友爱且质朴,难怪旅游者非常喜爱。2017年,世界旅行大奖将非洲最佳旅游目的的称号颁给了卢旺达。


对于这样的发展模式,我个人持什么观点呢?老实说,我不喜欢。非洲国家想走向现代化,当然需要治理。严惩犯罪,保障财产权,这些都要做好。父爱主义的管理,却很容易走向偏颇。


禁止使用塑料袋、扫清街边摊贩,要求人民把街道打扫得干干净净,这是不是管得太多?整洁干净的代价是缺乏自由度,一旦没有自由度,小摊小贩小生意就没有门路,兴办企业也要面临环保管制,经济如何发展起来呢?一个经济落后,人民贫穷的国家,其表面干干净净,其实是非常脆弱的。

 



以新加坡和中国为老师


不管怎么说,卡加梅总统以很高标准治理国家,他心中的榜样国家是新加坡。新加坡有人口560多万,整个国家干净整洁,政府严厉而廉洁。卢旺达人口是新加坡的两倍,政府治理风格也相似,而在经济领域,没有相似之处:新加坡有电子、石油化工和航运等实体产业,还有金融和城市旅游这样的现代服务业。


卢旺达有什么呢?这个国家高级点的产业,只有旅游业,并且还是乡村和自然旅游。建立在观光基础上的旅游业,吸收就业人口有限。人口上千万的卢旺达没有工业,这是经济进步最大的瓶颈。新加坡模式没那么好学。


卢旺达位于非洲中心,已经加入非洲自由贸易组织,还对各国开放签证。作为非洲最开放的国家,它的发展未来是哪里呢?我认为,中国将起到关键性作用。卢旺达缺乏基础设施投资,需要修建铁路、公路和电力设备,这些都是中国人擅长的。


卢旺达很落后,电力设备不足,互联网普及不够,不过这个国家90%以上领土覆盖4G网络。跨国企业在这里建成了全球第一个无人机机场,专门用来向周边国家投送药品。卢旺达能否像其他落后国家那样,在新科技浪潮里一冲而上,直接享受最快捷便利的服务呢?我觉得,可能性是存在的。科技浪潮是上帝送给落后国家弯道追赶最好的机会。


中国人想开拓非洲市场,卢旺达是很好的窗口。派出教官帮助其改善军容仪表,这确实是很巧妙的事情,有利于提高中国人形象,增进两国的官方情谊。润物细无声的贸易往来,经济改善,更有利于增进两国的理解。中国人希望在卢旺达开拓市场,进口资源,卢旺达也在依靠中国发展经济。卢旺达虽小,只要做得好了,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榜样。

 



(菁城子,2019年7月18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495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