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济学 

香港衰退之根:龙城不复黄金年



引子:

 

很多人不懂,为什么曾经在英属殖民期的香港,连半分的民主和自由都没有,是彻彻底底的殖民地三等人待遇,所有的政府机构,遍布黄头发蓝眼睛的英国人还有黑头发褐皮肤的印度人。

 

那些“港灿”们却并不排斥,甚至引以为荣。


反而厌恶如今有自由选举权,还有平等盛世的当下呢?

  

傻孩子,因为那时候的“港灿”,优越感极强,能鄙视内地人啊。

(大部分香港民众还是很理智的。)

 

就像一个曾经被没落贵族捡走的孩子,虽然在寄居的家中受尽冷眼和压迫,但是当他发现自己的兄弟们都还在挨饿受苦时,平日里自己被虐待的日子都忘记,满心的欢快和幸灾乐祸。

 

可时过境迁,当自己的兄弟们突然都茁壮成长,并发展的比自己更好更强大时,嫉妒与怨恨自然就萌生发芽了。


原来,自己说到底,真的还是一个小渔村,能够一时兴起,不过是借他人之力。

 

这种真相揭露后的自卑感,便是那些傻瓜们的戾气由来之处。


 

所以,你会发现香港的社会广电高度分裂,即香港的精英和“准上层”们,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即他们深知,香港能有今日,不是仅靠他们这个小群体建设起来的,而是与内地完成了各自的分工,并得以兴盛发展。

 

但是香港的底层乱民们,却只懂得一件事儿 “我是香港人,香港是靠我建设起来的”,事实上这就让人感到很可笑了,毕竟一群连一套像样的房子都买不起的人,怎么可能建设起一座国际金融港湾?

 

(当然,上述这些话,不是针对香港所有民众的,因为灏泽亦常赴香港,感受最深的是,普罗大众大众,还有几乎所有精英且上层的香港民众,都是热爱并亲近内地的。)



而真正可悲的地方,在于香港的底层们未曾反思过一个真正的关键问题。

 

即香港,还是三十年前,乃至二十年前的那个金翠豪门么?


或者说,这个豪门锦庭,是不是正在经历 “人才枯竭,地气散尽”,将要被打回小渔村的原型呢?

 

如果我未曾记错,那是一个辉煌绝伦的年代,所谓的香港,可不是一座仅仅只有一众庸碌暴民依附着部分精英的高消费之地。

 

而是孕育出包括金庸、倪匡、黄沾和蔡澜等四大才子的啊,如今呢?

 

香港连一个可以复现当日文坛风采的英杰都出不了。

 

不止如此,那个影业、娱乐业英雄辈出的香港呢?

 

那个孕育出周星驰、周润发、梁家辉、刘德华、张国荣、梅艳芳、朱茵还有无数真正偶像的香港呢?

 

香港连一个摆的上台面的艺人都出不了。

 

至于商界,别说四大家族了 更别说大D会了,一众二代们 几乎没有一个能继承父辈衣钵和手腕的。

(四大家族衰亡的核心,见后文。)

 

说白了,香港就是毫无疑问的走向了属于它自己的衰退周期,而罪魁祸首,从来不是别人,恰恰正是那些不思进取 且骄横自大的港城乱民们。

 

真的,有事想想,若不是内地一直的扶持于谦让,香港 或许早在英国人离开时,就不可回头的被打回“小渔村”的原型了吧。

 

好在,我对港民的未来毫不担心,因为精英永远是精英,他们终究能在港城亦或是内地扎稳属于自己的脚跟。

 

 

正文:

 

趁着这次休息,灏泽跑了一次香港,但这次不为奔赴四季汇,而是与另一个圈子的几位朋友聚一聚,眼见又是一年了,命格上的细节,要重新细细分析。

 

顺便了解一下,香港今日的年轻人 到底是怎么了。

 

也是由于机缘巧合,灏泽借光与如今位列香港富豪榜的吴先生得以同席共餐,席间,吴先生的一语引人深思。

 

香港的年轻人,已经被内地年轻人们彻底打败 ”

 

说完,还做了一个捏紧拳头 轻轻一挥的动作。

 

此时,扭头看到电视新闻里一众年轻盲流的癫狂之举,灏泽只能表示惋惜。

 

眼见这座被誉为东方之珠的精绝名城,居然被这些无知晚辈如此糟践,真的让人感到痛心疾首。

 

我又特别理解吴先生的话语,这句话是说到了绝对的根本上。

 

因为让灏泽感受最深的是,随着这二十几年内地的赶超,香港地区的年轻人已经完全没有任何昔日能够俯视内地年轻人的底气了。

 

论眼界,如今内地年轻人早已彻底碾压他们,毕竟一个是立足于祖国厚土 一个拘泥于港岛飞地,前者天生有着大国气象的延续 后者只有港岛小确幸的念头。

 

你很难把一群心中计划着让祖国繁荣富强的人,和一群只希望香港盒饭能卖的更便宜的人划上等号。

 

 

论财力,奔赴香港发展的中产哪怕学生,也让部分香港年轻人完全没有了自信,毕竟能在香港扎稳脚跟的,或多或少都有些底子在。

 

而如今内地的发展,早就不是往昔一个港灿货车司机,能开一辆车去深圳养个小老婆的时代了,如今在中环真正能放话的,基本都是一水儿的普通话。

 

 

论能力,香港的绝大多数行业里,外资早就一通盘的以内地群体为先了,因为内地人的资源和人脉实在是太多,至于中资更是不必多说。

唯有部分港资还维持着些许坚持与固执,可实际上他们也早已松动和妥协。

 

 

当然,上述的这一切,都只是细枝末节,真正关键的是,在这十年来,昔日自命清高的部分港灿,在两岸日趋亲密的来往过程中,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完全没有了趾高气扬的资本。

 

于是,羞耻演化成了不忿,不忿进化成了仇怨,结果就是对内地的深深排斥 和对昔日被殖民时期的莫名爱慕。


说一个最有代表性的现象,那就是,如果哪天你去香港地区,你可以用普通话和香港当地人沟通试试看。

 

比如早年灏泽于香港大街问路和购物时,你就会发现,如果用普通话,那香港年轻人给你的反应,往往是比较冷淡甚至刻意回避的。

 

可是,如果你用比较流利的英语去进行询问,那香港年轻人所给的,往往是一张客气奉迎的笑脸。

 

所以,你就能明白,其实对于部分“年轻港人”来说,他们内心是有一张非常明确的“地位顺序表”的,即远优越于内地同胞 却又绝对比不上海归华侨,更遑论金发碧眼的外国人了。

(灏泽归自加拿大,所以英语口语和国语水平划等号,否则如果你的中式口音过重,反而会被嘲讽。)

 

反而,是香港的一众中年人士,却更客气与随和,有时候甚至会用他们并不擅长的普通话,来努力解释给你听。

 

 

也恰恰是这种兼容并包的胸襟与气度,才是香港昔日黄金岁月的真正精华。

 

 

说到这里,就要聊聊灏泽与香港的缘分,因为早在九十年代初期,灏泽就已经出于家庭原因,较为频繁的往返内地与香港了。

 

虽然后来开始在一次次的出行中,熟悉这座城市,但是最让灏泽感到震撼的,还属1995年时,在香港太古广场看到的一句标语。

 

“搭通天地,唯有和记”

 

这句气势恢宏的广告标语,除去本身的磅礴内蕴之外,似乎也隐隐中透露着关于当时香港未来时局的一些风云动向,包括四大家族的。

 

毕竟当时的香港,说到底只是一片因时运而鹊起的飞地,所以龙城的所有头面人物,都在观望 世纪之交后那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天?

 

这个问题,从玄学角度来说,尤其对于笃信风水的李家来讲,想必早就已经有其答案了。

 

要知道,在世纪之交前,整个龙城的走向,是趋于两级分化的。

 

其中一极,是一些忧愁的中产和次级富豪,他们担心,这座城市的未来,会丧失其活力和可能性。

 

于是 “97了,移民。”成为了这些人的一股潮流,但最后的事实证明,他们做了人生中最为错误的选择,也挨了人生中最大最狠的一巴掌。

 

因为他们不仅从此错过了能够在龙城黄金十年里再度发迹的契机。

 

他们更后悔和眼红那些与内地携手共创财富与辉煌的同僚,这一结果就是如今的香港民众里,另有一批非常狭隘的人,他们常年盘踞在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地,他们不仅非常厌恶同文同种的内地同胞,甚至还很厌恶其他的香港人。


还有一些,则是对回归祖国充满信心的港人和顶级富豪,他们坚信,回归祖国,不仅仅是浪子归家 重融故土,更是两岸互联 共生共荣。

 

结果事实证明,敬爱自己的祖国不仅仅是正义和正确之举,更是远见和明智之举。

 

最好的佐证,就是至今为止所有香港叫得出名号的富豪和精英阶层,都是自回归伊始便深爱着祖国的人们。

 

 

但好花不常开,更因新人无以为继,香港的年轻一代,真的 真的 真的 太让人失望了。

 

这份失望,不仅仅是源自这次香港年轻暴民群体的所作所为,更是源自香港人很普遍的 “自我定位不清晰”。

 

对于这样的现象,比较好的解释,灏泽有听两位友人说过,其中一位,是昔日汇丰银行的一位华裔高层他的观点如下:

 

“香港说白了就是一个harbour啦,自身是不产生任何价值的!必须要有东西南北各地的流量和资源才能把我们撑起来啊。

 

香港自己有没有任何solid economy,全是 finiancal ; transport 类型的。

 

这种产业,根本不需要mass population 来 back up,只要我们这群elite就可以了!

 

但是很可怕啊,很多港民以为香港能有今天是靠香港自己,更可怕的是,他们以为香港是靠他们。

 

真的很头疼,其实他们根本就是matter less,这样下去,香港的风气都会被这群笨蛋带坏的。

 

看到没有,其实香港的精英阶层,是具备非常清晰和理性的见解的,在他们眼中,香港就是一个得益于时代和地理位置的红利,才脱颖而出的城市,而已。

 

真正决定这座城市的荣辱的,恰恰是部分底层港灿所鄙夷的内地同胞兄弟们。

 

而另一部分人,则是在香港这座城市真正贡献着杰出成就的精英们,至于那些整日折腾搞矛盾的,反而是香港主流之外的“边缘人物”。

 

这也是为何香港如今阶级对立亦是一个巨大问题的因素,因为确实,这座城的绝大部分人口,其实是依附在那些真正创造 “龙城价值”的精英身上的。

 

偏偏这些人还很热衷于制造各种噪音,影响那些真正做实事的人。

 

说到底,给予这些人的最好总结,就是一群本就无甚价值的底层可怜人,终于发现自己最后的一丝卑微自尊都要被人赶超并碾碎后。

 

只能选择与一众可怜虫聚集在一起,试图保住他们唯一的遮羞布。

 

如何治疗?

 

清晰明白的告诉她们,香港的过往与今天只成就,确确实实与他们无关,香港的今天 真的就是一众香港爱国人士们 与国家共同建设起来的。

 

而他们,才是真正配不上香港这座城市的人。

 

就跟上海曾经的一些排外人群一样,真的等外地精英成群结对的涌入上海后,那些傻瓜们自然都只能开始妥协和无奈的接受自己的真正身份与地位。

 

并最终理解到,原来自己真的只是“无足轻重”的一个蜉蝣,一直以来,只是沾了这座城市的光而已。

 

(灏泽本人就是上海人,但极度厌恶那些排外分子,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一座城市的未来和发展,一定是需要五湖四海的英雄豪杰共同推进。)

 

 

说到这里,正好和大家聊聊,目前香港所谓 “准上层”的境况是如何,也算是给大家一个比较全面的对香港的了解。

 

首先,于灏泽来看,香港本身是不存在任何所谓的“准顶层”级别的人物的,过去不曾有 未来也不会有。

 

因为对于龙城来说,除非四大家族能够再出一批其父辈级别的英豪,并且一统四大家族的起码两个,否则就连李家的城 都不能算是李家的,至多是大一点的豪族而已。

 

需知,四大家族,是香港运程顶峰时期的凝聚,但是如今四大家族的后裔,没有一个 注意,没有一个的后辈,能再现父辈们的风采。

 

只因时运已过,那就是雄风不再,不信?


让他们和内地龙虎之辈竞技一下,三回合都走不过,唯一能力挽狂澜 撑大厦于不倒的,也已老的老 退的退。

 

那么这种情况的必然结局,就是整个家族系统最终逐渐的化分并瓦解。

 

当然了,四大家族的后裔,在接下去的两代里,肯定还是算的上远超普通人的精英。

 

只是已经远远不具备与内地群杰逐鹿的能力与实力了,就如灏泽曾经说过,地产双龙随便放一条过去,照样是过江龙,那些所谓的蓝血继承人没有一个能与之抗衡的。

 

所以你们不难发现,其实四大家族都早就已经做好安排。

 

其中李家的后路,是直接把资产转移到一些“绝对安稳”的大体量项目中,也就是大家看到的收购英国的一些民生类项目。

 

这一点很多人一直不明白,李超人为何选择撤离内地?

 

答案实际上简单到无以复加,只不过所有人都用“商人”的角度去考量,而未曾用 “父亲”的角度去考虑,所以自然百思不得其解。

 

那就是他太明白,以他家族目前的实力,全面转移至内地的话,绝对不是一两年能够搞定的。

 

同时,超人本身纵使能在初期开出一条道路,但是一名九十岁的老人, 又能再应付多少风波与对抗?如果李超人体力不支,两位储君哪位能够堪大任?

 

答案是一个都没有。

 

那还不如认清时局,及早退守并颐养天年,选择最不费力的平台迁徙即可。

 

至于其余三大家族,则选择了完全不同的道路,那就是选择自己的“利益操盘手”,即大印哥。

 

这实在是很聪明的举动,因为等于是让内地最强盛的龙头之一,与三大家族共同携手联姻,并一起赚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59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