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济学 

唯为 | 大唐“圣人帮”的覆灭


2017年旧文重发。



“肃宗不豫。”


一) 


请先阅读前篇——


《唯为 | 改变大唐命运的不是十二时辰,而是那个傍晚的两个时辰》


李亨“马嵬坡”夺权一年后,757年9月,唐军收复长安。


这是至关重要的军事胜利,更是意义非凡的政治胜利。


以这场胜利,李亨向天下昭示了自己夺权的合法性。


也许是觉得手中权力已足够牢固,也许是想彰显孝心,也许是昏了头一时大意……


3个月后,757年12月,李亨把“太上皇”老爹接回帝都,并同意他住回原来的兴庆宫。


“上皇爱兴庆宫,自蜀归,即居之。”

——《资治通鉴·唐纪三十七》

 

很快,李亨发现,这是一个错误决策。


二)

 

“上皇”回京,已经不妥,让他继续住到兴庆宫,错上加错。


兴庆宫地位特殊,象征意义强烈。


这座宫殿,是唐玄宗时代的政治中枢。


皇城三大宫,西内太极宫、东内大明宫、南内兴庆宫,称“三内”。


李渊、李世民时代,西内是政治中枢;李治、武则天时,中枢移到东内。


李隆基称帝后,把自己居住的兴庆宫扩建,“置朝堂,号南内”,成为他听政办公的场所。

 

请看唐宫平面图,兴庆宫与长安坊市仅一墙之隔,位置特殊。


三)


当时,李亨住哪?大明宫,东内。


“上皇”回来了,冷清了一年多的南内,又热闹了起来。


这就有意思了。


宫城有了两个政治中心,东内和南内,上皇与皇帝。


很快,朝野涌动起一股不可名状的观望氛围。


局势变得微妙。


更令李亨不安的是,南内的“上皇”,活动逐渐不太正常。


四)


当时,以“上皇”为首,高力士、王承恩、玉真公主围绕左右,不断搞事。


首先,“上皇”经常在公开场合露面。


“玄宗为太上皇,在兴庆宫居。久雨初晴,幸勤政楼。楼下市人及街中往来者,喜且泫然曰:‘不期今日再得见太平天子。’传呼万岁,声动天地。”

——《太平广记》卷一百八十八


长安市民见到李隆基,声势极为轰动。


同时,频繁举行宴会,宴请长安各界知名人士。


“上皇多御长庆楼,父老遇者往往瞻拜,呼万岁。上皇常于楼下置酒食赐之。”

——《资治通鉴·唐纪三十七》


更敏感的是,与军队将领互动,赏赐大量财物。


“又召郭英乂、王铣等饮,赉予颇厚。”


郭英乂是什么人?


“既收二京,征还阙下,掌禁兵。迁羽林军大将军,加特进。”

——《旧唐书·列传第六十七》


御林军总管,首都卫戍区司令员,一级元帅军衔。


五)


“上皇帮”的活动,越来越让李亨感受到危机。


“时肃宗不豫。”

——《太平广记》卷一百八十八


老爹在长安各界军民中仍存有很高的威望!


这是极其危险的信号。


怎么办?


一如马嵬坡上的果断出击、干脆利落,李亨再次对老爹出手。


马嵬坡,关键人物是陈玄礼;这次,则是李辅国。


李辅国同志不简单啊——


他很早就在李亨身边从事重要工作,参加了艰苦卓绝的,嗯,撤退四川行动。


更重要的是,他亲历了标志着大唐帝国的历史伟大转折的“马嵬坡之变”。


六)


在李亨的正确领导下,李辅国有条不紊收缩对“上皇”的控制。


首先,削减南内所部署的军事装备。


“先时,兴庆宫有马三百,辅国矫诏取之,裁留十马。”

——《新唐书·列传第一百三十三》


接着,760年7月19日,带领军队采取断然措施。


“辅国将射生五百骑,露刃遮道奏曰:‘皇帝以兴庆宫湫陋,迎上皇迁居大内。’上皇惊,几坠。”

——《资治通鉴·唐纪三十七》


全副武装的士兵,明晃晃的刀枪,押送“上皇”搬离兴庆宫老巢。


“上皇”吓得几乎跌落马下。


高力士质问,对待50年老领导,你怎能这样?——


“力士厉声曰:‘五十年太平天子,辅国欲何事?’”

——《新唐·书列传第一百三十三》


李辅国大骂:“老头子你懂个屁”,来啊,杀——


“骂力士曰:‘翁不解事!斩一从者。’

——同上


与“马嵬坡之变”一样,这次事变也染上了鲜血。


七)


就这样,以“上皇”为核心的一帮人被李亨果断地逮了起来。


全部关到西内太极宫隔离软禁。


又过了8天,760年7月28日,李亨下旨:


高力士流放巫州,王承恩发配播州,玉真公主赶回道观居住。


“圣人帮”一举覆灭。


至此,李亨一劳永逸解决“上皇老爹”的所有问题。


一年后,761年11月,李亨第一次去西内拜见老爹。


又过了5个多月,曾经的“圣人”、后来的“上皇”李隆基死于西内神龙殿。


2019年7月19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487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