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济学 

唯为 | 改变大唐命运的不是十二时辰,而是那个傍晚的两个时辰


2017年旧文重发。



是的,两个时辰。


一)


《长安十二时辰》,太子被圣人压得死死的,满脸苦逼。


别急,十二年后,一个傍晚,短短两个时辰,太子就会爆发的。


那个傍晚,天宝十五载,756年7月15日。


距离长安70多公里的一个小驿站,45岁的太子果断出手,完美夺权。


为了这三个时辰,他在刀光剑影的政治角斗场隐忍了18年。


嗯,他就是唐玄宗李隆基第三子,李亨。


二)


《长安十二时辰》时,李亨已熬过了6年太子生涯。


738年6月,原太子李瑛被废杀,“太子桂冠”突然砸到毫无政治根基的李亨头上。


之所以用“熬”字,因为他的太子岁月实在太艰难了。


当上储君,27岁的他一下子被推到政治斗争最前沿,成为各方势力攻击的焦点。


李林甫、杨国忠两大集团原本有自己的太子人选,现在被打乱部署——


他们不甘认输,先后多次发动大狱以倾陷李亨,想把他拉下马。


嗯,对此,《长安十二时辰》里,“林九郎”已作了很好的示范。


三)


面对众人对李亨的轮番攻击,史书上几乎看不到唐玄宗出面遏制或阻拦。


他好像看戏一般,始终饶有趣味地看着这个儿子在太子之位上被火烤。

 

这个老子的内心世界,颇值得玩味。

 

李亨为了自保,一直过得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度日如年。


一次觐见,玄宗发现,当上太子没几年的儿子,居然头发脱落,间有不少花白,如同一个老头子。


久历政治风霜的唐玄宗,也不免心生几丝恻隐。


《长安十二时辰》没有拍出这一点,剧中的太子,头发还是乌黑的,浓密的,年轻帅气的。


四)


天宝十四载,755年11月,安史之乱爆发。


千载难逢的机会,摆到了李亨面前。


经过精心策划,他抓住了这个机会——


“马嵬坡之变。”

 

他把杨氏势力连根铲除,将父亲变成了不再有任何实权的“光杆皇帝”。


咳咳,这是逃亡路上搞“政变”的开山之作、经典之作。


你想想,后世仿效者还有谁?在哪里?


五)


756年7月9日,潼关失守,唐玄宗和杨国忠决定出逃四川。


7月12日晚,唐玄宗“命龙武大将军陈玄礼整比六军”,作为出逃护卫力量。


7月13日黎明,天空飘着些许微雨,皇帝一行开始逃离长安。


7月15日傍晚,车架到达马嵬驿站。就在这里,出事了。


《资治通鉴·唐纪》对政变记载得很详细,我不再简单重复。


实际上,整场政变,只延续了两个时辰,分上下两半场:

 

——上半场,丙辰,15点至17点,“士兵哗变”。


士兵以食物短缺为由鼓噪,砍死杨国忠,包围驿站,逼迫唐玄宗赐死杨贵妃。

 

“玄礼对曰:‘国忠谋反,贵妃不宜供奉,愿陛下割恩正法。’”


陈玄礼扔下狠话:“如果杨贵妃不死,部队就不能再跟着走下去了。”


那个时刻,陈玄礼才是真正掌握了大唐帝国命运的人。


杨贵妃死后,他亲眼验看,然后“晓谕四军”,撤围回营。


——下半场,丁酉,17点至19点,“群众围堵”。


围驿杀人后,“一脸无辜”的太子李亨适时从后方赶来。


唐玄宗如同惊弓之鸟,准备立刻赶路。但是,他走不动了。


附近群众围过来,堵住道路,“及行,父老皆遮道请留”


皇帝“为之按辔久之”,一动不敢动,群体性事件一触即发。


此时此刻,李亨干了啥?他走入群众中间,“太子于后宣慰父老”。


就这样,群众簇拥着太子,高呼口号——


“某等愿帅子弟,从殿下,东破贼,取长安。”


这4句话,12个字,就是滔滔民意,就是夺权宣言。


朝鲜有一首拥护小鑫的歌 《我们除了他谁都不认》,用在这里恰如其分:


伟大的李亨殿下,我们除了他谁都不 认,我们除了跟他走谁都不跟。


至此,皇帝恍然大悟!《资治通鉴》对此情景记载是:


“上曰:天也!”


OMG,老天,原来是你!可惜,一切都已无可挽回。


七)


李亨能够完胜,核心在于军队。


“玄宗幸蜀,倓兄弟典亲兵扈从。”


倓兄弟不是别人,是李亨的两个儿子李倓和李俶。


从长安出奔那一刻起,兄弟俩就控制了亲兵队伍枪杆子。


起决定性作用的,是龙武大将陈玄礼。


离开长安前,李亨已成功拉拢陈玄礼,事前两人密议,史书比比皆是。


从马嵬坡开始,圣人和太子正式分道扬镳:


唐玄宗成了名义上的“光杆皇帝”,孤零零去了城都。


李亨掌握了帝国最高权力,带着人马一路北上。


一个月后,宁夏灵武,李亨称帝,并迫不及待将当年改为至德元载。


至于唐玄宗,如同当年唐高祖李渊一样,被号称为“太上皇”。


 2019年7月18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21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