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济学 

美国人如何毁掉经济增速 #W04

美国人如何毁掉经济增速 #W04



<section class=""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经济发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增速自然会下降。”

这样的观念深深地印在很多人的心里。

“如果你原来考50分,你要努力考80分,当然比较容易。但如果你原来考95分,你要努力考100分,就很难了。”

他们这样来类比经济增速。


美国2018年GDP增长为2.9%,为3年来的新高。有人说,美国经济这么发达,还能取得这样的增速,不容易。

你是不是觉得很有道理?


但这是完全错误的。


并不是“95分考100分很难”不对,而是说,这个例子不能用来类比经济增长。

因为考试分数是有上限的,越靠近上限越难。但经济发展却是没有上限的。


正确的逻辑是,经济越发达,经济增速理应越高。

 


 

“经济越发达,增速理应越高”,这句话非常反直觉,很多人难转过这个弯来。

要理解这个问题,先得理解,人们怎么提高效率。

这方面,奥地利学派的“迂回生产”概念非常关键。


什么是迂回生产?就是人们借助工具来生产。

比如原始人烧柴,直接用手把树枝掰下来,这是直接生产。

但后来他们发明了石器,从地上找块石头就可以生产石器,再拿石器斫断树枝,这就是迂回生产。

很显然,通过石器的迂回,原始人获得柴的效率大大提高了。


再后来,人们摆脱原始阶段,发明了金属工具,生产的迂回程度就更加深了。

人们先挖矿石,然后冶炼矿石,得到金属,再把金属制成柴刀,然后再拿这把柴刀去砍柴。


人们迂回生产所借助的工具,就叫资本品。


迂回越深,效率越高,经济增速也越高。“磨刀不误砍柴工”,就是这个意思。

用手掰树枝,每个人每天掰的分量差不太多,经济增速很可怜。

但用青铜刀、铁刀砍柴,每个人每天生产柴的数量翻十几倍、几十倍,经济增速大大提高。


砍柴如此,其他生产也如此。以打猎来说,原来人们跑着追动物,后来用木质弓箭狩猎,再后来用金属箭头狩猎,迂回程度的越来越深,效率越来越高。


到了今天,人们狩猎,有无数道迂回。

制造弹药需要多少道迂回?

制造猎枪需要多少道迂回?

不说其他的,只说为你设计猎枪的枪械设计师,他得读书吧?建设他读书的学校,需要多少迂回?生产书本又需要多少迂回……


所以,现代制造一把猎枪的迂回次数,已经无法搞清楚。

当然,同样地,现代人狩猎的效率,已经远非古代人所能够想象。


理解了这一点,其实已不难理解,为什么“经济越发达,经济增速理应越高”





 

原始社会,人们当天采摘的果实、狩猎的动物,数量可怜,基本上要全部用来满足当前消费,如此,基本上没有时间、精力去发明、制造、提升迂回生产的工具。

今天运气好,多采摘了十几个野果、多追到一只山鸡,明天可以不去打猎了,终于有了一点时间来制作工具。这点时间来之不易。没有更多闲暇,谁会去观察矿石,琢磨金属工具?


由于原始人大部分产出都用来满足当下的生存需要,剩余根本就微不足道。经过漫长的几十万年时间的艰难积累,人类才慢慢进入铁器时代。

进入铁器时代以后,产出大幅提升,剩余增加,可以养得起一部分闲人,也有条件制造新的工具,于是,短短几千年,人类就来到了工业革命。

工业革命之后,花几百年时间,人类就进入了信息革命时代。

 

经济越发达,人们就越可以拿更少的资源满足当下欲望,而拿更多的资源用于资本品的生产,增加迂回生产的程度。

北京西二旗地区的程序员们,穿格子衬衫,叫外卖,每个月最多花几千元。但他们的工资有几万元、十几万元。

其他的收入,他们用来买离公司更近的房子,买汽车,买更高配置的手机、电脑……总之,大部分收入,是花在提高效率上。

在他们成为程序员之前,他们父母也已经花了家庭收入中的大部分,来帮助他们接受教育,成为效率更高的人。

理解了这个角度,相信你就更加理解,经济越发达剩余就越多,人们就能把更多资源用于提高效率,经济增速理应越高


 


 

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理应经济增速最高。相对美国的发达程度来说,10%以上的经济增速应该是最起码的预期。

但是现实是,美国的经济增速很低。如前所说,美国2018年GDP增长为2.9%,这还是3年来最高。

作为第二号发达国家的日本,经济增速更低。日本2018年GDP增速只有0.7%。


无论美国,还是日本、欧洲,能把经济增速降到现在这个程度,不容易。

它是无数人长期努力的结果。


凯恩斯主义者努力刺激经济,福利主义者努力征税搞福利,环保主义者努力限制发展,大政府主义者努力压制州权……

美国的国债已经突破22.4万亿美元,可见政府开支之庞大。

索罗斯等18名超级富豪,还在《纽约时报》刊登致2020年总统候选人的联名公开信,呼吁民主共和两党的总统候选人支持对美国最富有的1/1000群体征收财富税。

巴菲特更是多次呼吁给富人加税。

民主党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打着“绿色新政”的旗子,称希望美国在十年内停止排放温室气体。

反垄断法、反就业歧视法、最低工资法、大学照顾少数族裔……


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


远的不说,近的,1950年代,美国GDP增速高位数是8.7%。

1960年代,美国GDP增速高位数是6.6%。

1970年,凯恩斯主义搞出滞胀,美国GDP增速高位数是5.8%。

1980年代,里根革命,美国GDP增速高位数是7.3%。

而进入1990年代,美国GDP增速高位数是4.7%。

并且此后再也没有超过这个数。

自2008年后,美国GDP增速再也没有达到过3%。

美国1980年代、自2008以来的GDP数字,最后一栏是实际GDP增速。

 



 

美国经济增速的降低,明明是无数人努力的结果,但,很多人却把它当成一个自然过程。

这是因为,他们看到美国这样曾经蓬勃生长的国家,也转入了低速增长,用“经济发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增速自然会下降”来解释,最不需要思考


我问一个经济学教授:“你为什么相信发达到一定程度,经济增速就会自然下落?什么理由让你相信,1980年代后,美国恰好到了这样的一个时刻?你又有什么理由相信,即便美国大幅减税、大力放松管制、不搞宽松货币,它的经济增速也不会回到高位?”

经济学教授列举了一些“研究”,说,美国经济过了1980年代真的只能进入低增速。


那些“研究”当然是不值一看的。

 

尤其令人惊讶的是,无论是美国人,还是中国的旁观者,都很快就把3%以下的增速当做美国经济该有的常态。

一些人还解释说,美国的经济增速不高,但是经济质量很高。

日本经济增速更低,但是日本经济的质量也很高。“人家日本人就是不想拼经济,因为他们更注重幸福感。”


这些说法当然是错误的。


所谓经济质量高,是指资源得到高效配置。资源得到高效配置,经济增速就一定高。

用奥派的话来说,经济质量高,那就意味着产权得到保护、高度尊重自愿交易。而高度尊重自愿交易,效率一定是大幅提高的。

尽管奥派反对GDP统计,但客观上看,GDP的增速也一定是高的。

的确有低质量的高增速,但一定不会有高质量的低增速。

 

美国、日本、欧洲,差不多前后脚进入经济低增速时代,当然不是因为“发达到一定程度经济增速自然会下降”这样的“规律”,而是因为全球干预思潮的兴起。

并且,经济最发达的美国,比日本、欧洲略晚进入低增速时代,而且美国增速至今还略高于日、欧,也说明“发达到一定程度经济增速自然会下降”根本就不成立。真正的原因是,美国的干预思潮不及日、欧厉害。


干预主义压制人类经济潜能的程度,超过大部分人的想象

 



 

也有明智的经济学教授。


谢作诗教授说:很多人说发展经济很难,但其实发展经济是最容易的事。因为每个人都想发财,又不需要你去督促,你只要让他们自己去搞,经济增速肯定高得超乎你的想象。


今天,资本品的丰裕程度远远超过过去,科技创新的涌现速度远远超过过去,要想经济进入低增速才是不容易的,需要人们付出相当程度的努力。




(邓新华,2019年7月16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14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