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济学 

唯为 | 长安有树


《长安十二时辰》,良心好剧。


不过,大唐帝都,是有树的,很多树。

 

“落日凤城佳气合,满城春树雨濛濛。”


“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


“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


长安有树,文献唐诗,不胜枚举。

 

《长安十二时辰》,各条街道两旁,居然没有树。



白璧微瑕,略有憾焉。

 

《长安十二时辰》的故事,发生在天宝三载,744年,正月十五。

 

就在4年前,开元二十八年,740年,正月十三。

 

在长安、洛阳,大唐政府部署了轰轰烈烈的坊间道路绿化运动。

 

“开元二十八年正月十三日,令两京道路并种果树,令殿中侍御史郑审充使。”

——《唐会要》卷八十六“道路”

 

你看,这次绿化运动,总指挥郑审“殿中侍御史”,中央监察委员。

 

这力度,大不大?

 

《长安》22年后,永泰二年,766年,还是正月。


帝都长安,继续大规模种树:

 

“永泰二年正月京兆尹黎干大发夫役种城内六街树。”

——《册府元龟》卷十四

 

“京兆尹”,长安市长,黎干同志亲自负责,“大发夫役”,全城参与。

 

政府不但在长安坊间街道经常性植树,还高标准加强日常维护:

 

树长得歪歪扭扭的要更换——

 

“长安街道树木栽种行不正者去之。”

——《朝野俭载》卷一

 

枯死的树用于建筑材料,同时补种新树——

 

“开元年正月,敕冝令京兆府与金吾计会取城内诸街枯死槐树充修灞浐等桥板木等用,仍栽新树充替。”

————《唐会要》卷八十六“桥梁”

 

严禁擅自砍伐街道两旁树木——

 

“大历八年七月,敕诸道官路不得令有耕种及硕伐树木。”

————《唐会要》卷八十六“道路”


里坊之间的道路如此,各坊内也同样有完备绿化


你去翻《长安志》,108坊几乎一半都有很好的园林。


“草占一坊绿,树藏千古春。”


“夹道天桃满,连沟柳色新。”

 

当时的长安,槐柳满城,蔽日成荫,看在诗人眼里,也刻入了心中。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


贺监名句,咏的是柳树,万端思绪,尽在一树之中。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长安的柳,诗篇中摇曳不停,低诉着的更是难言离情。


“岸柳萧疏野荻秋,都门行客莫回头。一条灞水清如剑,不为离人割断愁。

——沈彬《都门送别》


柳树萧疏,野草摇曳,你走后请不要回头看我;尽管灞水清澈如剑,却割不断我对你深深的离愁。


巍巍一座城,寂寂行路人。《长安十二时辰》,确实勾起了心底深处“梦回长安”的遐思。


时光流转,每个人心里也许都有一座“长安”,但是,谁都回不去了。


留下的,也许只有对于“长安”的某种相思,长相思——


默默地寻觅,遥遥地注目。


呵,在心的远景里,在灵魂的深处。

 

 2019年7月17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96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