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济学 

唯为 | 吴越的宿命


当时若爱韩公子。



压力链条,无处可避。


一)


昨天推送:《 吴越争霸背后的秘密》


收到一段留言:



“吴国发展的历程,是不断南下的过程。”


言下之意,压力链条是否不存在?


不是的。春秋战国压力传导链:自西往东,由东往北。



这,同样适用于吴国。


纵观整个吴国史,穿透其“不断南下”表层迷雾,你会发现——


压力之下,拼命往北。


这不仅是楚人宿命,是越人宿命,更是吴人宿命。


嗯,这其实也是整个关东六国的宿命。


二)


吴国,位于长三角核心区,濒临于海。


在春秋史上,烟火般,辉煌而短暂。


从进入史册,到最后被越人灭亡,不多不少,111年。


霸主速朽。


前584年,吴王寿梦二年,是吴国崛起之年——


“吴于是始通于中国。”

——《史记•吴太伯世家》


通于中国,标志是什么?嗯,打仗!


三)


这一年,吴人同时在两个方向打仗。


“七年春,吴伐郯,郯成。”

——《左传成公七年》


郯国在北,齐国南部,今山东临沂郯城一带。


其实,这是吴人的探路之战。


更大规模的用兵,还是在西南淮河中游。


“吴伐楚、伐巢、伐徐。……蛮夷属于楚者,吴尽取之,是以始大,通吴于上国。”

——《左传成公七年》


吴人一路向西南,抢了楚、巢、徐很多地盘。


对此,如果以为西南就是它的战略指向,也许就被历史表象迷惑住了。


事实上,西南用兵,是吴人对楚人西进压力的强力反击。


四)


完整地看——


向北探路,向西反击,正是吴人崛起的根本特征。


“中国不振旅,蛮夷入伐。”

——《左传•成公七年》


前575年,晋楚“鄢陵大战”爆发,楚军惨败。


大战后,中原霸权的争夺一度沉寂了下来。


这,也让吴国西部压力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


接下来几十年,吴楚之间继续时有冲突。


但是,吴人北进的劲头减缓了很多,北方大地多年未见吴军踪影。


五)


五十年后,随着楚人复兴,吴人故态复萌——


北上趋势重新抬头!


前521年,吴军兵锋来到商丘,被宋、齐联军所压制。


一直到前512年,吴人北伐激情持续昂奋,多次与北方诸国交锋。


不过,更引人注意的是,在西南,吴人重兵依然还是用来对付楚国。


“楚自昭王即位,无岁不有吴师。”

——《左传定公四年》


你去翻《史记吴太伯世家》,这十多年,吴楚争战,相当惨烈。


最终,前506年,伍子胥率领吴军一度攻入楚国郢都。


这是历史反噬的典型性事件——


吴人反击楚人西进的巅峰时刻。


六)


嗯,巅峰时刻总是难以持久的。


前487年,吴军继续往北进攻鲁国。


“微虎欲宵攻王舍,私属徒七百人,三踊于幕庭,卒三百人。”

——《左传哀公八年》


鲁大夫微虎从700私人卫队中挑选300名敢死队,企图夜袭吴王驻地。


吴王害怕到一晚上变换了三次住处,只得提出求和。


前486年、前485年,吴人攻打齐国,北进势头不减。


“十年,因伐齐而归。十一年,复北伐齐。”

——《史记•吴太伯世家》


两年后,前482年,黄池会盟,吴王夫差打肿脸充胖子。


当此虚假高光时刻,距离吴国灭亡,只剩下10年时间。


七)


仔细梳理《左传》、《史记》,有一个奇特现象——


一百年间,吴国军事行动几乎是成对出现的。


西南激战楚越,北进攻击齐鲁。


这说明什么?你真有想过吗?


这是吴人“两线作战”的深刻困境——


既要抵抗楚、越西进,又要往北开路拓展。


而且,这种困境,并不是吴人独有的。


灭吴之后,类似的故事在继任者越人身上完全重现。


八)


越人吞并吴地,仍然走不出历史趋势所设定的窠臼。


“王无彊时,越兴师北伐齐,西伐楚,与中国争强。”

——《史记勾践世家》


北伐齐,西伐楚”,在压力链条里晕头转向。


这六字,正是对春秋战国压力链条传导作用的精准描述。


最后,北伐始终打不开局面,西部压力已带来灭顶之灾。


“楚威王兴兵而伐之,大败越,杀王无彊,尽取故吴地至浙江,北破齐於徐州。”

——《史记•勾践世家》


楚人也摆脱不了历史潮流的制约——


表面上,楚人灭越破齐,威风凛凛。


另一个角度,说明楚人承受的压力,也已濒临大海,走到尽头,只得往北释放。


无论是楚,是吴,是越,战略北上,难道仅仅是一种偶然吗?


历史大势,压力链条,谁能逃脱?


2019年7月15日


(注:封面图片来自网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90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