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济学 

唯为 | 大汉丞相


前篇《金饼》,汉武帝打“金饼牌”,做掉整个“功X代”势力。


“九月,列侯坐献黄金酎祭宗庙不如法夺爵者百六人,丞相赵周下狱死。”

——《汉书•武帝纪》


列侯夺爵好理解,“丞相赵周下狱死”这句往往容易被人忽略。


这句话,信息量也是极大的。


堂堂大汉总理,嗯,丞相,下狱而死,意味着什么?


这是大汉相权继续庸俗化的又一个标志性事件。


时代洪流滚滚向前,多少风骨被无情碾压?


赵周死于前112年。不巧的是,他的前两任也死于非命。


这背后的必然逻辑,是皇权的日益集中、加剧。


整个西汉二百零九年,共有实职丞相45人,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真正的丞相,牛逼哄哄,有地位,有实权。


从开国到景帝二年,47年里共9任——


萧何、曹参、王陵、陈平、审食其、周勃、灌婴、张苍、申屠嘉。


你睁大眼睛看看,他们都是什么人?


全是开国功臣,革命元老。


对于这班老伙计,皇帝不敢对他们耍脸色。


萧何“剑履上殿,入朝不趋,奏事不名”,享受特殊待遇。


这类丞相,非常时期甚至可以左右最高权力的安排。


灭诸吕,杀后少帝,改立文帝,就是他们干的。


文帝想重用贾谊,周勃、灌婴不同意,攻击贾谊——


“洛阳之人,年少初学,专欲擅权,纷乱诸事。”

——《史记·屈原贾生列传》


那个毛头小子算什么,只会给我们捣乱,文帝只得放弃。


景帝想重用晃错,申屠嘉反对,要求杀掉晃错,被景帝驳回。


申屠嘉非常生气,竟然放出话来——


“吾悔不先斩错,乃请之,为错所卖。”

——《汉书·申屠嘉传》


后悔啊,我就不该先请示皇帝,把晃错先斩后奏得了。


是的,直到申屠嘉,这类丞相是敢于和皇帝红脸出汗的。


随着第一代开国功臣老的老,死的死,他们的后代出来接班。


这些“功二代”和新崛起的外戚,构成了第二类丞相主体。


从景帝二年至武帝元朔五年,31年里共8任——


陶青、周亚夫、刘舍、卫绾、窦婴、许昌、田蚡、薛泽。


前三人和许昌、薛泽是功臣之后,窦、田是外戚。


需要注意的是卫绾,不是“功二代”,也不是外戚——


“建陵侯卫绾者,代大陵人也。绾以戏车为郎,事文帝,功次迁为中郎将,醇谨无他。”

——《史记•万石张叔列传》


没有什么高贵出身,靠开得一手好车当官发迹。


卫绾的上位,是一个重大信号——


一直被功臣贵族垄断的丞相宝座,开始失禁。


卫绾当丞相,司马迁用八个字评价他:


“醇谨无他,绾无他肠。”


默默无言,碌碌无为。


至于“功二代”和外戚丞相,也逐渐失去父祖往日的威风——


“皆以列侯继踵,龊龊廉谨,为丞相备员而已,无所能发明功名著于世者。”

——《汉书·申屠传》


谨小慎微,凑个人数。


从元朔五年,前124年起,功臣贵族把持大汉相权的时代宣告结束。


作为一个群体,此后的大汉丞相,基本沦为皇帝应声虫。


直到西汉灭亡,总共131年,第三类丞相有28任。


嗯,赵周和他的前两任,就属于这28人中的一员。


他们之中,出身寒门的“儒学大师”占了绝大多数——  


 “自孝武兴学,公孙弘以儒相,其后蔡义、韦贤、玄成、匡衡、张禹、翟方进、孔光、平当、马宫及当子晏,咸以儒宗居相位。”

——《汉书·匡张孔马传》


从公孙弘起,“儒相”登上帝国政治舞台。


公孙弘养猪出身,无功可恃,又无家世背景,读了几年书,受到皇帝赏识,荣登相位。


为相期间,他对皇帝千依百顺,绝不敢忤逆——


“每朝会议,开陈其端,使人主自择,不敢面折廷争。

——《汉书·公孙弘传》


特别是汉武帝时期,“制从四海”,连杀李蔡、庄青翟、赵周三相。


从此,继任者们无不战战兢兢——


唯恐违背皇帝意旨,招来杀身大祸,根本不敢有所作为。


这就是大汉丞相人选的变迁——


从开国功臣到他们的后代,再到寒门“儒学大师”。


你说,这是一代强如一代呢,还是一代不如一代?


2019年7月12日


++++++++++++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23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