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济学 

唯为 | “设局”鸿门宴

破除认知定势。


一)


项羽初入关中,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强大。


他是后来的,是客。


他的40万军,绝大部分是诸侯联军,杂牌军。


而且,巨鹿之战后,部队马不停蹄西入秦关,劳师远征。


更重要的是,在关中,项羽民心尽失!


入关前,他借故坑杀了20万秦降卒。


这20万人来自何地,史无明载。但是,作为秦军主力,只会来自秦人的大木营——


关中地区。


手上20万关中子弟的血迹未干,转身想来关中称霸,毫无民意基础。


二)


刘邦也并没有你预料中那么弱小。


他先入关,是主,占尽政治优势——


“怀王之约”,“先入定关中者王之”。


他得民心,“约法三章”,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广受关中父老爱戴。


他是反秦诸侯之一,头戴“灭秦首功”桂冠,是其他诸侯的“风向标”。


如果他没有明显过错随便被杀,不可避免会导致各路诸侯寒心,令项羽陷入“不义”,遭天下人唾骂。


各路诸侯分崩离析,项家霸王事业将会折戟沉沙。


刘邦部队虽然只有区区10万人,但是,全都是嫡系刘家军。


且在关中休整了两个月,以逸待劳。


真要拼起命来,刘邦不是案上鱼肉,可以被项羽随便“旦日击破”。


范增起劲叫嚣要团灭刘邦,有些头脑发热。


三)


当其时,项羽入关,他最为紧迫而又合情合理的战略目标是什么?


剔除“马后炮”的思维常规,回归当时当地历史情势,可能是一句话——


反客为主!


消解刘邦先入定关中的巨大政治优势,迫使刘邦自愿交出秦都咸阳,进而臣服于项羽的霸主地位。


不可否认的事实就是——


鸿门宴之前,先入定关中的刘邦,是项羽的友军,同属于楚怀王账下,就算不是平起平坐,至少也可分庭抗礼;


鸿门宴之后,一切都变了,刘邦彻底成了项羽的下属,连自己的封地都得靠项羽颁赏。


一场酒宴,刘邦就范。


项羽不费一兵一卒,顺利达成了自己现阶段的战略目标。


因此,我怀疑,穿透“成王败寇”的历史迷雾——


鸿门宴,很可能是项氏家族的一场精心设局,是一次“上兵伐谋”的经典操作。


四)


项羽故意虚张声势,两次“大怒”,下达“旦日击破沛公军”的紧急军令。


同时,打出曹无伤“告密牌”,坐实刘邦独享反秦胜利果实的野心。


然后,项伯带着任务,临危受命,前去给老朋友张良“通风报信”为契机,直面刘邦。


你想独吞革命果实,现在各路诸侯同仇敌忾,摩拳擦掌,明天来找你算账。


沛公大惊”,事起仓促,果然引起刘邦极度恐慌。


请注意,从这里开始,刘邦“先入定关中者王之”的主动地位开始动摇。


项伯成功地使刘邦对形势作出错误判断,以为通过攀附自己可以避免第二天与联军的决战。


当刘邦提出要和他“约为婚姻”时,项伯正式抛出提案——


“旦日不可不蚤自来谢项王。”


这件事也不是没有得挽回,明天一早,你必须要亲自早早前往当面向项羽大王道歉!


一个“谢”字,不知不觉之中,刘邦正式滑入被动地位,一发不可收拾。


五)


完成任务后,于是项伯复夜去,至军中,具以沛公言报项王。


项伯返回后,立刻给项羽汇报了行动情况。


这句话,其实已经清晰透露了项羽叔侄的阴谋。


你想,如果是项伯私自行动,回来后他怎么敢“报项王?


第二天,鸿门宴,“项王、项伯东向坐”,叔侄俩挨在一起坐,合谋着如何为这场早已设计好的戏保驾护航。


果然,范增老糊涂居然自作主张,唆使“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危机关头,项伯又挺身而出,“常以身翼蔽沛公”。


毫无疑问,这也是得到项羽授权的行动。


否则,身经百战的项羽,会看不出项伯“像鸟张开翅膀一样庇护刘邦”吗?


此时此刻,刘邦在政治上已彻底沦为被动地位而无可挽回。


六)


项氏杰作“鸿门宴”如期演完,刘邦趁上厕所的机会,抄小路仓皇“逃走”。


这也是项羽故意放他走的。因为,项羽当时的战略目标已经实现——


刘邦“灭秦首功”的政治优势被完全消解,并失去了本属于他的关中。


不久,项羽以当之无愧的霸王身份,分封十八路诸侯王。


刘邦封为“汉王”,在组织上被纳入西楚分封体制的普通一员。


这是“鸿门宴”政治角斗胜利所带来的必然结果,也是项氏家族的高光时刻。


可惜,历史的幸运女神并没有继续眷顾项氏。


后来,项羽因忙于平底“齐地之乱”,刘邦“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钻了空子,重新夺下关中。


七)


项羽也许有很多性格缺陷,但他在鸿门宴上的表现,并没有什么失误。


说什么他当时该杀掉刘邦就不会后乌江自刎啦,纯属“马后炮”。


当时关中形势、全国形势,不允许杀刘邦,能不动刀兵威逼刘邦自愿交出咸阳,臣服自己,已是巨大胜利。


项氏最后的失败,实质是霸业体制、分封路线的失败,就算没有刘邦,这种落后的政治道路也不会成功。


最后,季父项伯,这个人值得一提,真是奇人。


作为项氏,他属于失败者,但对于楚汉相争的历史大潮流,他又是胜利者。


鸿门宴上,他既圆满完成了项羽交给的任务,同时又彻底赢得了敌人刘邦集团的信任。


一个很早就和张良结成“过命”交情的人物,果然不简单。


西汉建立后,项伯依然被刘邦奉为上宾,获封“射阳侯”,这是偶然的嘛?


这一切,也许都在默默昭示着项伯非凡的远见卓识——


嗯,那些先知先觉,洞穿表象,提前布局,准确把握历史契机的人……


2019年7月8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66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