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济学 

一个是坏一个是蠢

文丨张是之

美国人民可以随便骂他们的总统,并以此为自豪,这是自由。

中国人民同样可以随便骂美国总统,当然,这是段子。

然而,美国人民引以为豪的自由,恐怕正在一点点被蚕食,也正在沦为段子。

7月5日,这位看似特立独行的总统特朗普,再次放出话来,他称将出台一项新政,使美国药价降至全球最低。

造成药价高企的主要原因,这位总统却认为是制药公司从医疗体系中获利造成的。

而就在今年1月,特朗普政府提出新规,要求制药厂商向民众提供药品折扣。

但即便是在政府压力之下,多家制药厂商仍然提高了数百种药品的价格。

如果说特朗普挑起的贸易战,还有很多人因为种种的原因为他叫好的话,那他对制药行业的态度则完全暴露了他的本质。

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以他的能力和经历,特朗普不可能不知道其中赚钱才有动力,赚钱才能可持续发展这样朴素的道理。

如果在他当选总统之前,他的前任们要求他所从事的行业必须打折给民众,恐怕他未必能够获得商业上的成功,未必能够顺利入主白宫。

这还真应了「屁股决定脑袋」那句话,不仅如此,基本上就是过河拆桥。

这种表态的时间点也和特朗普即将面对换届选举有关,总要拿出点东西来忽悠不明真相的民众投票给他,先保住「铁座」再说。

特朗普和家人看似拿着微薄的薪水,却留着另一手,拿着法律的挡箭牌,让企业家出折扣的钱,自己赚民众感恩的名声和选票。

特朗普绝对不蠢,他就是坏。

与坏相对应的,是蠢。

北京大学有个叫李姓女教授,也是研究经济学的,跟张维迎、周其仁老师他们是同事。

这位教授多年来一直研究的是医疗领域的经济问题,而多年来她一直重复不断的论调就是医疗领域不能市场化。

她的基本观点是,最资本主义的英国都是免费医疗,中国却要指望医疗市场化?

她认为所谓的市场能够有效率,是因为消费者和生产方能够在市场上博弈。而在医疗上,是医生替你做决策,因为你并不懂你是得了什么病,应该吃什么药,要不要做手术,是医生替你做主。

进而认为医生替你做主,医疗消费就是医生替你定的,也就是你的消费你做不了主,信息是严重不对称的。

在她看来,病人就是等待被强宰的肉鸡,宰你没商量。

所以她认为从全世界来说,医疗都是非市场化的。

这种低级谬误的面纱,这里的老读者都能够劈头盖脸扒下来。

但就是这样的观点、逻辑和水准,据说还经常去海里上课,这真是……

算了,还是骂美国总统比较安全。

在李教授看来,医生既是医疗服务的提供方,一切服务他给你提供,他是供给侧,同时他是需求侧。

供需都在医生一手,信息的严重不对称,就是这样造成的,所以不能市场化。

这个逻辑我同样可以改变一下来反问她,比如最常见、每天都在使用的手机通信领域,恐怕即便作为北大的著名教授,她也不会知道手机、通信的所有原理吧,她买手机、用手机同样面临着巨大的信息不对称。

在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手机通信领域,她的无知和一个面对医生的病人并没有什么两样。

但这不妨碍她会根据口碑和习惯选择使用苹果、华为或者小米,甚至是锤子,她总会有她选择的判断依据。

高度有高度差就会产生势能,势能就有可能转变成动能,这是最基本的物理学常识。

那么信息有信息差,同样蕴含着能量,条件具备这个能量就能释放出活力,这也应该成为最基本的经济学常识。

利用高度差的势能,有人可以发电;利用信息差的势能,有人可以赚钱。

问题的关键在于,是不是允许人们去发现这个信息差的势能,是不是允许人们去赚这个钱,来满足不同人的不同需求。

这位李教授,或者其他一般消费者,买手机总会在意下口碑或者评论什么的,这就是需求,这就是风口的一种。

无论你走到哪里,任何一个受欢迎的老医生,那都是一辈子的口碑慢慢积累起来的。

在这个信息化的时代,一切都可以加速,好的医生、好的医院,也许可以不必用一辈子的时间来积累经验值。

如果能像手机、相机等等诸多数码设备那样,医院的服务、医生的技术,甚至护士的相貌和声音,都可以成为口碑的传播点,都可以成为解决信息不对称的切入点。

而我们放眼望去,现在的点评、测评,以数码产品、美食、旅游为主。

专注解决医疗信息不对称问题的网络服务,打着望远镜都找不到,不是不能,而是不许。

但凡涉及医疗行业,各种准入许可证、各种程序上的繁琐,足以挡住很多有能力的企业家。

都是赚钱,干嘛要在这个管制更多的领域下功夫呢?

医疗的非市场化,其实就是管制化,计划经济的思路。

管制本身,就挡住了很多愿意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的企业家。

买手机、用电脑,处处涉及信息不对称,也不知道李教授自己是怎么解决这类信息不对称问题的。

但凡动点脑子想想,这其中的逻辑和医疗领域并没有什么不同。

在张维迎、周其仁和薛兆丰都在的北大国发院耳濡目染这么久,如果还如此这般的执迷不悟,那可能真就是想不通了吧。

当然我个人没有恶意的揣测,也许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固执。

毕竟,让一个人主动承认自己的错误,这件事是很难堪的,面子上挂不住,不如死扛到底吧。

如果前一种情况是蠢,那恐怕第二种情况就和特朗普差不多了。

因为你们动动嘴皮子倒是简单,对政策的误导,带给民众的损失却是实实在在的。

科学远未普及,恐怕总统和教授也不例外。

2019年07月08日

<section label="Powered by 135editor.com" style="font-size: 16px;">

点好看支持,和更多人分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54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