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济学 

卖号经济学#Y45

卖号经济学#Y45


(一)卖号潮

 

最近K12教育的投放大战非常凶。

     


有人花钱,就有人收钱。但是孤木不成林,“水下”的操作是,打包卖号。


因为卖号交易异常频繁,有几个科技媒体报道了相关的“卖号潮”,这个之前暗流涌动的情况,才终于被拿到台面上来。当然,和每轮大小风口一样,真正赚钱的机会,曲线永远长成这样:



从时间红利期上看,现在这次卖号潮,处在第二个波段上。

放心,第一个波段是永远不会有人写公众号大摇大摆告诉你哒~

       


作为垂直领域的头部公众号,我们对这一个奇葩行业是有些发言权的。



(二)文中广告位

 

其实这一轮卖号潮真正意义上开始,并不是在最近,而另有一标志事件。

那就是公众平台逐步开放号主勾选“文中广告位”。这么说大家可能感知不强烈——你可以回忆一下,是不是从某个时间开始,你会在正经阅读一篇文章的时候,突然在“正文”里看到西少爷肉夹馍的广告了?

 

普通的读者直觉性的反应也就是:

靠,作者想赚钱想疯了?

这广告都挂?也太违和了吧。

 

但是作为从拨号时代走过来的“互联网旧人”,我们的第一反应却是:微信生态,也开始“网页化”了。

也许这句话你咋听会觉得很奇怪,微信文章,本身不就是网页么?什么是网页化?

作为“互联网旧人”,我们心中常态化的网页,应该是这样的:


  • 一块屏幕上的内容;

  • 与你“点击目的”直接相关主内容,只占5成;

  • 1成留给站点内部相关链接,这是官方固定设计的;

  • 1成留给官方的“推荐阅读”,是与你搜索关键词相关的;

  • 剩下至少3成,是完全与你搜索不相关的,纯·野广告;

  • 而且很多还非常扎眼,要么就是大胸妹子疯狂抖动,要么就是提升能力等字眼让你无法拒绝……


其实很久以来,在电脑和早期的手机网页上,互联网旧人都习惯了这样的界面。直到移动互联网大潮一来,早期的微信微博刮了一阵龙卷风,把之前脏乱差的“5成”都吹跑了。

你只看到你关注订阅的内容,页面干净得引起极度舒适。

 

在这种“极度舒适”时期,因为体验极佳,基于内容崛起了若干个互联网巨头,

扩张-扎根-扩张-扎根……


直到圈地运动完成。

突然有一天,朋友圈刷着刷着刷出BMW的广告了。

“张小龙,你这个wbd,说好的情怀呢!”

以及在相当长的时间,相当多的读者看到公众号或者微博的作者接广告,都是“震惊”和“愤怒”的。哪怕已经清晰标明了是硬广发布,没有混在私货里,也是照骂不误。

 

因为在这些普通读者的成长历程里,接触到的是“脏乱差电脑网页——干净如洗的app内页”,你再让他们接受“脏乱差的app内页”,他们自然会认为是历史在开倒车,差评。

可是真正的互联网旧人就没有那么大惊小怪和白左抗议,因为我们也曾经历过“干净如洗的电脑网页”。


互联网真正的发展全貌是这样的:

干净的a——脏乱差的a——

(基建进化)

干净的A——脏乱差的A——

(基建进化)

干净的A+——脏乱差的A+——

……

 

看懂了么,我们不是在一个你以为的小循环里开倒车,而是在一个更大维度进程中缓缓前行。

 

随着卖号潮、文中广告位、视频花式贴片、各种疯狂广告外挂的涌现,现在算是正式进入“脏乱差的A”了。

普通读者无法平静接受自己手里的app“脏化”,只是因为上一个周期他们没有真真切切的感受过。国内真正意义上感受过“干净小a”的互联网旧人,数量级仅在千位。

那时候,曾经的站长马化腾跟站长丁磊“打招呼”的方式是在服务器上加个BUG,“我就想试试你能不能找出来~”。


每一个平台级机会刚开始的时候,都是内容称霸,一批先民般的精英才俊,带着创造力、胆识、自己的才华积累,疯狂的脑力溢出。一笔一划,都是我手写我心,都是锋芒中不乏青涩的真情实感和真知灼见。

想想韩寒的博客,papi的视频,哥哥的#……

然后职业玩家带着资本和二流人力大举入场,把先民的脑力溢出套路化、产业化,把当初的惊艳变成日常。

但换来的是规模上的胜利,而是规模的开始,也意味着脏乱差变现很快要来。

这是在职业玩家进场前就设计好的,不然无利谁起早?菩萨吗。

 

赚钱史,永远只是在一遍遍地重复自己罢了。

 

 

(三)养壳

 

在当前这个脏乱差的小周期里,打包卖号,算是一个不如第一波段资本运作那么暴利、但长尾可赚的一段“辛苦钱”——

 

按照现行的壳资源报价,小而散的号,可以0.5-1元/粉的价格卖出去。

4万粉卖2万。

<section class="js_blockquote_digest">
(就在我修改这篇文章的时候,“黑市中介”刷新了报价:5千以上5万以下粉丝的号,1.5元/粉,不压价,一口成交。不得有违规记录。急急急求)


5-10万粉的号,流动性最好,要量有量,总价约束还低,2-3元/粉稳稳的。

 

于是水下有种说法:你在任何平台有3000个壳,你就是无敌的。

底层操作的秘密,叫做:现在异地身份证还是可以办手机号。

不知名的山村里,从来不出村的身份证,办一个北京手机号,养成完毕,就是一个“北上广互联网白领粉丝”,年纪小的包装成“学生党”,估值不要太吃香。

 

但是这里存在一个明显不合理的地方——

现在市面上的买家都要求打包以“矩阵”为单位来卖。最后的估价按总粉丝数记,人头是可以叠加的。

但明眼人一看便知,你这5个号的各4万粉,很有可能是同样的4万个注册用户,但计价的时候偏给你按20万人头算,爽歪歪。

 

但买家竟然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所以谁在为这笔费用买单?

 

 

(四)接盘者

 

号,作为一种流量生意,存在的基石叫做广告费。

有人愿意为号叠加计价买单,就是因为相信广告费可以收回来。

 

我一开始以为是一级市场的不良GP或蠢或坏,不拿LP的钱当钱,只求催生出速食肉鸡,快快上岸套现。

但其实,脏乱差的大市场,牺牲了“清洁”,换来了体量。

 

当你以为微信落伍了,船沉了,可它还在吸收新的低龄人群。

 

这个论断对很多半吊子分析家来说,又是反直觉的。因为一线城市里的互联网评论员们最喜欢说,微信不被00后喜欢,他们更爱用qq,微信太严肃。

可是事实是,来自小镇的qq青年长大油腻之后,也成了他们小时候不理解的人,用起了微信。

只不过和早期入驻平台的精英不同,他们不需要也没有能力在干净的土壤上创造输出,只能在泛滥且脏乱差的供给之海里大浪淘沙,找到先民留下的干货。

 

前段时间曼哈屯改名风波的时候,我朋友圈就有个00后小朋友,像看到什么惊天动地大宝藏一样,转发了这张图,说这张图够他笑一整天:

    


我那时就忍住没摸着他的小脑袋说,弟弟,这个东西姐姐念书那会儿就看过了。

 

想在脏乱差市场看到有效干货?

付费,是难免的。



(???按这个标准,本文每人收100,5万阅读,估值500万不亏吧)

 

所以在“知识从来无法均匀分布”的背景下,号,还是资产,还有壳价值。

“波段二”的模式特点,就是基数庞大,只要有1%的转化,就依然可以支撑得起生意。

 

《卖号经济学》发出之前,有人几个亿的大盘子里抹走了几百万的油水。

《卖号经济学》发出之后,暴利变成了辛苦钱。

 

如果认知的不均匀,发生在人数不多的群体里,顶多引起骂战。

但如果发生在人群基数足够大的市场里,就会变成白花花的生意。以前免费的经验输出,现在整理成像模像样的提纲,都卖得比正版office还贵。

 

互联网给你一种机会平等的白左假象,但其本质,还是彻彻底底霸道的垄断。

 

 水库文集阖该10万一册,现在那些都卖便宜了)


结语:


大V们转身离开,留下一个乱糟糟的APP,喧闹的小镇青年,依然在垃圾堆里淘金。


屌丝幸福无比,以为这就是“知识”。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34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