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济学 

唯为 | 努尔哈赤的“铠甲”


七月新开始。



金钱铸就。


一)



“13副铠甲起兵,13人对抗大明”……


白手起家,一夜暴富,沙雕神逆袭。


历史,真是这样简单而美好?


你想过没有?为什么是你努尔哈赤?


你是天降伟人?你是神灵附体?你是万千宠爱于一身?


不是的,小弟弟。


所谓努尔哈赤13副铠甲起家,所谓刘邦斩白蛇起义,所谓完颜阿骨打单挑东北虎……


统统都是小学生乐于传颂的故事。


可惜,那不是真实的历史。


二)


1368年,蒙古人败退,中原姓朱。


黑龙江下游的女真,迫于蒙古东迁压力,主动依附明朝。


女真的转折点,出现在朱棣身上。


“初,帝为燕王时,纳於虚出女,及即位,除建州衙参政,欲使诏谕野人。”

——《李朝实录》


於虚出,是建州女真首领阿哈出。


朱棣在北京当燕王时,大力招募强悍的女真,充实自己的部队。



嗯,他甚至纳了阿哈出一个女儿为妃,成为女真人女婿。


后来,阿哈出向朱棣推荐了自己的双重亲家猛哥帖木儿。


阿哈出长子娶了猛哥帖木儿妹妹,阿哈出次子之女又许配给猛哥帖木儿次子。


咳咳,我实在理不清这里面的家庭关系。


1406年3月, 猛哥帖木儿正式被明廷授予“建州卫都指挥使”官职。


好了,猛哥帖木儿是谁?我告诉你——


他的六世孙,名字叫做努尔哈赤。


两百年后埋葬明朝的女真建州卫,就这样登上了历史舞台。


三)


也就在1406年,明朝设置“开原马市”,开始在东北地区大规模采买。


“马市”不仅交易马匹,也是一个综合市场。


女真用人参、貂皮等山货,换取“粮米盐酱”及铁铧、铁锅等高科技产品。


帝国初衷,是采购军事核心装备马匹,同时维稳边疆,以经济手段“羁縻”女真。


但是,物质交换,财富流动,却悄无声息促进了女真人的发展。


万历年间,帝国在抚顺等地扩大马市,进一步增加进出口。


越来越多的人口,越来越多的财富,不断涌向东北马市。


累累椎髻捆载多,拗辘车声急如传。

胡儿胡妇亦提携,异装异服徒惊眴。

天朝待夷旧有规,近城廿里开官廛。

夷货既入华货随,译使相通作行眩。

华得夷货更生殖,夷得华货即欢忭。

——明代辽东巡抚李贡《马市》


天量财富滋润下,一些女真部落日益壮大,野心随之增长,企图对内垄断贸易市场。 


边境躁动,贸易纠纷,部落攻杀,东北维稳压力越来越大。


帝国老板的策略,当时看起来极其聪明——


贸易输血,军事授权,技术支持,以扶植“听话”的地方酋长自治管理,以夷制夷。


四)


可惜,这种“聪明的”策略,有一个致命隐患——


不可避免促使少数有能力的女真首领更加壮大!


在你保持足够强大时,他们不敢乱说乱动;一旦你衰弱了,他们分分钟向你反噬。


后来的历史,深刻验证了这一点。


16世纪初,海西女直左都督速黑忒部崛起,速黑忒的孙子王台成为女真首个称汗的首领。


王台控制着“入贡之路”,嗯,市场,耕牧三十年”,实力达到“控弦之夷凡万余人”。


努尔哈赤的爷爷和父亲,建州女真部,当时是从属于王台的次级首领。


王台死后,子嗣争权而衰落,努尔哈赤家族乘势在整个女真社会逐渐崛起。


他们的崛起,也是明帝国源源不断的输血的结果。


1618年,努尔哈赤誓师伐明,“七大恨”第一条——


“我祖宗与南朝看边进贡,忠顺已久,忽于万历年间,将我二祖无罪加诛,其恨一也。”


这句话,清晰精准地点出了努尔哈赤家族发家的根本原因——


看边”、“进贡”。


为明帝国提供边疆军事服务,与明帝国开展贸易。


五)


努尔哈赤个人成长,同样离不开明帝国的精心哺育。


1583年,在追随明将李成梁的军事行动中,努尔哈赤祖、父被误杀。


“成梁雏畜哈赤。哈赤事成梁甚恭。……及长,以祖、父故,予指挥使职,势埒南关”。

——《建州私志》


李成梁对努尔哈赤非常照顾,把他作为新生代女真代理人精心培养。


成年后的努尔哈赤,更是获得帝国老板的特别封赏——


“敕书三十道、马三十匹,复给都督敕书。”

——《清太祖实录》卷一


授予他军事授权和贸易特权,嗯,“敕书”,贸易指标。


到了后来,努尔哈赤掌握的贸易指标极为庞大——


“执五百道救书领年例赏物。”

——《清太祖实录》


每一道“敕书”的背后,是巨大的财富和资源。


努尔哈赤的起兵,怎么可能只有13副铠甲?


六)


帝国大 boss两百年投食输血,女真人腰板硬、马儿壮。


相反,帝国垂垂老矣,对女真人的技术优势逐渐被销蚀——


李成梁的“攻无不胜”已衰退为袁崇焕的“守胜则功”。


万历中后期,帝国财政持续恶化,购买力急剧下降,女真人蠢蠢欲动。


辽东经略熊廷弼,当时“大明特朗普”,一度使出杀手锏——


“暂停辽东马市。”


贸易通道关闭,导致女真人参积压,两年里腐烂了十余万斤,损失惨重。


贸易战很快演变为军事战。


“努尔哈赤以五千骑叩抚顺关,挟参索直。”

——《武备志》


1608年,努尔哈赤领兵攻击抚顺,要求大明继续购买东北人参


这场“人参之战”,拉开了女真与大明军事对峙的序幕。


此后,帝国作出让步,恢复关市,并抛出“粮食牌”——


“市籴可多可少,相其顺迹缓急,以操驾驭之机。”

——《明实录》(万历四十二年四月丁酉)


根据女真人的忠顺态度确定粮食输出数量,控制他们的饭碗。


这反而进一步强化了努尔哈赤权威,促进了女真内部整合。


大老板的“驾驭之机”,越来越不灵验。


当大明被饥荒折磨得奄奄一息时,女真人终于来到山海关。


回望历史,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谁?


2019年7月1日


++++++++++++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465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