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济学 

昨天一个自以为肯定不会亏的人,亏了两百多万

讲一个故事,很有意思。


故事发生在昨天。


大概是这么个情况,某私募,也许是公开的,也许是非公开的,也许是有手续的,也许是没手续的。


这意思你懂的,就是说也许是正规的,也许是非正规的。


反正,他肯定是代理别人资金的。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就不认得对方。


但是在市场里泡久了,有个好处是你光看资金,光看人家下的单,你就能猜出很多背后的故事。


虽然猜不如人家的名字,猜不如人家在哪儿。


但他是干嘛的,靠什么盈利,大致的交易模式是啥,他是操作自己的资金还是代理别人的资金,这些层面的信息,差不离我都能猜出来。


很显然,这哥们是代理别人资金的,具体做的盘有多大,我猜不出。


但他私人的资金大约在2000万左右。


他代理的资金可能有几个亿,也可能只有几千万。


这哥们干嘛呢?偷钱。


他总是在他管理的客人的账户与他自己的私人账户之间对敲


就是低买,高卖。


他用客人的账户贱价卖给自己,然后自己再高价卖给客人的账户,从而把人家的钱通过交易,挪到自己账面上来。


按说挺猥琐一事儿,为啥我觉得特好笑呢。


因为他居然失手了。


我注意到这哥们有日子了,我估摸着,他一年能从客户那里,盗取个1,2千万。


但昨天很不幸,这小子亏了。


好笑吧,偷钱的都能亏。


而且亏挺大,我看他亏了两百多万,他得从客户那里偷1个月才能偷到这么多吧。


当然,两个账户都是他在操作,整体无所谓亏,肉烂烂锅里。


所谓的亏,也就是他自己账户里的钱,亏给了客户,平日里都是客户亏,他赚,昨儿个是他亏,客户赚。


这叫偷鸡不成蚀把米,挺好一事儿。


亏其实亏的很有道理,因为你偷客人的钱,也不能偷的特别明目张胆,你总得有由头。


回头人家问你,为啥要多,为啥要空,为啥要开仓,为啥要平仓。


你总得有理由。


所以他也是煞费苦心,肯定是技术指标显示有理由做单,然后再根据自己经验,让客户亏给自己。


但某些时候,指标不灵,或者说指标反了。


他呢,又犹豫,到底是平掉呢?不平呢?平掉呢?不平呢?


你看,这就是赚钱的与偷钱的区别,赚钱的有军规的,要没止损早死八百回了;

但偷钱的,就怀着侥幸心理,结果一犹豫,错过机会了,把自己个儿给埋进去了。


我眼瞅着他熬呀熬的,终于熬不住了,还是认亏,和客户的仓库彼此平掉了。


但他刚平,盘面又朝着相反的方向去了,看来人算不如天算,我估计这哥们得吐一口老血。


我讲这故事,不是幸灾乐祸。


而是在感慨,偷钱的,监守自盗的,居然都能偷出风险来,可见风险这玩意,无处不在。


其实昨天发生这点事还算好的。


假如,我是指假如市场真的有大动静。


比如,他先和客户的仓对敲,双方都开仓了。结果方向不像他想的那样,反向走了。


他犹豫,犹豫,再犹豫,没有彼此平掉。


这时候,忽然市场出现急速波动,瞬间朝着他相反的方向狂奔,那他完全有可能被拉爆仓了。


他毕竟是偷钱嘛,肯定是重仓,因为不怕风险,反正出了事都拿客户的钱扛着。


所以这种情况下要出现我说的这事,那他辛苦那么久,偷来的客户的钱,就全交代进去了。


呵呵。


当然,市场毕竟不是拍电影,哪来那么多的同花顺压四条A。


但昨天这个场景,恰好打脸我前天的文章。


我前天在文章:

不要老觉得自己比领导牛逼


里面说,那些代理别人资金的,有利润自己抢,出了事拿客人的资金抗,还成天偷客人钱,把客人的资金故意输给自己,日子过得开心的不要不要的。


但话音刚落,就亲眼目睹了一幕贼挨揍的闹剧,呵呵。


任何时候,你已经看着完全没风险了,风险依然存在,它依然会从你完全想不到的角度忽然冒出来。


很显然,昨天这哥们如果守军规,有止损,他也不会亏那么多,可能稍微亏点就出来了。


但他大意了,他觉得俩仓库都在自己手里,怕什么呢,跟市场抗一抗,看看再说。


结果抗出事了。


我讲这个故事给读者听,就是告诉读者,这个市场永远都有让你预想不到的一面。


市场是无始无终的,它总能搞出点新鲜的妖蛾子。


而我们的一生是很有限的,所以一定要敬畏市场。


你永远没有对的时候,永远都是市场对了。


任何时候你觉得已经彻底没风险的时候,说不定市场派的黑白无常,就在收你的路上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93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