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济学 

不要「中间商」赚差价

文丨张是之

前几天看到吴主任分享的一段话,我觉得特别正,所以拿过来跟大家分享一下:

民族主义教给我们的,对你从没做过的事倍感自豪,对你从未见过的人恨之入骨。

起因是林志玲发了条微博,为刚刚发生地震的宜宾祈福。而她前几天刚刚宣布了婚讯,嫁给了一个日本人。

结果祈福的这条微博下面充满了污言秽语的留言,让人看了倒胃口,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中国人。

留言的多,点赞的也不少。

民族的划分客观存在,但当民族主义占据心智的时候,就会带来这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甚至当事人自己,完全可能认识不到自己口出污言秽语的问题在哪里。

与民族主义这个问题类似的还有集体主义,让你失去思考细节的能力,比如这位读者的留言。

都说「民以食为天」,吃饭这种决定生死的头等大事,应该算是民生了吧?

为什么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饭店,满足了大家的口腹之欲,没有人跳出来反对吃饭这个问题的市场化和产业化?

这就是选择性地无视,有意或者无意地选择了不同的逻辑标准,只选择对自己观点有利的说。

民生或者福利项目不能市场化,市场化一般不会有好结果,这真是个广为流传的谬误。

教育和医疗拿来作为例证,更是错的离谱,以讹传讹,传的好像教育和医疗真就不能市场化一样。

像这个公号的文章,大部分都是用又臭又长的叙事包裹着漏洞百出的错误逻辑。

但人家能写,经常 10w+,说明这种反市场的观点有着广大的群众基础,有土壤。

这个作者的问题在于,既缺乏经济学思维的基本素养,也缺乏对基本事实的认知。

美国的确也存在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不光是穷人,就是一般的中产家庭,面对重大疾病也同样面临困境,但这并不能轻易就得出结论是教育和医疗市场化带来的问题。

作者的推论是这样的:美国是资本主义国家,美国的教育和医疗是市场化的,美国出现了民众看不起病的问题,所以教育和医疗是不能市场化的,中国不能走美国老路。

这样的推论,完全忽视了其中的细节。

那就是,曾经号称自由、民主的美国,民主的形式还在,自由的基因却早已变异。

曾经号称是资本主义的美国,在白左势力的不断壮大之下,教育和医疗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市场化。

市场化不彻底才是问题的根源,而不是市场化本身。

「教师待遇低,优秀老师纷纷流入私立学校」,这明显是好事情,有能力拿高收入,凭什么不能走?

把公立学校师资力量越来越弱的原因,归咎于优秀教师的流出,这显然倒果为因。

难不成像这样的新闻、通知和文件再多一点,规定细一点,社会就更好了?

作者更进一步把问题指向国家对医疗和教育的财政支持不够,于是引发各种社会问题。

问题的问题在于,作者没有再想深一层,财政支持的资金来自于哪里?

我们都知道答案,税收。

税收收上来,财政部门绕一圈再拨下去,我们的问题是,为什么一定要绕这一圈呢?

如果没有特殊情况,这一圈能不能不绕?

绕一圈发下去的结果就是「跑部钱进」,谁能说会道,谁能搞定关键负责人,谁的报告写的漂亮(≈牛皮吹的响亮)谁就能拿到更多预算和项目。

绕一圈的结果是,各级各部门更多的「服务」人员,更多的寻租途径,更多的腐败机会。

不绕这一圈,理论上很多间接「为人民服务」的人员,应该直接成为服务员,直接为人民服务。

炒菜的厨师和拿手术刀的医生、讲课的老师,并没有本质的区别,都是在服务他人,让他人满意。

你可以说技术难度不一样,但你让一个博士毕业的医生去做个菜试试?未必能吃得下去,更不用说靠它赚钱了。

术业有专攻,分工不同,但性质都是一样的,适用的经济学逻辑也一样,肉眼看不出它们之间的区别。

非要刻意强调医疗和教育不能市场化的,都是在和稀泥,明明适用同一逻辑的东西,非要说这不行那不行,找出各种不同。

就像物理学两个质点做分析,他却非要说这两个颜色不同,不能简化成质点。

医疗领域还有两个细分行业市场化相对比较成功的,那就是口腔医学和整形领域。

不出意料的话,你应该跟我看到的差不多,会看到很多口腔诊所或者是美容整形的广告,这就是市场化的力量。

广告多说明赚钱多,赚钱多说明人们去消费的多,消费的多说明人们对这个机构的满意度还可以,是一个良性循环的轨道。

同样是技术活,口腔医学的难度不比其他临床医学简单,市场化只不过是省去了赚到的钱交上去再发下来这一个多余的步骤。

省去了「中间商」,直接让消费者做出评判,服务的提供者赚多赚少看实力。

简单、直接、高效。这么简单的逻辑,很多人硬是想不通,或者不愿接受这样的逻辑。

经济学的很多问题的根源,都在于吃自己的饭,操别人的心,而且更重要的是不愿意让别人为自己操心。

市场化的基本逻辑,是让消费者自己对自己的钱负责,生产者通过服务好消费者赚钱。

两情相悦,不要「中间商」赚差价。

2019年06月25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90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