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济学 

唯为 | “床”


一直以来,《静夜思》的“床”,解说纷纭:


有说睡床;有说座椅,胡床;有说辘轳架,水井围栏……


其实,这种问题意义不大,也不复杂。


可以告诉你,正确的解读方法应该是这样的——


1.从大语言背景来看,结合整个唐诗用词状况,这个“床”应是睡床。


据统计,“床”字,《全唐诗》出现957 次,除去44次重复——


a.有803次解释为睡床、座床;


b.有85次解释为“安置器物的架子”,如“书床”、“琴床”、“书床”、“河床”,等等;


c.有21次解释为“辘轳架”。值得注意的是,作此类意义时,前后必有交代:


如,“前有昔时井,下有五丈床”、“玉壶初下箭,桐井共安床”,等等。


d.作量词的3次,如“两床仙席一素几,仰卧高声吟太玄”。


容易看出,《静夜思》中的“床”,b、d类肯定不符合。


2.从《静夜思》这首诗小语言环境看,按常识出发,也应是睡床。


a.“静夜”,夜深人静,此时此刻,常理来说是睡觉的时刻,而不是坐着或在辘轳架旁发呆。


b.“疑”字,说明李白半睡半醒,朦胧迷糊,猛一低头看见月光,恍惚间才有错觉,以为是寒霜。


如果他因思乡失眠,在庭院井边辘轳架徘徊,对月光感知肯定不会“疑”。


c.“床前”,如果在绕“井床”徘徊,“前”字也不符合当时情景。


综上,《静夜思》的“床”,作“睡床”解合情合理,再作其他解应无必要。


至于“绕床弄青梅”,一个“绕”字,清晰说明,是“井床”,井边围栏。


2019年6月25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400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