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济学 

才华不是春药,随其而来的权力才是

“这个世界只给我很小的一个角落,

很短的一段时间,

遇见很少一些人,

经历很简单的事,

却令我产生如此真实的感知了整个世界的幻觉。”


人们抛弃某段记忆,并非因为年代久远或者脑子装不下,而是不再依赖于那段记忆。

精神上的废话比嘴巴上的废话更令人生厌。

商人追求的简单,生活方式的简单,建筑师的简单,以及科学公式的“简单”,大多数时候说的不是同一个简单。

忙比闲更容易应付我们的一生。

你可以从科学中学到的试错精神是,竭尽所能,尽快证明自己是错误的。好处是,你要么成功证明了错误,要么维持了自己的正确。

从肠道里的细菌,到大脑里的神经元,人体就是一个超级概率发生器。大脑的一部分负责概率统计,一部分负责编造“我”在决定一切的幻觉。

生活也许需要维持一贯性,但思考并不需要。

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并不需要太持久的真相来证明。

鉴于大多数人的决策正确率远低于50%,我们是不是该用扔硬币来替代思考做决定?

追求智力和美,既能逃避恶,又能拯救恶。

贪婪所驱动的“共识”,是一场俄罗斯转盘游戏。不同的是俄罗斯转盘游戏是少数人死掉,“共识”游戏是多数人死掉。

这个世界奇妙的地方在于你不用懂什么,也能很好地活着。但人们却认为自己能够活着是因为懂很多。

车,度假屋,灵魂,大多数时候都是闲置的。前二者激发了共享经济,而闲置的灵魂却无法共享。

我们常因一个人的某项美德而高估他的另外一项美德。

将自己的世界控制在不高不低的分辨率,有利于过好这一生。

人们找寻心灵伙伴时总是期望对方高于自己,结果要么失望,要么一厢情愿。

每个人都在尽心尽力地巩固这个世界的巨大错觉。

知识本身的价值越来越小,知识和知识之间的链接价值越来越大。

假如你的工作和生活中有需要“酝酿”的事儿,你对浪费时间就有更多借口。

除了下棋,我讨厌一切面对面的冲突。

一个事物被称为庸俗,一定是因为它拥有某种值得被高雅嫉妒的特性。

鼓吹高尚道德的人,在私德上更容易和你翻脸。

食物链下端的人总是替食物链上端的人操心,比如去操心5G的机会。

人类自己面对面说上很多话,都无法真正沟通,却指望智能音箱能够懂人的话。

假如理性就是计算投入产出,那么人类的非理性还是很可爱的。

别为自己被利用而伤感,你心底只是觉得彼此的利用不公平而已。

极少有人真的将人生视为一场旅途,否则我们就不会一直致力于装满欲望那个庞大的行李箱,而忘记了自己根本带不走它。

人们渴望有个谈得来的人,在一起什么都不谈。

规矩不限制欲望,而是激发欲望。

在取得共识这件事上,人不比动物高明。

才华不是春药,因为才华而形成的权力才是。不信去对比一个有才华的名人和一个才华与之接近的普通人。

活得很明白,只是放弃了假装很懂。

人们依赖别人对自己的依赖。

人生即燃烧,于是一方面总想去烤点儿什么,一方面担心自己烧光。

因聪明而生的敏感叫敏锐,因敏感而生的敏感叫过敏。

一个幸运的人,既拥有见过世面的智慧,又留有没见过世面的好奇。

神秘主义是用来体验的,不是用来解释别的东西的。

有些人混淆了活得明白和过得无趣。

主动选择的感性算理性还是感性?

“无法实现”保护了绝大部分梦想。

诗歌靠感觉到而懂得,公式靠懂得而能感觉到。

有些地方,容易和自然交朋友;有些地方,容易和人类交朋友。二者兼顾不容易。

人为了善良或者自己心情好啥事儿都干得出来。

对一个没问对的问题,任何解答都是错误的。

“失败”的案例才有价值。表面看上去,失败公司做的事情和成功公司做的似乎没啥区别。

公司要想有一席立足之地,本质上必须基于某个深刻的行业洞见,假如没有,再多投入,再多努力,也是无效的。

坠入深渊,很难爬出。有些人只是假装爬出了。

有人能把文明时代的一切问题都变成丛林时代的觅食问题。

自我发现,并非找到新的优点,而是找到缺点背后的优点。

一个人一生中一直重读的书就是自己。但有些人从来不翻阅自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16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