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济学 

唯为 | 副局长成济


高贵乡公薨,内外喧哗。司马文王问侍中陈泰曰:“何以静之?”泰云:“惟杀贾充以谢天下。”文王曰:“可复下此不?”对曰:“但见其上,未见其下。”

——《世说新语·方正》


高贵乡公,乃曹髦,曹操曾孙、大魏第四位皇帝。


他14岁登基,干了5年傀儡皇帝,对专权跋扈的司马文王,嗯,司马昭,恨得牙痒痒。


甘露五年,260年,他忍无可忍,带着殿中卫士、僮仆三百多人,“鼓噪而出。”


聚集起来高声抗议。司马昭派警卫团司令贾充带兵处置。


曹髦仗剑大喝:“我是皇帝,你们谁敢弑君?”


大伙不敢轻举妄动。贾充对身边骑兵队长成倅、成济两兄弟说——


“公畜养汝辈,正为今日耳。”


司马主人养着你们这帮家伙,不就是为了处理今日之事吗?


成济迫不及待,连忙请示贾允:“当杀耶?当缚耶?”


是当场干掉,还是活捉?


贾充说:“司马公有令,不要活的!”


于是,成济扑上前,刺死曹髦——


“刺之,刃出于背,天子崩于车中。”


这一刺,极为用力,穿胸而过,曹髦立毙车撵之上。


成济杀了天子,以为立了不世大功,坐等主人恩赏。


不料,对天子之死,国内国外舆论鼎沸,“内外喧哗。”


弑君啊,千古恶名啊,怎么洗刷干净?司马昭急死了。


他找来陈泰,商量怎么善后,怎么应对舆情,怎么安排替罪羊。 


陈泰建议:杀贾充,谢天下。


司马昭呢,不想牺牲贾充,以免让自己忠实小兄弟太过心寒。


“可复下此乎?”


最好找一个地位更低、影响更小的背锅侠——


嗯,例如,情报总局副局长。


陈泰不同意:“但见其上,未见其下。”


要找也只能找比贾充地位更大的人。


这句话有讲究,是暗示,也是警告,比贾充更大的人是谁?


不就是司马昭你自己吗?


言下之意,就算把贾充抛出去,你司马昭“弑君”的污点都未必能洗刷得清呢!


但是,司马昭权衡再三,还是保贾充——


“成济大逆不道,弑其仁主,可推出剐之,夷其三族。”


成济“在领导不知情的情况下”杀皇帝,判处死刑,千刀万剐,灭三族。


成济吓傻了,居然高声辩解——


“非吾之罪,乃贾充传汝之命,令吾弑主!”


冤枉啊,是贾充传达你的命令,让我杀的,我只是执行任务啊。


司马昭派人割掉他的舌头,将他全家杀光,灭了三族。


干脏活,急先锋,古今外外,总没好下场。


至于贾充,保住了性命,升了大官,但日子应该也不好过——


一辈子阴影,若隐若现。


《晋书·庾纯传》载,晋武帝司马炎泰始八年,272年,贾充官拜司空、车骑、尚书令,位极人臣。


一天,贾充宴请朝臣,中书令庾纯酒酣耳热,和他吵了起来。


庾纯也许是真的仗酒使气,也许是郁积已久的仇怨与愤懑,这一慕,很是精彩——


纯因发怒曰:“贾充!天下凶凶,由尔一人。”


庾纯怒骂:天下人所有的怨恨,都集中在你一个人身上,你心里真没点B数吗!


充曰:“充辅佐二世,荡平巴蜀,有何罪而天下为之凶凶?”


贾充说:我是两朝元老,平定四川重庆,为国家为人民立下汗马功劳,我有什么罪居然让天下人怨恨?


纯曰:”高贵乡公何在?“


庾纯脱口而出:我问你,当年的大魏皇帝曹髦在哪里?


此语一出,举座失色。一场盛宴,一下子被惊散。


其时,距离曹髦之死已12年,司马氏取代曹魏,也过去了8年。


这个“公开的秘密”被一语道破,贾充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人心如此,何以静之?司马炎也不敢粗暴处理,只能尽量淡化政治色彩——


庾纯酒醉失态,免官。


贾充还能如何?这口鸟气终究只得偷偷咽下去。


2019年6月22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47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