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济学 

七个盖子盖八个锅,不怕锅多一口,就怕盖子没有

我们昨天

跳出时代,再看当下,致一个P2P踩雷者


回复了一个读者的留言,我没有讲他的经济损失,而是聊了人生大方向这个话题。


因为他只要搁置或者延迟买车的计划,这笔损失就被掩盖了。


在生活中,这样暂时的困难多的是。


有的人中年失业了,但全家的存款,不够还几个月的房贷;有的人企业破产了,背着一屁股债,恰逢老婆生了二胎。


最大的困境不是你又新背了多少债,而是你的收入来源被掐断了。


所以上述这些断了资金链的,其实比我们这位投资被骗,又背上新债的读者,要困难的多。


毕竟,七个盖子盖八个锅,不怕锅多一口,就怕盖子没有。


日剧里演的人最难的时候,是中年,家有债务,却无进项,又不敢告诉家人,只能自己一个人假装去上班,每天在地铁里坐来坐去,或者躲在咖啡馆,公园的角落里。


所以我这人很幸福,幸福就幸福在没闲过。


我曾经对那些跟我抱怨实在太忙了的下属说过一句话。


我说有的忙是幸福,这么忙你都不走,说明钱给够了,要是哪天没人给你钱,闲下来你才会真痛苦。


我个人遭遇的和钱有关的困境是数年前。


我做单敲错了价格,瞬间造成了相当于总本金7%的亏损。


说白了就是我自己亲手上演了一把乌龙指。


当然很懊悔,但也没办法,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但接下来我发现自己的心境明显受到了影响。


在那之前,我已经有几十个月都没经历过亏损了,如果按月计,每个月我都是盈利的,即使按周计算,我每周也都是盈利的。


亏损距离太远,记忆都开始模糊,所以一旦亏损,不由自主的就希望赶紧盈回来。


但非常遗憾,到月底结算,当月仍然亏了5%。


这可是头一遭,虽然我很清楚这个月的亏损是意外,乌龙指毕竟不会持续,但说说容易,做到很难。


一个几十个月都没输过,忽然有一个月输了钱,这对心态上的打击远超过实质性的影响。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我不由自主的放大了风险的边界,我要追回损失......


你看我这么说就知道结局。


结局肯定是不好的。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有起有落,很明显,起伏波动的范围远远超过了我平日的记录。


到第二个月底结算,我又亏了3%。


这次的打击远过于上一次,因为没有借口了。


只赢不输的神话破灭了,这种幻灭感,远远超越了那点钱的损失。


我开始怀疑很多东西,怀疑方法论,怀疑交易系统,怀疑种种种种。


那你要问我是怎么平复心情的,方法也很简单,看看王阳明就平复了。


王阳明得罪大太监刘瑾,一路跑到贵州龙场这个当时的原始森林里,差点病死,差点被熊吃了。


那什么阵仗?那什么经历?那什么迷茫?那什么困顿?


那种局面下,人家龙场悟道,成了二圣。


再回头看自己的遇到的问题,其实都很好笑,因为和小孩子过家家也没啥区别。


当然第三个月就恢复盈利了,后来再也没有这种事。


因为原本也就没有什么事。


这就像一个人在水里,他原本会游泳,呛了一口水,慌了,导致呛了第二口,还以为自己不会游泳了,瞬间有了要淹死的感觉。


但实际上,你平静下来,飘在水面上,再抬起头,回忆刚才的事情,那都不叫事儿。


个人没遇到什么经济上大的风浪,不等于我以其它身份没有遭遇过。


我们以前创业的时候,大股东晃点我们说,只管做推广,赚钱的事情你们不要操心,融资的事情更不要去联系。


赶紧把摊子铺开,把阵势造大,把全国各地的演示系统部署下去,展会以及宣传整起来。


钱不够的时候,一句话,资金马上到帐。


毕竟,这么大的集团在后面撑着,钱不是问题。


我们也就信了,但真等钱花到山穷水尽的时候,才发现这是一个局。


真当我们钱花光了,又来不及谈融资的时候,大股东忽然翻脸,告诉我们,要钱可以,但是他们要做控股股东。


这意思你听的懂吧,他们是出钱最多的,但是他们所占的股份比例并不足以控股。


说白了,创始团队虽然没出什么钱,但控制着大部分股份,而大股东虽然出了绝大部分钱,但他们的股份比例被创始团队压制,不足以影响公司决策。


那如果现在反过来,他们想要控股,这事就变味了。变成创始团队给他们打工了。


那我们还创业干嘛呢,给谁打不是打,何必给他们打。


所以双方的分歧很剧烈。


这期间发生了很多事:


比如他们那边,拉拢,分化,企图拆散我们的队伍;

比如我们这边,引入新股东,打破局面,追项目款,维持财务平衡。


其中我常提的那位常务副总,就曾经在一个夏天,天天去甲方那里,一泡就俩月,就为了追最大的一笔尾款。


这期间闹腾了两年,我们试图引入各种强势的盟友来对抗昔日的大股东。


甚至包括他们的竞争对手。


说白了我们拉着他们的竞争对手一起对抗自己的大股东,呵呵。


当然,直到最后也没能如愿,我们终究失去了控股权,说白了就是我们被收购了。


被收购的好处是明显的,我们的债务,有母公司背了,如果说以前我们是他们的参股子公司,那现在成了他们的控股子公司。


也就是说,以前我们是人家的干儿子,现在,则变成了亲儿子。


被收购的坏处也是明显的,每个人遇见的坏处都不一样。


比如其它几位副总,


有的人是因为年纪大了,母公司瞧不上,想赶出局;

有的人是在业内资历深,不服管,按说已经被收了,人家就是老板,但自己一时半会,还无法接受自己不再是老板的事实。


也有的人,比如我,与母公司的企业文化格格不入。


我还好说,主要收入不来源于这个行业,花了半年移交工作之后,我就走了。


但其他几位老哥,就很尴尬。


可想而知,这世上最别扭的事儿就是彼此斗了这么久,忽然他变成了你的老板。


但我看他们一个都没走,很显然,生活中有很多事儿,个个都比心情重要。


你注意我最后这句话。


生活中有很多事儿,个个都比心情重要。


正是因为这个道理,所以我没有去安慰我们那位投资P2P踩雷的读者。


你去看下,马路上形形色色的每个人,都有他的苦,都有他的难,都有他说不出的委屈。


我以前很反感那些偷偷摸摸跑进办公室里推销信用卡的人。


那段日子里,被收购的那半年里,我忽然不那么讨厌了。


他们当然知道自己西装革履,卑躬屈膝的跑去人家公司,去干这种违禁的事情,是遭人抵触的。


轻则白眼相待,重则叫保安轰出去。


但这事儿的背后是什么?


也许是孩子嗷嗷待哺,也许是有老人重病卧床。


当然,也有可能就是他们自己想赚钱。


就算是后者,也很正常,不赚钱,他们拿什么付房租,拿什么付水电,拿什么生活下去呢?


他们受制于钱,不得不去这么做。


我们被收购了,受制于老板,各种规章制度,不再说了算。


各有各的委屈。


委屈是一样的委屈,不一样的是面对委屈的态度。


如果你总是哭哭啼啼的,说,为什么我就得遭遇这份委屈。


那不妨反过来问自己,自己何德何能,凭什么就不可以遭遇这份委屈。


人这辈子,能让自己舒服的事情很少,不让自己舒服的事情太多。


但我们不也活了这么久,长了这么大么?


这说明什么?


人生就是关,关关难过关关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14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