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济学 

A62:为什么需要外汇储备?

我们在《C13:交易与金融的价值!》中阐述了一些基本原理:交易的核心是用已经确定价值的东西去对未确定价值的物品进行价值判断。钱只是这种价值判断的标记媒介。金融是对社会经济活动的抽象,社会经济体系是对所有生命体求存行为的抽象。这种抽象确实存在简化造成的失真,但是,这种抽象为纷繁复杂相互联动的社会活动显性的提供了一些趋势性的轨迹,为判断和决策提供参考,继而在更大的时空范围内让资源得到更合理的配置。


信用货币


随着人类社会活动在深度和广度上逐步扩充,交易的频次和规模都获得空前的发展。作为交易媒介的货币也逐渐脱实就虚——其目的是为了大幅降低货币本身流通所消耗的成本。最后,进化出纯粹的信用货币。信用货币依赖两个前提条件:1. 有公共暴力的压轴,2. 占据日常交易的流通管道。这两个前提条件决定了以国家信用为基准发行的信用货币的有效范围。当公共暴力能控制的范围萎缩的时候,此信用货币的价值会大幅缩水;当此种信用货币逐渐退出日常交易的流通管道的时候,此信用货币的价值也会削弱。即便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不能发行货币,但是它占据了日常交易的流通管道。所以,它必须接受官方的监控!


一个国家在它的公共暴力所能控制的区域内发行的信用货币的总量有一个限定标准,那就这个区域内所有社会经济活动的总产出。说白了就是你这个社会一个时间段内(通常按一年为单位)能够实实在在生产出多少能被有效使用的东西,以及为了辅助这种有效生产所提供的有效服务。社会经济活动需要通过交易来完成对彼此所需物品的价值判断,这其中需要一个交易媒介,这种媒介就是通过国家信用发行的货币。货币只是一种标记符号,真正有价值的是社会产出。在社会有效产出不变的情况下,货币如果投放多了,就会造成通货膨胀!


为了照顾某些对复杂问题缺乏理解能力的群体,我们就举例说明:假如你是你们村食堂做包子的大师傅,这个村里有100人,每一个人凭借自己一天的劳动可以获得一张粮票,只有拿着这长票就能到你那里换取一份包子,这是一个人一天的口粮。100个人劳动一天换取的面粉刚好能做100份包子,让大家都吃饱。你每一天收回粮票,让生产大队第二天收工的时候再发放。如此循环往复,相安无事。


有一天,生产大队的干部想给自己家的人开小灶,就私自多弄了一张粮票并盖了公章。这多出来的一张也混在里面使用,同样能领到一份包子。你只有这么多面粉,要让每一张粮票都能领到一份包子,你只能把包子做小。结果,生产队的干部发现这样搞挺容易,盖章就能变出包子来,那就多盖章不就得了——盖章又不费力!于是,粮票越来越多,你只能把包子越做越小。越到后面,就只有那些能从干部那里获得多张粮票的人才能吃饱。其它人发现自己辛苦一天获得的粮票换来的口粮不足以前的1/10,更本吃不饱,也没力气继续干活。这就是通货膨胀造成的危害,必然会引发恶性循环。


因此,货币的投放量不能过多,也不能过少。多了会通货膨胀,少了会通货紧缩。所以,央行会时不时出个政策去调节一下市场上的货币投放量。提高准备金率就是回笼市场上多于正常流通所需要的货币供应量。降息降准就是释放流动性,增加市场上可流通的货币供应量。央行就如同河流的上游,通过对上游水量的调节,来控制整条河流的中下游全流域的经济生态。费德里曼曾经提出过,政府只需要控制总的货币供应量,就能依托经济生态自身的自我调节能力完成资源的最佳配置。这是对金融在所有产业链顶端配置资源最直白的表述。


国际交易


人的需求是多种多样的,但是,某个区域盛产某种资源,但其它的资源想对匮乏。按照通常的发展轨迹,他们的生计会围绕那种自己区域内特别富余的资源。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就是充分利用自己生存环境中富余的资源来维系整个群体的存续。交易不仅仅是以自己已经确定了价值的东西去为未能确定价值的东西做价值判断。交易本身也同时完成了互通有无:一个养牛的部落牵了一头牛到一个放羊的部落,放羊的部落中的人用两只羊换对方一头牛——他们已经在社会生活的实践中反复确认了两只羊在自己生活中能起到的作用及所拥有的价值。在这个交易的过程中,不仅仅为放羊的部落对一头牛在生活中的价值作出了清晰的判断,同时,也拥有了一头自己部落在日常生活中重来不曾利用过的新资源!


每一种以国家信用发行的信用货币的有效范围在时空中仅限于自己的公共暴力能够控制的区域。其发行总量取决于公共暴力所能控制区域内的有效社会总产出。国家之间也如同上面例子中放牛的部落和放羊的部落一样,不仅仅有交易的需求,也有互通有无的必要。两个国家之间的交易包罗万象,不可能以物易物。但是,彼此的信用货币又都只能在彼此的疆土内有效。这种交易该如何完成呢?通常的情况下,两个国家可以先通过谈判来确定两个国家货币之间的汇率,然后进行货币互换。再利用互换后拥有的对方的货币来完成交割。这种操作的效率低下,而且繁琐。如果涉及到多个国家,效率之低下,操作之繁琐,就会呈指数级上升。因此,就需要一种国际通用的货币作为国家之间交易的公用媒介。


黄金曾经扮演了这样的角色,但是黄金的量有限,而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交易的规模和频次都呈现爆炸式增长。黄金作为实物媒介已经无法有效的满足这一趋势的需求。所以,也需用一种数字化的信用货币来扮演这个角色。哪个主权国家的信用货币能扮演这样的角色呢? 曾经是英镑,现在是美元。


无论是英国还是美国,确立这一地位,首先是它独步天下的船坚炮利作为暴力的依托。其次,是它建立的全球贸易分工协作体系,以及自己在此体系中的主导地位——依托暴力占据贸易通道、控制关键资源、搭建结算体系、建立资源配置市场和独占鳌头的产业体系等。


美国国内的信用货币同时也是全球结算的通用货币,因此,美国发行的货币天然就在全球范围内具有购买力。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国似乎永远不会通货膨胀,因为它的通胀会向全世界转移。别的国家最多割自己子民的韭菜,它是薅全世界的羊毛。


土地融资


做任何事情都需要成本,成本只会转移,不会消失!这个原则不仅仅适应于个人,也适应于整个社会。一个国家不管要搞什么都需要成本,不管是要搞建设,还是要发福利,都要问一句:钱从哪里来?一个社会要想创造更多的增量,来缓解社会人群的各种需求与供给之间形成的扭曲性矛盾,就必须要完成自己的社会基础结构和产业结构的升级!因为,一个层级只能做一个层级的事,不升级就做不了更高层级的事情。打过战略游戏的都知道,要升级基地才能造更复杂,更强大的建筑和并种,但是,无论是升级基地还是升级那些配套设施,或者造更强大的兵种都需要资源和资金的前期积累!俗话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没钱,难倒的可不仅仅是英雄汉,还有整个社会!


早年为了社会基础结构的升级,必须用农业的剪刀差去为社会的工业化基础建设筹集资金。直到最近几年工业化程度高了,才有底气免除8亿农民头上那些传承千年的税收种类。一直以来,我们社会筹集资金的主要方式是土地,无论是农业剪刀差还是后面的房地产,归根结底,都是在用土地融资。所以,我们这么大规模的社会结构升级所需要的海量资金,居然没有产生大量的外债,得益于14亿人对土地价值的高度共识和高储蓄的习惯,以及传承千年的土地融资模式的应用。许多国家在搞社会基础设施建设的时候缺乏资金——不先完成社会基础设施建设也无法完成产业升级——所以,他们不得不大量的借美元外债。


社会结构升级的各项投资所需资金来自于银行,银行的资金来源于借贷——借钱无非是内债和外债!内债源自民众的储蓄,外债源于国际资本。民众稳定的储蓄是可以用于投资的,土地融资所筹集的资金同样可以被用于长周期的投资。


虽然地产过火间接通过民众的信贷创造了大量的信用货币,也消耗了不少个人储蓄,但是,它也降低了货币供应的长期利率,从而让社会有充足的资金投入到各种高风险探索性的领域。间接为一些领域的突破打了助攻。因为任何尖端产业或者领域的突破,不仅仅要耗费时间,也特别需要资金的投入。华为之所以能够持续的投入尖端的研发是因为它一直盈利,资金充沛。如果资金紧张,时刻需要腾挪,谁又敢于把大把的资金持续用于不确定的事物之上呢? 扩大到一个社会也是如此!因此,一个社会的长期利率非常重要,长期利率过高,说明整个社会的用钱成本太高,资金显然就没那么充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土地融资和民众的高储蓄习惯大幅的削减了我们社会升级时所需要借的外债规模。


外汇储备


在社会基础结构升级的时期,需要大量引进和消化升级所需要的一切。正因为处于社会升级阶段,所以,拥有增长空间,也是投资洼地。我们不仅仅需要出口的拉动力来完成产业的建立,保障大量过剩劳动力的充分就业,并通过全社会充分就业来增加储蓄。同时,我们也需要外部的投资助理产业的建立和各种基础设施的建设。


国际资本必然是以美元的方式进入国内进行投资。同时,也会以美元的方式撤离。美元是全球贸易的结算货币,任何国家都必须储备美元用于国家之间贸易的结算。一个社会如果缺乏美元,它的全球贸易就很难开展。获取美元的成本越高,其国内生产出口到国际市场所获得的利润就会遭受挤压。更要命的是:资金是可以瞬间流动的,钱永远会第一时间流向有利可图的地方,美元如果处于加息周期,就会从各市场撤离并回流回美国市场。这就是所谓的资本外流。美元一旦大幅撤除,就会造成市场上美元的紧缺。从而进一步抬高美元的利率。这会形成自我强化的循环叠加,继而促进美元加速流失。


如此一来,不仅仅那些依赖国际投资的建设项目全部会失去资金来源而胎死腹中,而且,资金的加速外流会造成市场恐慌。因为国家外汇储备的下降会让日常的国际贸易结算难以为继,并进一步恶化整个社会挣取外汇的能力,从而引发本币的贬值!本币对美元的汇率依赖于整个社会产出在国际贸易上的价值评估来决定的。当贸易量大幅下降的时候,这个价值也同时大幅缩水,从而造成本币对美元的汇率大幅下降。汇率的暴跌又会引发一连串金融问题。首当其冲的是,国际间的交易会因为汇率的急剧变化而取消,进一步恶化整个社会获取资金的处境。其次,民众会担心自己毕生积攒的财富化为泡影,在恐慌的驱使下会把储蓄换成美元。这对整个国家而言,就等于把整个社会的财富瞬间搬迁到外部。一个社会能用于投资的资金,要么来自于民众的储蓄要么来自外部资金的流入。两者同时消失,整个社会的金融体系就会崩溃。继而传导到下游各产业,大量的债务违约、企业倒闭、人员失业、社会动荡…


综上所述,必须有足够的外汇储备来应对这种局面。不仅仅是外汇储备,个人换取汇率的额度都被严格控制。外资的转移也设置了复杂的审核流程。前段时间查通过海外投资转移资产,查的王首富都跑到陕北窑洞里去忆苦思甜去了!除恶打黑为何雷声振天,就是要防止失业率提高可能会造成的社会动荡。如此种种,都是未雨绸缪,防范于未然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10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