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济学 

明朝中后期的坑爹 #F2370


明朝中后期的坑爹 #F2370




一)前言


近期,财经类大号便当无数。

身为“情感婚恋”类大号,水库论坛瑟瑟发抖。


哥哥左思右想,写财经,不如写历史。

写现代事,不如写古代史。

写中国高危,不如写古罗马安全。


写古罗马,不如写石器考古。

写考古,还不如不写。


唉,为了俺的广告费啊。金主最大




二)世宗


1521年4月,明武宗朱厚照的逝世,在明朝的历史上,是一个决定性的事件。


这个以“龙凤店”著名,微服私访下江南的君王。却没有留下任何子嗣。

也没有任何养子。

甚至没有指定任何继承人。


大明的皇位,第一次落入了“继宗”,堂弟朱厚熜的手中。



兴王世子那一年15岁,生活在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城市,湖北钟祥。

身为藩王,出入都有警卫监视。想必没什么逛街,开眼界的机会。


翻过重重大山,遥远千里之外的京城,对他是一个陌生的地方。


和从小就是“太子”培养的堂兄不同,在京城,他没有任何朋友,没有太傅和儿郎伴读。

没有羽林卫,府丞和东宫班底。


无依无靠,孤孓一人。堪称《孺子帝》



首辅杨廷和,看中的“小镇青年”软弱可欺,势单力孤,相权可以独霸朝政。

太后张氏,也是野心勃勃。恋栈权位。

他们都没想到,迎进宫的,是一个天生指数=100的妖孽。



关于嘉靖的电视剧很多,最著名的,莫过于“大明1566”。

其实这已经是嘉靖的后期,嘉靖帝完全掌握朝纲之后。

太后,首辅,早已被排挤得如冢中枯骨。



15岁那年,嘉靖走到北京城门口时,文武百官都已经跪拜完毕,准备“恭迎圣驾”。

但就在这个时候,兴王世子突然宣布“朕不进城了”


文武百官大吃一惊,哪有临时变卦的事。

国不可一日无君。这下朝廷的体面,往哪里搁去。



然后兴王世子宣布,“除非……你们把我爸,也追认为正统”。

如果在平时,这样的话题,是绝对不会拿到台面上讨论的。

但是皇帝和百官僵持在城门口,死活不进城。内阁没奈何,只好承认“再议”。

这是君臣交手的第一回合。



等到嘉靖正式登基,成为正经八百的皇帝。

在此后的十五年中,他又陆续抛出了“大礼仪”等十几个问题。包括;

  • 承认我爸是我爸,而不是孝宗继子。

  • 使用“皇考”定语,突破礼制称谓。

  • 追认兴献王为献皇帝等。


这一系列的事件,被称为“大礼仪”。

总而言之,为了一些极端无聊的事情,诸如“睿宗知天守道洪德渊仁宽穆纯圣恭简敬文献皇帝”每一字抠形容词。 


<section class=""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那么,嘉靖搞那么多事,究竟是图什么呢。


一开始,群臣们浑浑噩噩,谁也不知道皇帝的心思。

一直到嘉靖二年,有一个七品小官,不入流的老腐儒张璁,突然闪电劈中,顿悟“妙法”。


张璁拉着他的好友桂萼,一起上书:“大礼仪好,坚决支持嘉靖皇帝决策”。和文武百官唱反调。



于是张璁一路升官,三年之内,从不入流的留守刑部主事,居然直接做到大学士三辅。


七年之内,做到了宰相首辅,百官之首! 

大明有祖制律令,非庶吉士不得封相。庶吉士的意思,除了状元,榜眼,探花,以及进士榜少数几名恩科。其他人都不算“管培生”。

终大明一朝,只有嘉靖朝拥有二位“进士宰相”。张璁,夏言。


这一系列故事,可以参见唯为说历史《张璁神逆袭


那么,张璁领悟的,到底是什么呢。


嘉靖并不在乎“大礼仪“,嘉靖只是想把大臣分为二派。


A派死磕B派,B派咬死A派。

二派斗得你死我活,最后都求助于皇帝。则皇帝稳坐龙床,高枕无忧。



朱厚熜刚进京城的时候,孤身一人,无依无靠。空有一个“皇帝”的虚名,但是身边无人可用。

在顾命大臣杨廷和的面前,他是完全被“架空”的。


朱厚熜说的任何决策和意见,杨廷和永远说不妥不可。

朱厚熜想推行任何事,手下人总是拖泥带水,阴逢阳违。



朱厚熜身为皇帝,他可以坚持“撤换”掉宰相。可是无法撤换掉所有的臣子。

问题是,官官相护。

你换掉一个杨廷和,上来一个人,依然是“文官系统”的。宰相依然不听你的话。


嘉靖想要如臂使指,就一定得有“自己”的班底。



明世宗大力培养张璁,最后形成了“张璁,桂萼,方献之”大礼仪三巨头。乃至于“新党”。


新党完全是靠皇帝的扶持,才爬起来的。原本只是卑微的小官。

因此礼仪派,是和“传统文臣”水火不容的。也只能一心一意为皇帝干活。


嘉靖靠分化,逐渐掌握了“朝政”。



到了“大明王朝1566”后期,嘉靖已经完全掌控了朝局。

群臣,被他分裂为了“严党”“非严党”。

文武大臣,都视严嵩为大奸臣,恨之入骨。而事实上的“严嵩”,完全是在为皇帝办事。


(严嵩当权20年,最大的特点是一言不发,没有任何自己的观点,传声筒。正史和演艺脸谱完全不同)




三)万历


嘉靖的儿子,是隆庆帝。以艳情小说泛滥著称。在位六年。

隆庆的儿子,就是万历了。


张居正死后,万历亲政。

他很快发现,他又无法“驾驭”群臣了。



经过了十年的休养生息,群臣逐渐又“板结一块”。官官相护,遵循特殊而隐秘的儒家价值观。

皇帝高高在上,但已经是个傀儡。



有了祖父的经验,这一次万历抛出的,是“选太子”。

zhihu.com/question/50440287/answer/548979145

zhihu.com/question/50440287/answer/435709329


  • 万历有嫡出的太子朱常洛

  • 皇帝倾向于宠儿福王朱常洵(后来的南明帝系)

  • 皇帝笑眯眯伸出指头,请问你支持谁?


官场上的博弈,真是这个世界最复杂,最烧脑的行为之一。

没有高智商,你三集都活不下去。 


万历没有想到的是,他一个追随者都没有召集到。

什么张璁,方献之,礼仪派,最终追随福王的臣员人数,是“零”。


问题的症结,发生在二个人身上:张居正,严嵩。

张居正是皇家帝师,财政改革,换天救命的神人。

张居正活着的时候,万历一口一个“恩师”。

张居正死后,张府被抄家。他的大儿子被逼得自杀。张家人全都沦为仆奴。

于是诸臣都知道,万历是一个刻薄寡恩之人。



严嵩是朝廷忠犬。为了帮嘉靖出头,把所有的“怨望”都揽到了自己身上。

严家父子,下场大大地不好。腰斩于街头。



其实再往上数,当年“礼仪派”诸人,下场也都不怎么好。

张璁桂萼,彗星般的崛起。挡住了传统文官乱政的怨恨。


但是当嘉靖“帝位”渐渐坐稳,面对文官们的反扑,嘉靖忍不住把这些“腐儒小官”都抛出去。当替罪羊抵挡弹药。

“礼仪派”身死灭族的十有八九,郭勋死得尤其惨,这份富贵也不是好拿的。



殷鉴不远,这一套的“玩法”和结果,总共才过去了不到二三十年。

现在万历帝再祭起爷爷的“套路”玩法,连汤水都不换。

你以为群臣会上当么。


万历一朝,群臣紧紧联合在一起。手拉手,互相死锁。

谁要是背叛文官集体,就让御史大夫谏死他。一露梢就打,把新苗掐死。



因此到万历后期,发生了中国历朝历代,历年历史上,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奇事“皇帝二十五年不上朝”。


皇帝不能拂逆群臣,也不能推行自己的意志,更没有自己的党羽。

但他可以“非暴力不合作”。


《万历十五年》中写道,朱翊钧就是不盖章。高级干部,死一个少一个,死活不任命。

到万历落幕时,六部尚书,已经全部死光。六部侍郎,也只剩一二个。


整个庙堂,竟然显得空空荡荡。




四)尾声


万历的儿子光宗朱常洛,只当了一年皇帝,“红丸案”驾崩。


他的儿子,就是著名的“木匠皇帝”,熹宗朱常洛。

熹宗为了“夺回”朝政,做了最后一次努力。

任用了一个人,闹了很大风波。最终魏被他弟弟咔嚓掉了。



关于崇祯,水库已经写了好几篇文章。《崇祯是怎么死的

大学生为什么不给官做了


据说李自成进京前夜,崇祯手书“文臣人人可杀”。只给太监王之心一人看。

皇帝和诸臣的离心离德,已到了抽心糜烂的地步。



大明广有天下,论国力是女真,闯军的十倍,百倍。

最后搞到自缢亡国,不是没实力,而是不卖力。

群臣在庙堂上唯唯束手,大谈政治正确,就谁也不愿意忠心干活。



而部下们的“忠心”,是怎么一点点消磨掉的。

从崇祯手里,算一笔账。

往上溯,可以算熹宗。

再往上,万历背锅。

再往上,一直从嘉靖走出钟祥。用“诈术”治国,就已经开始。





yevon_ou@163.com,2019年6月17日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358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