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济学 

达康书记进赌场了!

最近有本电影,很有意思,叫做《妈阁是座城》,聊的是澳门赌场的故事。


主角是白百合,演的是个叠码仔,她和两位赌客之间的感情纠葛。


其中一位是达康书记,就是当年演李达康的吴刚,在这本戏里演一个地产商,段总。


另一位是个艺术家,搞雕塑的。


叠码仔是一种澳门独创的赌场中介制度,说白了就是拉客人去赌钱,然后自己抽佣。


其实在所有门类的交易里,都存在这种,你看那些打着分析师,理财专家旗号的,无论冠以投资还是什么其它名义。


本质上都是中介的一种,就是拉你去玩,他按比例抽佣。


只不过叠码仔在这里面是可以借钱给赌客的,说白了,就是预支筹码。


白百合这位女叠码仔就是因为预支了太多筹码给这二位深陷其中,难以自拔的赌客,导致最后自己的钱,也搭进去了。


说白了就是这两位,赌上瘾了,破产了还赌,欠白百合的钱,还不上了。


凡是能被广电审核通过的,剧情肯定都是单向的。


比如,赌钱一定会上瘾,上瘾一定会破产。


再比如,即使那些坑人的,比如叠码仔,或者坐庄的,做局的,开赌场的,也会遭到报应。


当然,如果这些人之间发生了感情,那一定不得善终。


大概这个路子。


所以我们不聊剧情,赌博是不对的,不需要再多我一个人去强调了,这事连小孩看了都懂。


那我说点什么呢?


我们来说赌博本身。


赌博分狭义的,和广义的。


狭义的赌博就是你把钱换成筹码,在实体赌场或者线上赌场去玩不同种类的游戏,德州、百家乐,等等等等。


那么广义上的赌博,其实炒股也算,炒期货也算,交易外汇,贵金属,数字货币,甚至股权,房地产,等等等等,都算。


更广义的赌博,那就人人牵涉其中。


比如你在排队,有两个队伍,选A or B,这也是在押宝,也是在赌博。


只不过你压的筹码是时间,选对了,排的快一点,选错了,那你且排着。


电影里白百合这个叠码仔,也就是中介,她实际上也沉陷赌局之中。


因为她爱上了两个赌客,所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突破风险管控的底线,借钱给他们。


那她赌的是什么?是光阴,是感情。


她对达康书记,可能是妹妹对哥哥的感情,她对那个艺术家,是女人对男人的感情。


你说一个赌客,开始突破自己策略的风险边界,这是失控,沉溺的开始。


那么一个中介,被情感左右了头脑,开始不计风险的预支筹码给赌客,这同样是失控,同样是沉溺情感赌博的开始。


所以从这一点上看,人人都是赌徒,广义上的赌博,是一个人一生之中难以回避的话题。


当然我们平常感受不到,或者感受的不明显,这里面有两个主要原因。


第一、额度受限。


赌场里的赌客也是分台面的,有在大厅里赌的,有在贵宾厅里赌的,很多赌场还要看国籍,比如本国人才能进某些厅,外国人是进不去的。


不同的厅的区别,就在于每一局的上限。


打一个大家看得懂的比方,比如我小时候,80年代,很流行打麻将。


那时候取笑人,就说人家是玩2,4毛的。


所谓2,4毛就是一圈麻将打下来,输赢2毛钱,4毛钱。


这意思就是很小,你就是一天一夜不吃不喝跟那儿玩,能输赢多少呢?


大多数人虽然每天的生活都会经历赌博,但感受不明显,很重要一个原因就是每次的额度被限制的很低。


比如咱们说排队,两个队伍,选对了,和选错了,能差多少?撑死了半个小时。


那说白了,我赢了,也就赢了半小时,输了,也就输了半小时,这个额度使得平常人,觉得不是那么痛苦,也没那么大的刺激。


假如咱们换个玩法,还是排队,如果这时候上帝出现了,他说,选对的,加50年寿命,选错的,减50年寿命。


那你刺激不刺激?

太刺激了。


这叫什么?


这叫俄罗斯转盘,就是在左轮手枪里,放一颗子弹,俩人轮流转盘,转到谁,谁对着自己脑袋开一枪。


第二、周期漫长。


有句话,大家应该都很熟悉,叫做: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


那你想想看,为啥怕?究竟在怕啥?


怕的就是时间的损失,男的入错了行,前后一折腾,十年过去了;女的嫁错了人,前后一折腾,也十年过去了。


所以,入行也好,嫁人也罢,这就是一种赌博。


为啥你感觉不那么刺激,感觉不出来这是在赌博,实际上是因为它的周期太长了。


你玩牌,一局很快的。像电影里面,开庄还是开闲,分分钟的事情。所以你就高度紧张。


但是入行,嫁郎,并不是像开牌一样,分分钟就能知道结局。


它很漫长。一会儿你觉得自己是对的,一会儿你觉得自己是错的,等你彻底觉察出自己的选择有问题的时候,通常已经5,6年过去了。


一局牌,开开都要5,6年,你一辈子也打不了几次,就算你明白过来,一生呼呼呼的,到终点了。


想后悔,也无力。


所以,这就是大部分人,都会对那些能够提高额度,提高周转速度的游戏,产生难以抗拒的吸引力的原因。


说白了,人生太无聊,想要搞点事。


当然,大部分国人是不去赌场的,这倒不是不想去,而是国家禁止了。


除了游轮,澳门,没什么地方可以给你玩这些游戏,但这些地方去去并不方便。


所以你会看到,楼市,股市,甚至是体彩,甚至就是私下里聚在一起打麻将,都是很流行的游戏。


说明大家骨子里,还是赌性很重的。


那今天既然讲赌博,就分析下不同的赌法。


电影里达康书记从一个身价不菲的房地产开发商,到最后输的负债累累,身陷囹圄,我认为本质不在于赌博,而在于赌法。


以他那么大的身家,想输光其实没那么容易。


赌场的本质就是仗着自己资金量大,算法上保证了胜率高于一半,只要黑天鹅事件不出现,无论你赢走多少,只要你还继续玩,只要你不把整个赌场赢空,最后,你都得输还给它。


这跟保险公司押宝不可能集中兑付是一个道理。


但达康书记犯了一个错。他在赌场下面玩一托三,一托五,甚至一托三十。


这个托几就是杠杆的意思,好比你加了3倍杠杆,那你输的不止台面上的,还包括台面下的杠杆部分,当然,你赢了,也会加这么多倍。


加杠杆,本质上就放大了额度,假如达康书记真的最后运气够好,完全可能出现他把赌场赢下来,因为毕竟他的本金足够大,他自己有一家相当规模的地产公司。


但对于平常人,比如那个艺术家,他去一托几,那纯粹找死。


你以49%的概率要去赢51%,本来长期就不利,如果你的资金量再远比对方小,那基本上可以认为,你迟早淹没在里面。


那我们说,达康书记给大家的教训就是加杠杆么?


其实不是的。


长期来看,除了游戏的算法设计导致赌场长期的胜率高于赌客之外,这里面叠码仔的作用,比赌场更有意思。


叠码仔是抽取佣金的,这个佣金的抽法是交易量的百分之一。


你注意是交易量,不是借款的数额。


这是怎么计算的呢?


我给你打个比方。


假如我从叠码仔那里透支了1万块钱,哪怕我一天之内,只玩了十把满仓,就相当于,交易了10万块。我连续玩了200天,那就是2000万。


它是从这个2000万里面抽取1%,那可就是20万,是我当初透支的20倍。


我们换个交易品种,在资本市场上,你交易也是要付出手续费的,只是这个费用,肯定比叠码仔那里的佣金要便宜的多。


当然,便宜有便宜的原因,便宜是因为这个本金是你自己出的,而不是你借的,对方没有承担本金的风险,所以也不可能问你收百分之一这么吓人。


假如是千分之一,你一天满仓进出10次,一年交易了200个交易日,那一年,就是2倍。


即使是万分之三,一年仍然要60%,巴菲特一年的盈利,才30%而已。


而你呢,得先赚60%,这是付给人家的,剩下的,才轮到你去挣。


很多赌钱的也好,交易的也好,很少去计算自己十年,五年,三年,一年,到底要付出多少手续费。


因为他们的眼里只有当下这一把。


所以,如果你问我,人到底能不能去玩额度大,周期短的项目。


我的答案就在于手续费。


周期越短,额度越大,杠杆越高,手续费越大,你交易的次数多了,那个手续费是非常大的数字。


就像你前面看到的,也许每年都比你的本金多。


我们且不论你能不能挣钱,你能不能把手续费给挣下来,先把人家的这部分垫付了,这才是问题的核心。


能,就说明你肯定不是在玩涨跌,在压大小。


说白了,你一定钻了空子,才能成为只赢不输的存在。


否则,你根本没可能,在一个对自己长期不利的算法下,挣出这么高额的手续费。


如果反过来,不能,那就别玩了。


因为这已经足以说明你本质上就是在赌运气。


每个人的运气都可能有高峰,有低谷,你没法知道下一刻等待你的是什么。


你只是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了轮回,在一次次的起伏之间跌宕着,就像那些红着眼睛迷茫的赌客们一样。


达康书记终究是个赌涨跌的,压大小的,他终究还是期望赢,不期望输。


白百合终究也是个赌涨跌的,她终究是希望那位沉迷赌博的艺术家爱上她。


身为一个叠码仔,虽然看起来不赌钱,只抽佣,但终究要承担别人破产不还钱的风险,这就是哪怕庄家,叠码仔,依旧有一切成空的风险。


你要问我怎么赌才能只赢不输。


你彻底不再赌涨跌,不再压大小,无论开大还是开小,无论太阳从东边出来,还是从西边出来,你都只进不出,你不承担风险,你只攫取利润。


到这一天,严格意义上讲,你也就不是个赌徒了。


那你到底算个什么玩意呢?


也许,你只是个赌场里的“八阿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41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