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济学 

唯为 | 黑风罗刹


毕相伊侯早比肩,外交内政各操权。

抚心国有兴亡感,量力天能左右旋。

赤县神州纷割地,黑风罗刹任飘船。

老来失计亲豺虎,却道支持二十年!


1901年,李鸿章去世,这是黄遵宪写的一首挽诗。

诗中对李鸿章“联刹”外交路线提出了批评。


你与德国“铁血宰相”俾斯麦、领导日本维新的伊藤博文齐名,大权在握,是可以干事的。


但是,你临老跑去和黑风罗刹称兄道弟,失算了。


挽诗写得很白。不过,实事求是地说,黄遵宪苛责李鸿章了。


一人的命运固然靠个人奋斗,但也不能不考虑历史的进程。


1895年,甲午战争,日本人狮子大张口,企图吞并辽东半岛。


当其时,黑风罗刹联合法、德,介入干预,迫使日本允许清政府出资3000两白银赎回辽东。


因为此事,清政府内部亲刹势力骤然大盛,以为找到可依靠的盟友。


这种氛围之下,1896年5月,74岁李鸿章作为特使,首站出访黑风罗刹国。


表面上是出席罗刹老大尼古拉二世登基典礼,实际是进行中刹密约谈判。 


“联络西洋,牵制东洋,是此行要策。”


这就是清国和李鸿章当时的战略目标:联刹制日。


黑风罗刹老大接见李鸿章时,花言巧语:


“刹国地广人稀,断不侵占人尺寸地。中刹交情近加亲密,东省接路,实为将来调兵捷速,中国有事亦便帮助,非仅利刹。华自办恐力不足,或令在沪刹华银行承办,妥立章程,由华节制,定无流弊。各国多有此事例,劝请酌办。将来倭、英难保不再生事,刹可出力援助。”

——《李鸿章全集》第26册,“寄译署”


不侵占你们一寸土地;铁路穿过东北,是为了方便帮你们抗日;修铁路没钱,我们可以借钱;日、英今后再敢欺负你们,我们帮忙干仗。


这番话,让李鸿章很感动。


就这样,他带着散发墨香的《御敌互相援助条约》,愉快地继续访欧问美。


回国后,他志得意满地对黄遵宪说:


“二十年无事,总可得也。”


有黑风罗刹同盟,20年太平没问题。


可惜,历史很快证明,朝廷和老李“智计”落空。


当时,黑风罗刹真正目的只想把西伯利亚铁路贯穿东北,连接海参崴。


他们并未准备为大清抵御敌人,反而一有风吹草动就抢先下手,乘火打劫。


别说二十年,两年不到就陆续有事。


一年后,德国人进入胶州湾,黑风罗刹迫不及待分一杯羹——


他们热心地照会清朝驻刹公使杨儒:


“德事愿效力,而难以措词,或请于中国指定港口,俾泊刹舰,示各国中刹联盟之证,俄较易借口,德或稍敛迹。”

——《清季外交史料》,“使刹杨儒致总署刹外部云德事愿效力但刹貌示交好恐不足恃电”


想帮你们干德国佬,但不好找借口,指定两个港口给我们停靠军舰吧,德国佬就会吓跑。


清政府再次病急乱投医,黑风罗刹乘机占据旅顺、大连。


再往后,他们与日本人争抢东北,在大清土地上大打出手。


李鸿章“20年无事”的盲目自信,成为了近代史的一个悲哀。


弱国无外交,这就是世界法则。


俾斯麦统一德国,伊藤博文富强日本,他们才是历史真正的胜利者。


李鸿章一生苦心经营,领导洋务运动,终究未能挽救积贫积弱的中国。


这是弱国的失收,也是李鸿章个人的失败。


2019年6月14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33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