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济学 

升阶洗髓经:人性与兽性之争


引子:


我们的世界,始终存在着一个巨大的误区,那就是很多人坚信,随着其身处阶层的的升跃,周边的人们会越来越文明与高尚。


对此,灏泽实在难以苟同,因为这样的世界观,实际如同那些迷恋偶像的少男少女一样,是主观的把自己置于一个被蒙蔽的状态。


因为对于任何一个能够在我们这片神奇土地上杀出一条血路英杰来说,他们都深知,出人头地本身就是一个把人性中尚存懦性的软弱部分给剥离的一个过程。


行至位极人臣,就是重新把佛性装回躯壳的过程。


失去人性,失去很多, 失去兽性,失去一切。


所以本文,是灏泽对之前 升阶洗髓经:庸人必破三重天 的一次补充。

因为三重天的文章,本身就是写给本号的早期读者的,他们阶级都已经高的可以,平时亦忙于做掠食者,兽性反而需要被佛性牵制和升华。


可是对于尚处于奋斗阶段的你来说,佛性是一个暂且无用之物,是你在战争中还要分心思去呵护的奢侈品。


你需要的究竟是什么? 不急,我们慢慢聊。


因为随着文章的推进,你会逐步明白,在升阶的过程中,欲望、贪婪、手腕这些被 “白面书生”们批的一无是处的所谓 人性劣根,实际意义非凡。



正文:

这是个兽性主导的世界


说到这个,正好讲讲前几日去世的那位资本圈泰山,其人鹰眼隼面 一看就是劫财噬富之相。


事实也的确如此,对于他一生的评价,豪富与资本圈和内部的评价秉持着极端的两极分化,一部分人认为他的过往,就是一部属于我们的资本变迁史,他曾一手打造了我们第一批冲出去的金融群雄,也一手创立了第一批走进来的海外巨头。


的确,这财经与资本的半边天 是他们这些前辈,一步一步开拓出来的。


而另一部分人,则认为他的存在,是真正的教会了我们第一批金融玩家们 “资本游戏”的本质。


资本游戏的本质是什么?就是博弈与收割,就是以大吃小,就是以纯粹的强硬实力 以力破巧 赢家通吃,至于输家? 被啃得骨头都不剩。


由此可见,这座泰山实属枭雄之辈,无数豪门门阀的生息与破亡为他一人所主导。


很多人不知,那昔日引起精英圈层震撼的 “望  北  楼” 之局,究竟是如何组起来的。


今天灏泽就这么说吧,实际楼局起源于一场饭局,那次饭局也是丁酉年与戊戌年那一波集体覆灭的大佬们的一次同台亮相。


这波大佬的层级,如果拨开核心看,都是数千亿级打底直到万亿级的,所以灏泽一直说,我们的杀猪榜是“明榜” 真正的 “暗榜” 才是藏龙卧虎之地。


那次的席面,大家本是怀着 “ 拜佛之心 ” 而聚,这个没有办法,就像娱乐圈,你再大的大哥也绕不过三爷,资本界你再大的大佬也硬不过军爷。


而饭局上,老板娘的一句话,听的几位大佬集体冷汗渗出衣履,什么话? 就是老板娘轻描淡写的一句 “ XXXX重组,这么好的事儿,你们也不跟我说,真是的,年轻人就是不懂事。 ”


有的圈子里,懂事远比能耐重要,如果读着文章的你现在不懂,以后你就懂了。

尤其当你不懂事到老板娘要把话说出来,那你就准备好细软跑吧,因为能把话放在台面上,就是明晃晃的告诉你 “ 我要整你了,而且我不怕你知道,反抗吧,反正你插翅难逃。 ”


果不其然,这几个不懂事的中年人,在之后就集体被教做人。

这几个中年人再次相聚,就是在香港中环金融街8号了。


有必要这么绝么? 凡事留一线不好么?不好,非常不好。


在动物界里,有一种非常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首领往往热衷于时不时的蹂躏一下实力远逊于他的弱者。


并非纯粹为了找乐,而是通过这样的行为,来彰显自己的实力。


资本圈也是如此,或者别的圈也一样, 很多时候 不是大哥们没事找事, 通过一次次的 “敲打” 把所有人驯的服服帖帖,这才是意图所向。


要知道,人是一种很爱盲目自信的生物。

接近权力者总会误以为自己也拥有了权利

接近成功者总会误以为自己也拥有了财富


所以不定期来一次杀鸡儆猴,反而会让隐患积累。


别看这些人都是各自体系中的头面人物,也是沉在水面下的巨兽,更是展翅高飞的人中龙凤。


却依然顶不过对手是鲲鹏,人是绝对的佛祖边上常居客,以龙为食 以凤血为酒,实乃家常便饭。



那何谓相由心生? 相乃气场与威仪之感,是一种看不见却又能感觉的到的气场。


当一个垂老之人,仅靠一着冷眼就把这些财经媒体上集中报导的超级大佬给晃的冷汗直冒。你就懂得其词语之要义。


见识过的人都懂,相由心生所指的并非面相 而乃气相。


玄么?并不,还记得孩童时遭受严苛老师责罚时的压迫感吗?


那时你还年幼,如今你因成年而无所畏惧,故忘记这种压迫感。

但等你哪一天有幸成为准顶层食物链的一员,你就知道羔羊面对猛虎时天然的腿软。



当然,故事说的这么多,似乎江湖轶事就要反客为主成为今日的主题了,可灏泽觉得如此铺垫非常有必要。


因为你不把沉于水下的鲜活案例拿出来作为佐证,你的一切言语都缺乏现实的支撑,这就是鸡汤的由来。


只可惜,很多人 终其一生也不会看懂。


那就是,你所瞻仰和憧憬的至高境界,其实是由光鲜亮丽的明面和血腥暴戾的暗面两者相互组成的,就如同娱乐圈是一个台前粉丝做牛 幕后艺人做马的世界一般。


它们的 “兽性” 本质从来不会被减弱,只是被掩盖了。


所以,说到这里,接下去这段内容,是仅仅送给你本人的。






永远正视自己的欲望与兽性


无数普通人,如今都被烙上了一个深入骨髓的 “思想钢印”,这个钢印一直试图告诉着你:

追求物质还有奢华,是不好的,你就应该安平乐道的平淡生活,那些奢侈和精致都是在缴纳智商税。


实际上,灏泽对这样的 “共识” 非常的反对, 因为你要明白一个现实问题,即 “ 欲望的本质,就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



比如今天,我们在这个人间,之所以无比努力的付诸拼搏,说到底,都是为了给自己和所爱之人一个富足且殷实的物质生活。谁还不是为了那五斗米?


所以,欲望 在某种程度上,是人内心最有推动力的存在,当然 你要学会适度的驾驭它。


同时,你要谨记,精美的物质生活,恰恰是催人奋进和保阶的最佳利器,没有之一。


当你品尝过香车宝马 豪墅名品的生活,你自己天然的就会催生一股奋进之心。


原来人生可以如此美好

那我怎能安贫乐道?


这也是为什么灏泽无比的推崇,年轻人们和奋斗者完全可以不顾别人的眼光,去力所能及的提高自己的消费水平。


谁都知道一块奢华腕表和名牌包是在收智商税,这点道理世人皆知,可我要的 就是当你被美好的物质给环绕后,不再甘于下落的心态。



但这个庸俗却正确的观点,却不为很多人所理解与接受,因为我们的文化天生有一种对 “存天理,灭人欲”的向往。


比如有些人总是怂恿我们的年轻人和普罗大众去做一些所谓的 “崇高” 的事儿,这就害人了。


人欲怎么可能被灭? 天底下有几个是出生就是得道高僧的? 

再者,今天我们所见过的所有寺庙,哪个不是通过滚滚香火供养起来的?



再比如之前有个朋友问灏泽,如何让子女在步入大学生活后,不至沦为宅男宅女 ,并拥有上进的欲求?


灏泽的答复是,在孩子少年时,尽可以给他略显奢侈的生活品质,包括一切吃穿用度,完全不必害怕他成为一个败家子。


承认他的欲望,引导他的欲望,并最终让他学会驾驭自己的欲望。



很多父母都会有一种很奇怪的思维逻辑,即 “孩子不应该过早沾染社会的灯红酒绿”,这句话对于16岁以下的孩子确实成立,但是当孩子越靠近18岁,你越应该主动的带孩子去见世界 见世面。


为什么底层孩子多沉迷于手机和电脑?因为他根本不知道世界的精彩,他不知道豪华度假酒店的舒适也不知道时髦夜店的狂欢,所以他只能在小小的电子屏幕上去寻找寄托和消遣。


看到这里,许多父母就已经感觉灏泽在瞎说了,奢华酒店和时髦夜店能教出好?


不好意思,肯定不能,但能让孩子见识到这个世界,他会迅速的成熟和长大,而不会沦为一个毫无欲望的巨婴, 没有欲望,就没有进取心 这点毋庸置疑。


当然, 为人父母者,更要教育,你一定要让他知道 这些财富来之不易 却取之有道。


相反,真正容易滋生拜金主义的,恰恰是那些从未见识过钱财 却又在步入社会后突然接触到财富的 “穷养孩子”,因为未曾见过 所以心向神往。


寒门少女,是最容易被无耻老男人用一个包就骗走的,而且拉都拉不回来。

这就是欲望的威力,它从未消退 它只是被压抑,压抑的越久 反扑的越凶。


那上述这段内容,如果提而炼之,所表达的是什么呢?

那对于一股你根本不可能消除的力量,最好的方式不是去压制它,堵不如疏。

而是前期从恶如流,并在摸清其脾性的后期,把驾驭它的缰绳夺至自己的手中。






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


需知,人这一生,终究是境界递进的过程。


上至见天地,那是知道世间一切的运作规则;

高峰在于何处,深渊处于何地,熟知这个世界的边界在何处,明了游戏的规则乃何物。

能做到这一点,必是领域里的高手,这种高手,罕见却不珍贵,勉称其为上材。



中至见众生,那是知道他人的所想所思;

知人所思,而先人一步,知人所畏,而让人一步,如此腾挪转让间,众生之心竭尽捕获。

做到这个层面,往往是行业的领军人物了,执掌一处小方寸,可谓毫无压力。



终至见自己,就是最后坐下来,和自己谈一谈。

我的边界在何处,我的目的为何物,我是否如芸芸众生般心怀兽性,是否如自己所自傲般独一无二?


只有到了这一步,你的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从此自在极意,不受尘世拘泥,兽性佛性收放自如。

可能靠自己悟透这一层者,寥寥无几,唯天才而不可得。



最后,送你一段《水浒》中最为精粹的诗句,可谓是神佛助力的天成之作。

那就是当鲁智深坐化时,作者对其的评价:


平生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

忽地顿开金绳,这里扯断玉锁。

咦!钱塘江上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


绝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05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