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济学 

法律与个人道德的界限

文丨香港的谭叔

经济学者大卫亨德森(David Henderson) 在一篇博文中,讨论美国保守主义者(conservatives)和自由意志主义者(libertarians)之间的一个有意思的分歧。

美国保守主义者经常批评自由意志主义者对推广人类美德和善行不夠关心和热心,引用英文原文:“An argument that conservatives often make against libertarianism is that libertarians are insufficiently concerned about virtue and good behavior. ” 

我估计很快有人会反驳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同样己所欲,也勿施于人。

意思是你不愿别人对你做的事情,你就不要对别人做同样的事情,但同样你喜欢做的事情,也不要强迫别人去做。

前者很容易理解,但后者就不容易理解。 很多人都喜欢说:“我要你这样做是为你好”。

“为你好”已经成为一句常用口头禅,但一个核心问题是“为你好”可以赋予一个人权力去强制别人做什么行为或不做什么行为吗? 

比如张三对李四说:“为了你好,我就有权强制禁止你以后吸烟。”这对美国保守主义者来说是没问题,美德和善行的内容当然由美国保守主义者决定。

但从现实环境来说张三是无法强制禁止李四吸烟,同样美国保守主义者也无法强制那些左派去实行他们的美德和善行。

美国保守主义者唯一的方法可以强制美国左派去服从他们的美德和善行,就是召唤美国政府这条神龙。

而美国保守主义者最不满意自由意志主义者的原因,就是自由意志主义者坚決反对召唤神龙。

正如亨德森自己说的他对一些社会现像感到非常恶心,但他希望通过非强制的手段去使得改变。

比如由私人或自由市场建立一使机制诱因去让人自愿改变行为,再比如吸烟者需要交纳的医疗保险费用应该比正常人高等等。

当然这些方法不能保证到消灭所有吸烟者,但通过神龙强制也不能保证消灭所有吸烟者。

我估计一些读者会不同意我的说法,他们更相信神龙强制必定能得到更好的结果。

但历史事实却送了他们一大盆冷水。 美国20世纪初禁酒的故事已经有不少人说过,读者可以在网上查。

简单来说就足越禁越多意想不到的问题出现,美国20世纪后期的经典是禁D。庞大支出,死伤惨重,D品毒性越来越强,而种类繁多,最惨的是从不同的研究报告估计美国吸D人数并无下跌趋势。所有这些都是当年尼克松宣佈向D品开战时没有预计到的意想不到的新问题。

总体来说,美国保守主义者希望通过神龙把他们的道德正义标准用强制方式加到所有人身上,而白左进步主义者也希望通过神龙把他们的道德正义标准用强制方式加到所有人身上。

但自由意志主义者反对把任何道德正义标准强制到任何人身上,这种强制只是奴隶主驯化奴隶的手段。 

今天美国神龙的权力非常庞大和复杂,就连眼睫毛化妆师也要考取执业牌照才能做,抽水马桶也有法例管制。基本上无事不管,无事不制。

在这种庞大的权力政府下,不论美国保守主义或左派进步主义都会为争夺权力而更激烈冲突。 

回到主题,个人道德观念必然存在,但法律的根本作用是解决纷争,而不是一种工具让某些人把他们的道德观念强制加到其他所有人身上。

在普通法的历史里,法律的功能并非指导人们如何正确生活,而只是在有纷争时找出一个合理解决办法。

我相信很多人会听过普通法下,法无禁止皆合法,这里的意思正是说明法律并没有指导正确生活的作用。

最后我想重复一点,自由意志主义者並不追求一个统一道德标准的社会,也不会呼唤神龙,而是让不同的人建立不同的社区在自由市场中竞争。

每个社区可能有不同的道德价值观,有些社区会吸引更多的人加入而变大,有的社区会流失人口而消失。而各社区之间也可以有交流分工合作和建立联合保卫,其实这就像美国刚独立时,13个州是完全独立,根本就不是一个国家,但这并没有妨碍美国的迅速崛起。

2019年06月12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445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