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济学 

唯为 | “治水”的幕后交易


神话要怎么读?




脱掉“神话”外衣,赤裸裸是政治。


一)“洪水滔天”


某个时期,全世界都在发洪水。


嗯,相应的是,流传下来大量洪水神话。


不完全统计,全世界目前已知洪水神话达500多则。


我们有“大禹治水”,希伯来有“诺亚方舟”、希腊有“丢卡利翁洪水”,等等。


这背后,不是荒诞,是曾经存在过的事实——


近代气象、地质和古生物学研究,距今8000~3000年间,冰河期结束,地球转暖,冰雪融化,洪水泛滥。


世界性泛滥的洪水,隐藏在全球各民族远古记忆的深处。


中国的洪水,主要是黄河之水。


从“女娲补天”开始,黄河已经洪水滔滔。


尧舜时代,距今约4600年左右,黄河频繁改道,泛滥成灾。


先秦文献的记录,触目惊心:


“汤汤洪水方割,荡荡怀山襄陵,浩浩滔天。”——《尚书•尧典》


“当尧之时,水逆行,泛滥于中国,蛇龙居之,民无所定。”——《孟子滕文公下》


二)“鲧窃帝之息壤以堙洪水,不待帝命”


面对洪水,诺亚造方舟逃跑,我们勇敢迎战。


当其时,黄河流域,聚集着成千上万个部落。


水灾到来,原本各自为政的部落,逐渐联合起来,共同应对。


从部落冲突到部落联盟,华夏各族结成一个松散国家。


那时的带头大哥,是帝舜。


鲧呢,是其中一个部落的首领,在舜的领导下,具体负责治水工作。


治水无非疏与堵。鲧的治水,不用“疏”,用“堵”。


他当然不是傻,他有他的苦衷——


堵有堵不住的危险,疏有疏不了的可能。


堵不住,人财物固然会被淹掉;疏呢?上万个部落,人往哪里迁?怎么安置?如何协调?


况且,万一疏不了呢?


或“疏”或“堵”,风险都极为巨大,拿无数人命来赌博。


息壤”,用来堵塞洪水的土石方。舜掌握着调配土石方的大权。


治水方案最后如何决策,我们不得而知,只能是一个谜。


反正结局就是:鲧“窃息壤”,“不待帝命”——


他“擅自窃取”舜手中调配土石方的大权;


他“违背命令”冲动地选择了“堵”的蠢办法!


三)“帝令祝融杀鲧于羽郊”


当然,鲧失败了,滔天洪水没有堵住。


他,只能背起必须背的锅———


舜追究责任,下令把鲧处死!


第一次治水失败,肯定不是领袖决策失误,是前线指挥官违背高层指示,擅自行动。


咳咳,领袖永远正确。


好啦,场面上的事情总算交待过去了。


嗯,真正的幕后交易,也许才刚刚开始——


舜居然玩起政治平衡术!


四)“鲧复生禹,帝乃命禹卒布土以定九州”


领袖处死鲧,同时启用鲧的儿子禹。


“复”,通“腹”,鲧的肚子里生出来禹。


这一切,似乎都在暗示我们:鲧帮舜背了“黑锅”!


鲧充当“试错勇士”,成功了,是舜领导英明;失败了,自己背锅,但儿子要接班。


他,极可能是另一个“赵国老母亲”。


禹不负家族期望,继承父亲事业,吸取父亲失败教训——


他顺理成章选择“疏”。


堵已经被证明彻底失败,再用“疏”,就不会有什么阻碍了。


禹“三过家门而不入”,因势利导,治水成功。


后来,禹继承舜的帝位,建立“家天下”的夏朝,成为华夏民族威名赫赫“大禹王”。


嗯,子孙后代的成功,源于老父亲当年的牺牲。


“鲧复生禹”,这句话真正的含义,其实是——


“吾辈身死,当利子孙”。


当然,前提是,你得有子孙,你得多生子孙。


重温一下愚公那句振聋发聩的宣言吧——


“虽我之死,有子存焉;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又有子,子又有孙;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394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