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济学 

巴菲特,别和他吃午餐#Y41

<section data-role="outer" label="Powered by 135editor.com">

巴菲特午餐的共识#Y41

同一水平的人,底线低的容易赢,因为可以用的手段变多了。



2018年7月,发生了一件事,李笑来的一段谈话被录音,还放在了网上曝光。当时吵得很厉害,现在过去才不到一年,其他的具体内容大家应该都忘得差不多了。但里面有一句话,哪怕你都不认识他甚至不知道币圈是个什么圈,都可能听过:


“傻逼的共识也是共识。”


从那以后,“共识”这个词就有机生长了。特别是投资圈的人们,再说到“共识”都不大能淡定,眼神里都闪烁着一丝隐隐的邪魅。

“有共识的地方就有价值,割啊,筒子们。”


这一次,被“共识”的对象,换成了大洋彼岸中国人民的好朋友,巴菲特。

敢消费他的,是一个号称币圈神童的90后,名字叫孙宇晨。可能现在看文章的人都没听过这个名字,但是据我所知,币圈现在已经集体沸腾都觉得这将是载入币圈史册的里程碑事件。

有趣的是,这次主流财经媒体的报道口径,清一色是冷嘲热讽型的,貌似唯一是偏正面祝贺型的报道,还是来自币圈圈内的媒体,而且因为传播量太小,现在搜都搜不出来了。


这酸爽的感觉怎么说呢,类比一下——

跟前段时间,有个微商富婆团在法国受到香奈儿总监接待。香奈儿自己闭口不谈,只有微商自己在公众号上弹冠相庆。无论从运作手法,和感观来说,两者都谜之相似。

只不过,相比孙宇晨花的457万美金,巴菲特好歹回应了一句“crypto pioneer”;富婆团光是J12就买了1000支(还都是镶钻定制款,估计8-10万一支打不住的),但品牌依然只肯派出腕表业务的二把手。

            

              

有的富婆,一个多亿花出去,也没出圈;

有的所谓90后,花三千万,就上了微博热搜。


今夜,我们心疼富婆。


巴菲特午餐的新闻发酵了几天,现在网上关于孙宇晨早年的黑白历史又被人拿出来翻了个遍。水库因为躲避前几天某个不允许存在的日期,发文晚了一些。

其实我算比较快知道消息的,了解“逐步放料”的节奏和流程,不由感慨,他的自我包装和公关真是拿捏的太好了。

这种网感,才符合一个虚报年龄假装是90后的设定嘛。


我猜想,与其在报年龄时纠纠结结地说自己是80后末段班,还不如一鼓作气四舍五入成90后,来得更令人印象深刻,这样“币圈神童”的人设也更稳妥罢。当然,和他种种忽悠的事件来说,虚报年岁,真是轻如鸿毛。


毕竟神童在币圈套现了70多亿(有说法是120亿,这个有点吹牛逼了,比较靠谱的数字应该在70-80亿左右),而且注意,是套现,不是账面市值那种虚数。他现在租了一个每月十几万的地方,还经常不住,睡在公司。巴菲特午餐的457万美金也是真金白银给出去的。客观点说,其努力程度和精明程度,就算配不上现在这么夸张的财富当量,几亿身家的小富豪还是配得上的。只要他像贾跃亭一样坚持不回国不被边控,他这些凭本事忽悠来的财富,就都是他的,谁也拿不走。



孙宇晨早年间抄袭过我朋友的文章,所以但凡提及他,不带点负面的主观倾向我也做不到。

可作为一个听随市场、结果说话的人,得承认孙宇晨的确在这方面把我们这些小文青虐成了渣渣。


时间退回到那个时候,大家的起步点都差不多,靠在网上发文章当当意见领袖,孙宇晨第一次显示出自己有“异常豁得出去”的魄力的事件,是怼了自己的母校北大。

2015年对我们来说都很难,那时候孙宇晨还没正式进军币圈,还在非链的现实世界里,试图寻找一家包装明星的公司,来给自己做公关营销,好在他后来抓住了湖畔大学的机会,在阿里集团向他发出警告之前,使劲用“马云门徒”的招牌招摇了若干年。

现在想想,孙宇晨还想过找公关公司来营销自己,真是对自己的实力太过谦虚了。

像是币圈神童,马云门徒,这种名字,已非一般文字手感的人可以驾驭,每个字词都精准拿在网友的敏感点上,能与之匹敌的,怕不是只有日本的寿司之神和米饭仙人。

再后来,我那位被抄袭的朋友去硅谷当了数据科学家也嫁了人,孙宇晨继续风生水起,我一个知道内情稍微多了点的局外人,只剩下满地苍白无力的感慨。



上个世纪美国音乐圈有一位经纪人,叫Lou Pearlman,成功运作过美国顶级的男子天团“后街男孩”。到了九十年代,长了翅膀的男团渐渐想脱离老板的管控,Pearlman就研究起做投资副业圈圈钱。那个时候他已经有后街男孩这么好的案例作为招牌,大家都很买他的账。

于是,他虚构两家仅存在在PPT上的公司,成功圈了投资人大几亿美金,算算通胀,跟孙圈钱的规模差不多。这件事一直到22年后,2008年Pearlman被宣判入狱才告一段落。



22年是个什么概念?

我经常想,如果参照系的尺度不一样,看到的将是全然不同的图景——


我们做个大脑实验,如果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工作没几年之后,与Pearlman和他的骗局公司有了业务关系,这场骗局的工作,足以撑到他进入50岁的大门。如果这个年轻人他做得够好,每年分红多一点,50岁安然退休的话,以他视角观察的世界,会完全颠倒过来。


他不会觉得Pearlman是骗子,甚至当他老了,儿孙绕膝,他会跟他们讲,爷爷年轻的时候被一个很有才干的大哥提携过,过上了小康生活。



我们读历史、看新闻,知道那么多古今中外的资讯信息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的是有一颗明辨是非的中正之心。


你可以从一场骗局中获益,

你可以承认那些使了欺诈手段的人对于那些他们忽悠的韭菜而言,赚到了当之无愧的“智商差”,

你甚至可以觉得,他们敢于不顾千万人评说的勇气,有那么一丝理想主义色彩。

但是你必须得心有准绳。

关于何为价值、何为真正的力量、何为人间金子般宝贵的品质。

   



数字货币一文不值,水库说了一万遍,嘴唇干裂,买10支祖玛珑的唇膏都润不回来。

但就是一波又一波的人,向孙宇晨的70亿缴枪投降了。

他们的视角,和Pearlman大脑实验里的那个傻乎乎的年轻人,有何区别呢?

原来真的有极大量的人,一辈子世界是什么样子都没活明白的。


有个小细节我提醒大家注意,前几天孙发的关于王小川骂他骗子的朋友圈,是他自己发的。wuli小川哥哥此前根本没对他竞拍巴菲特午餐的事发过一句声音。

“所有的热度,都要被我蹭到,哪怕是骂我,嘻嘻。”


只要底线足够低,手段可以无穷多。


现在王小川还能克制从容地发一条微博回应,而此刻的巴菲特则是骑虎难下——退款拒绝是不可能了,饭,肯定得吃,而且孙大概率还会带上1-2位币圈的人。

留给巴菲特老爷子躲开这一身腥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除非他全程除了鲜明的diss币圈之外一言不发,否则凭借孙对国内媒体的了解,哪怕巴菲特仅仅是礼貌地反对币圈,最后的通稿一定会被想方设法写成币圈大利好。

人们再怎么说他是骗子,也阻挡不住他的百度指数蹭蹭上涨,骂也只是给他添砖加瓦罢了。

以及按照韭菜们的贪婪和愚昧,只要吵得足够热闹,哪怕是板上钉钉的负面,波场币也会被拉大涨。想想巴黎世家和加拿大鹅的销售吧,可怜的老百姓们就是注定要被带节奏、牵着鼻子走的。



感觉整件事之后,唯一开心的,应该只剩阿里的公关部了。

——毕竟傍上巴菲特的孙宇晨,应该再也不会有事儿没事儿就去蹭马云热度了,阿弥陀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96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