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济学 

眼见他楼塌了#X49

人生五十年,如梦亦如幻。

传说罗马人攻陷迦太基之后,在土地上撒盐,为了使这里寸草不生。

面对残垣断壁,罗马统帅小西庇阿都忍不住失声痛哭。

一个强大的民族终究灰飞烟灭。多少伟大的文明最终都化为尘土。

存亡之理,究竟是什么呢?



一)下克上

 

首先,我们说一个职场上的话题。

一般来说,想要升职,有两种思路。

一种是利用老板的宠信,一种是利用手下人的支持。

 

前一种方法,就是严格按照上级下发的KPI,交上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

同时多表忠心,讨领导的欢心。

既听话,又能满足领导的需求。

 

后一种方法,则不这么想。

领导的KPI不一定符合实际情况,拍马屁这种事,我们也是不愿意做的。

我们能不能自主一点,能不能做点创新,做点新业务。

然后把新业务做成部门的亮点,特色,支柱。

用实力说话,让老板不得不对我刮目相看。

自己开拓一片新世界,然后凭实力上位。

听起来多么诱人啊。

 

 

很遗憾,这是一条作死之路。

一方面你没有机会,另一方面即使你有本事,还有个词叫,功高震主。

另立一套标准,发展个人势力,倒逼董事会,这是大忌。

而主子要弄死你,也是很容易的,只要扶植一两个你的对手就行了。

制衡之术。

 

一般来说,不论在哪里,决定你升迁与否的,始终是你的上司。

上司反而更喜欢你为了领导,得罪自己的同事,得罪自己的手下。

这才叫忠心,这才算个孤臣。

即使你想创新,想干出一番事业,也应该在听话的基础上,争取更大的活动空间。

 

但是有一个例外。

第二条路,利用手下的支持,只有一种情况,是行得通的。

是什么呢?

那就是,时代变了,你处在生存资源的位置上了。

最典型的,发生了外患,而你成为了一个藩镇。

联盟的生存离不开你,只能认可你的地位。

 

二)计划

 

一般来说,开局的创业者会长远地设计整个组织运行的机制。

财政,军事,官员任免,司法,一整套的体系。

但是很多东西,其实是无法预测的。

哪怕预测到了,也无法用制度化的手段来应对。

无人驾驶,始终要解决的,就是出现意外怎么办。

比如等降水线的南移,外敌入侵,人口爆发,新的商业形式等等。

  • 原来的军事部署,预防的是边境小股进攻。

  • 原来的财政制度,支撑的是小政府的支出。

  • 原来的官僚体制,应对的是百万级人口的管理。

  • 各方势力的比例,重心,都是按照这个初始状态分配的。

 

杨炎的两税法,就是取大历十四年的税收额作为标准,将收税指标摊派到各地。

如果遇到变化,原来的联盟能不能有效应对?

 

 

美国的国父们,设计的是一套三权分立的制度。

但是他们万万想不到,从大萧条开始,行政权越来越庞大。

三权早就不再平衡,罗斯福借经济危机帮联邦政府夺得了巨大的权力。

国父们想不到原来总统还需要管福利、医保、就业。

 

当时代的变化,超出了制度设计者的预料时,为了应对这种变化,就需要体制外的力量,需要创新。

边患爆发,原有的军事财政制度无法应对,就只得授权地方自行筹集粮饷,自行征兵练兵。

军事资源,经济资源,这两者虽然联盟的命脉。

但是情况紧急,没时间犹豫。

先平乱再说。

 

 

使用体制外的力量,当然是要付出代价的。

你需要给他们足够的回报,足够的特权,收买安抚他们。

否则随时可能成为下一个挑战者。

也只有这个时候,你作为一个中层管理者,才能够进行自主创新,获得更大的自由度。

你可以靠手下的支持,靠自己的功劳,而不是老板的宠幸,上位。

只有这种时候,你不必过于担心,功高震主。

因为你掌握了,生存性资源。

当且仅当企业濒临破产,你是公司唯一盈利的团队时,第二条路才是可行的。

 

每遇到一次剧变,就要动用一次体制外的力量。

每动用一次体制外的力量,联盟就要付出足够的好处作为报酬。

也就是联盟要丧失一部分权力。

一点一点地割让,最后就变成一副空架子。

终有一日,轰然倒塌,这就是联盟的崩溃。

 

按照这套逻辑,我们可以想到两种解决方案。

遇到问题,老板亲自解决,这样就不需要借助别人的力量。

或者,想办法让新旧势力兼容。

很遗憾,这两者都很难。

 

三)科技

 

有没有万事不变的制度呢?

从设计之初,就能一直运行,适应所有的变化呢?

恐怕是没有的。

最大的问题,是科技的发展。

至此,我们终于可以把科技,放到P学的体系中了。

 

 

我们知道,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都没有意识到科技的重要性。

科技主要是,会带来麻烦,因此被称为奇技淫巧。

大组织是不希望你有创新的。

 

因为每一次创新都意味着重新洗牌。

好比农业社会,土地是最重要的资产。

朝廷高官,都要在家置办田产。

而国家收税,也是按土地征收。

 

如果农业生产力极大提升,只需要原来十分之一的人口就可以完成粮食生产。

那么结果就是,十分之九的人开始进入商业、手工业。

田产的重要性就大大降低,这时候值钱的,是城市的土地。

原来的税收体系也面临崩溃,农业税不重要了,消费税关税才是重点。

距离新科技近的这批人,很快会获得力量。

这就是极大的不稳定因素。

 

哪怕到了现代,唱衰科技发展的呼声也是屡见不鲜。

只有到了弱肉强食的乱纪元,发展军事科技才成为重点项目。

因此像游戏里那样,升科技值爬科技树这种想法,并不是主流意见。

 

我们想说的是,哪怕你防的住天灾,防的住外患。

科技的大势,依然会带来联盟势力重新洗牌的。

一个静态的联盟,永远无法应对多变的未来。

因此世上没有万事不变的基业。

P学的方法,能维持两三代人的联盟,就很不错了。

一个公司,能迅猛发展几十年就非常不错了。

 

 

目前来看,最能吸纳科技力量的制度,是市场经济。

以及能让市场力量及时进入联盟的共和体制。

未来如何,我也不知道啊。

 

(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13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