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济学 

自媒体除了焦虑还能卖点啥#X37

一)学习


水库写了30多篇文章,也吃过几张红牌。
惘坚大人认真负责,令人敬佩,有时候草稿躺在后台就被防患于未然。
我还有什么资格不认真学习呢。
学啥呢,自然是自媒体的自我修养。
努力改造自己和自己作品的面貌,创造出许多为人民大众所热烈欢迎的优秀的作品。
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我发现
最近有几个罪名经常加在各种自媒体头上。
比如什么贩卖焦虑,消费死者,消费XX。
这些内容,都是垃圾,万万写不得。




啥叫贩卖焦虑呢。
就是使用极端甚至虚构的案例,通过对比的手法,让读者感到自己很弱,别人很强。
从而诱发读者转发并感慨的情绪,达到刷屏的效果。
好比刘皇叔,上厕所看到身上的赘肉,泪流满面。
“日月若驰,老将至矣,而功业不建老将至矣。”
刘表听了,没过多久就病死了。
自己的地盘还全被皇叔占了。
可见,贩卖焦虑为害不浅。




最近的例子,比如“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
当然,还有一些新颖的变种。
比如一片“锦鲤自传”,详述作者自己各种不努力却走运的经历,引起大家膜拜。
其本质,还是利用大家的焦虑。




说完贩卖,再说说消费。
说也奇怪,现在造词也是非常随心所欲。
说贩卖的时候,看文章的似乎也没人付钱。
说消费的时候,作者似乎也没有花钱。
但是交易居然就成立了。
毕竟交易创造财富嘛。
苦思冥想,消费大概指的是,我们本来写的是A,却用B来吸引大家的眼球。
就好比“北大毕业生送外卖”,您写送外卖就送外卖,干嘛强调北大呢。
不就是在用北大来骗点击嘛。(这篇文章里“北大”还是转帖的人加的)
再比如小猪佩奇的宣传片,你拍猪就拍猪,干嘛要拍农村呢。
这就是消费农村,消费城乡差距。
核心内容是A,为了爆款,提到了B,结果是对B造成了不良影响。
这大概就是消费的含义吧。




这些都是不好的,低级趣味的,无益于人民的。






二)众怒




为啥不好呢,在于这样会引起很多人的不爽。
任何一种商业,都应当考虑到所有的影响因素。
仅仅看到读者的需求是不够的。
还有同行的不爽,舆论的喧嚣,惘坚的关怀,等等。
成年人的世界,必须考虑极其周到。
方方面面都不能有所疏漏。




相比之下,我发现,既然那么多人不爽,看来“贩卖不爽”才是一门好生意。
首先,标题就很容易起。
《为什么XXX令我很不爽》
《为什么XXX这篇文章有毒》
那么这篇文章大概率也会刷屏。
人家已经帮你把话题创造好了,大家正在关注这件事呢。
而且广为传阅的文章必然会积聚不爽的情绪,你的文章正好迎合了这类读者。
当然细分来看,受众种类很多。
有的人看不惯刷屏,妖言惑众必然不好。
有的人喜欢与众不同,别人都转A,我就转反A。
有的人希望展现自己理性的一面,既要看到正面,也要看到反面。
及时对刷屏文提出有效的反击,是一个巨大的需求啊。




第二点好处在于,成本低啊。
如果要从零引发刷屏,前期准备要做很多的。
比如要研究一下最近热点的话题,要设计一下故事。
写稿,修改,从布局到具体用词,进行反复论证。
可是“贩卖不爽”呢,你只需要短时间内找到几个漏洞就可以。
甚至你只需要把自己的真情实感表达出来即可。
大家都知道,反驳比立论简单。




第三点在于正义感。
自古文人都以针砭时政,声张正义为己任。
吕秀才说,打不死你我写死你。






三)余震




于是我们发现,贩卖不爽比贩卖焦虑好。
当然,我们不能满足于此。
熟悉互联网传播规律的人都能发现,一篇爆款文章总是会引起两波讨论。
第一波一般在发出八小时之内,会有大批公众号进行讨伐。
原因很简单,因为不爽文写作成本较低。




而到了第二波,一般是第二天。
这一波的内容主要是劝大家回归理性。
言论自由也很重要,不要总想着封杀。
我反对你的每一个字,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比XX更可怕的,是YY》
第一天的“不爽文”往往呼吁加强监管,而第二天的“理性文”会告诉你监管解决不了问题。
为什么要等到第二天呢,因为第一天民意沸腾,需要暂避风头。
同时劝大家回归理性,需要自己立论,写作成本更高。
当然了,第二波阅读量并不会那么高,因为这个热点已经要过去了。
如菁城子,布尔费墨这些公众号,常常扮演“贩卖理性”的角色。
文以载道。




可以预见,等到“贩卖不爽”也开始遭到反噬的时候,理性派就要占上风了。






四)生态




说了这么多,我其实是想说。
这难道不是一个很完整的生态链吗?




任何一件事,都会对大家产生各种情绪影响,产生各种心理诉求。
有人焦虑,有人不爽,有人想学知识。
这个生态链不是很好地满足了所有人的需求吗?




历朝历代,都没有过这么好的环境。
关于同一个事件,我们能从七八个不同的信息源,得到完全不一样的解读。
有的煽动情绪,有的呼唤理智。
同一个话题能被发挥到极致。
至少十年之前,我们的谣言还多是口耳相传。
著名的比如某快餐公司养六个翅膀的鸡。
但是这种谣言,在今天根本不可能广泛传播,因为信息的供给大大地增加了。




最后想说的一点是,自媒体的更新换代太快了。
李杜诗篇万古传,至今已觉不新鲜。
信息爆炸,其实导致任何一种套路,都只有很短的生命周期。
好比十几年前,春晚还是个盛产段子的地方。什么卖拐之类的段子能讲个两三年,每逢聚会都讲一遍。春晚小品电视台还能反复重播。
但是到了今天,春晚已经完全不生产段子了。全都是重复当年网络热点词汇。
如今讲笑话也越来越难了,很难找到一个别人没听过的笑话。
这说明什么呢,说明现在的内容产品迭代非常快。
今天的鸡汤文,放在过去都能成为畅销书。
但今天已经到处口诛笔伐,人人喊打了。
每开发出一种新模式,迅速就被大量使用,并很快招致读者的反感。
于是诱发了新的文体。




任何一种套路,一旦成型,就会迅速被抛弃。
这才是令人发愁之处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24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