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济学 

哪有免费的好事#X46

一)卢克文

 

规模化之后,应该是降低依赖度。

 

最近在看一个说国际政坛故事的公众号,叫卢克文工作室,篇篇10w+,令人好生羡慕。

他写了文在寅如何与韩国财阀斗争。写了普京大帝,如何料理了七大寡头。

正义如何战胜邪恶,公道如何自在人心。

看得让人拍手称快,十分解气。

 

                            

但是我们这个系列,关注的是方法论,文在寅和普京是怎么做到的呢?

正义战胜邪恶,这样的故事我们总是心存疑虑的。

文章里所写的斗争方法,就是派警察去查案子,黑材料一大堆,一查一个准。

于是寡头们被抓的被抓,逃跑的逃跑。

别忘了,普京还是克格勃出身呢。任你反派再怎么嚣张,瞬间就被主人公打脸。

当然,这也是天命所归,响应了民众的心声,天下苦财团久矣。

 

我的困惑在哪里呢?

问题在于,打击豪强寡头财阀,打击贪官污吏,只要有黑材料就行了。

为什么文在寅可以,普京可以,换了XXX就不行?

然后你要说,因为XXX和那些坏人是一伙的。

 

非不欲也,实不能也。

打击恶势力这种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情,哪个为政者不想做呢?

皇权天生就想打压贵族,换上寒门科举公务员。

但是mks教导我们,旧势力不会自愿退出历史舞台。

打压任何一股势力,势必要扶植利用一股新势力,这股新势力也是要喂饱的啊。

天下哪有免费的好事。

新势力长大了,转瞬间就会长成巨兽,吸食人血。

你看寡头们一个个被打的七零八落,你应该想的是,新贵在哪里。

 

 

旧势力就彻头彻尾的坏,新势力就大公无私的好。

真的是这样吗?

 

社会阶层可以分为旧贵族(军),企业家(钱),和平民(数量)。

西方选举制度,选举权是慢慢普及到平民的,最初是按纳税额确定选民身份。

这时候,谁最希望平民有选举权呢,恰恰是企业家们。

拉上平民一起投票,平民和企业家关系更近,更好控制,人数又多。

两者联合,轻易击败了旧贵族,主导了议会。

但是几十年之后,你才发现,昔日的小伙伴早已长成巨兽,民粹来了。

请神容易送神难,袁绍请董卓进京,就再也赶不走了啊。

 

所以我们可以得出第一个结论:

动用任何资源,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二)挟天子

 

进一步地,我们想说。

你不只要付出代价,你未来的行动自由,还会受到限制。

 

前面几篇我们说到资源掌握在不同人手里,要想办法提升自己的信用额度,使用别人的资源。

那么很好,是不是我看到资源,就可以去谈资源整合,就能纳入麾下呢。

不是的,每一种资源,都是会反噬的,每一种优势,都是有代价的。

不同的资源,甚至是相互排斥,无法兼容的。

你只能选择一套框架,选择一套资源的组合,并丧失框架之外的很多资源。

你想得到什么,你愿意失去什么。

 

 

好比曹操,迎汉献帝的故事,我们都很熟悉。

挟天子以令诸侯,获取了战争的大义名分。

灭袁绍,诛袁术,杀吕布,伐刘表,征西凉,一统北方。

为什么其他人这么蠢,目光短浅,想不到这个好主意呢?

因为这么做不是没有副作用的。

你获得了大义名分,却也获得了数不清的麻烦。

你名义上必须听命于天子,不能随心所欲,办什么事总是要有一道手续。

天子偶尔还会下个衣带诏。

整日面对媒体小编的批评,终生被骂奸臣,历史评价不好。

称帝困难,一辈子只能做魏王。

你表面看人家风风光光,指哪打哪,其实心里是很辛苦的。

 

而袁绍做了世家大族的领袖。

呼风唤雨,振臂一呼,英雄云集。

是不是就真的很风光呢?

但我们知道,他的自由度更低。

刘备自称汉家的正统,蜀汉就不得不年年北伐,耗光自己的经济。

 

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绝对的自由。

都是用放弃一项自由,换取另一方面更大的自由。

舍弃越多,才能获得更多。

凡事都有代价。

 

而选择放弃什么,和自己手上现有的牌也是有关系的。

其实你看,他们的选择都是和他们的背景有关的。

袁绍四世三公,刘备中山靖王之后。

你拥有的每一项资源,都意味着损失更多的自由度。

这才是公平。

 

三)依赖度

 

消灭一个对手,就会出现新的力量。

获取一项资源,你就会受其所制。

这时候你需要,降低自己对任何一种资源的依赖度。

依赖度越低,你的权力越大,你的议价能力越高。

任何老板,都不会让自己的生意依赖唯一一家供应商。

 

你应当扶植五六股势力,让他们自己互相争斗。

这时候,你才是真老板。

你需要做的,是制衡,是仲裁。

 


在朝堂上,这就是洋务派和清流派。

洋务派负责建海军,搞外交,开工厂,刷GDP。

但同时要有一批政工干部,清流派,KOL,主要用来制约洋务派。

洋务派预算拿不下来,舆论压力顶不住,就得靠老佛爷支持几句。

这时候,你还有本事拥兵自重吗。

哪怕做的是同样的事,也需要两股人。

这就是为什么企业里总需要人浮于事。

 

到了国际关系,这就是英国的均势外交。

欧洲大陆,不能有一个国家实力太强。

法国出来拿破仑,就打法国。

德国发动一战,就打德国。

德国战败了,也尽量不能把德国搞死,免得法国独大。

 

 

四)自组织

 

最后,有一点需要指出。

制衡,和制度上的制约还是有所不同的。

 

好比宋朝兵不知将,将不知兵。

美国三权分立,互相掣肘,

这是用制度来制约,把完成一件事的各部分,强行拆开。

其结果,是造成无限的扯皮,与效率的损失。

 

制衡却是扶植势力集团,自己慢慢生长,理论上每个集团是足够团结,足够自己成事的。

防止他们尾大不掉,同时在最上面,是有一个仲裁者,居中协调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760 Second.